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三十一章 随他去吧

第三十一章 随他去吧


  筱雅站在李满福的办公室里一脸担忧。

  “李叔,时寒不会有事吧?”筱雅的担忧从到局里李局第一次找她谈话就埋下了,直到今晚见到一团破布一样的时寒后,这担忧迅速发酵膨胀,她想马上跟他走,一直守在他身边。

  “既然石生介入了,时寒不会有事,只是…”李满福捏着下巴沉吟着,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时寒会认为自己要害他,是谁给他输入了错误的信息,这高亮不简单,洛鹰更不简单。看来自己要掩护的不仅是时寒,还得适时关注筱雅。

  “只是什么?”

  “噢…只是石生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个情况,”他说,“难道他也信了时寒说的话?”他转头看向筱雅,似乎这话在问她。

  筱雅的眼神有些闪躲。“或许石队等情况稳定了再通知你呢?”

  “不会,从他出去接电话那一刻,我就料定他不会说。”还是不信任呐,李满福心头暗叹,可自己又何尝信任过他们。石生说的对,那份信任早在多少年前就吃干抹净,和这颗心一样死了,只不过还没死绝,只要还有一线可能,他们都不愿意用枪口对着彼此。

  “时寒…时寒对你的误解可能有点深。”筱雅小心措辞。

  “是啊,不浅呐,”李满福陷进靠背里,双手在扶手上不停摩挲着,“一时半会儿没法弄清楚了。”

  “等情况稳定,把他叫回来问问?”

  李满福停下摩挲,抓住了扶手,想了一会儿说:“将错就错,那小子一根筋,认定的死理十头牛都拉不回,除非…除非他自己想通了。”

  “李叔…”筱雅红着脸说,“我…我想陪着时寒。”

  “你是指一直等尘埃落定吧,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吧。”

  筱雅郑重的点了点头,从脸红到了脖子根,似乎不像在跟领导请命,更像在间接对时寒表白。

  李满福一动不动看着她,看了足足十秒钟,深深吸了一口气。既然已经走到现在这一步了,就让他们双剑合璧倒也不坏,何况危险已经在朝时寒逼近,多个人多个照应,他也需要筱雅随时报告时寒的动向。只是他不知道筱雅能否对那头牛适当有所牵制。

  “筱雅,那头牛做事没分没寸,你确定要一起去冒这个险吗?”

  “时寒要做的事没一天没做完,我就一天没完成任务,何况…何况我已经把卷宗给了时寒…”筱雅低着头,未经请示她擅自做了决定,李满福肯定要大发雷霆。她静静等着李满福爆发。

  李满福沉吟一阵却并没有爆发,语气反而近乎和蔼,“是原件吧?”

  筱雅看着地板,微微点头。

  “哎,也只有这样了。”李满福说。

  这小妮子是要堵了她自己的后路,也堵了他李满福的嘴呀。既是原件,必是盗的,那么必然也盗了黄姐的KEY,看来黄姐必是又要来兴师问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她去吧。

  “保护好时寒,也保护好自己,那部手机对你24小时开机,我会安排可靠人手暗中保护。”

  筱雅听出了李满福答应了自己,当然她也听出了送客的意思。他看上去很很疲惫,一夜之间似乎老好好几岁。说完李叔多保重,她就离开了。

  等筱雅离开,李满福拿起电话打给支队长,“通知全体人员,取消对时寒的搜寻,代为感谢,辛苦大家了。”

  不一会儿,他说的那部秘密手机收到一条加密信息,“手术顺利,时寒安全。”

  ******

  时寒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校医有头无尾、遮遮掩掩的话一直在耳边回荡。

  越想越觉得有什么不对,校医肯定知道什么,他看蝴蝶的那种眼神几乎快把眼睛咬到了脖子上,他对蝴蝶的兴趣绝不是所谓的蝴蝶奇特引起的好奇心作祟。

  时寒确信他见过这蝴蝶,至于是不是在学校,是在谁身上见到了他并不肯定。

  如果真如校医说的是在学校见的,那又会是在学校什么地方?他忽然想到了医务室,医务室是校医每天待得最多的地方,也是最有可能在医治受伤学生时无意间看到蝴蝶。

  他现在不正是在医务室吗?他眼睛从一排排的柜子之间扫过,又落在了外间的一张办公桌上。

  对,既然受伤来检查,那必然会有登记。

  时寒轻轻动了动腰部,腹部的有一丝丝疼痛,但只要小心应该没什么问题,比插着半截树枝从8楼爬到7楼应该安全多了。

  他双手撑着床,尽量让上半身和下半身保持水平,把双脚平行着挪出床面,轻轻放到地上,再用背部抵着床沿慢慢滑动,站立起来。

  等站定,他缓了缓气,轻轻做了两个深呼吸。他身上乏力,口干舌燥,抓过旁边放着的半杯喝剩的水,一股脑倒进嘴里。

  他恢复了一些力气,慢慢向一旁的柜子挪去,柜子里整齐排着一大溜文件夹,其中有两个文件夹的标签上写着就诊学生名单。看来运气还不错。

  时寒从中取出一个文件夹,一行行翻看起来,大多是跌打摔伤,他指着名字一个个往下看,其中不少人都认识。

  在其中一栏他稍作停留,上面写着李大头,诊断记录为“鼻侧软骨组织轻微挫伤,右手掌划伤”。时寒看了看日期,正是毕业前日和李大头干的那一仗,他微微一笑翻了过去。

  整册翻完绝大部分都是男生,女生寥寥无几,有也是涉及女性的一些不太好意思说,更不太好意思看的问题。当然,其中更没有带着“雨”字的女生。

  他接着从柜子里拿出一册,这一册的日期明显要早于上册,这一册他翻得更仔细,几乎在每个名字上都会稍作停留,可依然没有他要找的“雨”字。

  他有些无奈的把文件夹塞了回去,想来也是,“雨儿”或许一个乳名而已,被领养已经算是孤儿的幸运,谁还希望领养你的人不给你改个姓,改个名呢。

  时寒怔怔的站在柜子前,里面还有一堆文件夹等着他去翻去找。可腹部的伤口忽然有些疼痛起来,包着伤口的纱布已渗出了血迹,他犹豫着是该继续翻找,还是躺回床上休息。

  正在他犹豫之时,一阵若有若无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借着月色,一个黑黝黝的身影一晃而过,他想到了那匹尖牙利爪的恶狼……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085449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