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三十二章 神秘的矿难

第三十二章 神秘的矿难


  时寒不顾伤口的疼痛,两步跨到门边,关灯锁门,房间里瞬间处于一片黑暗。

  手里抓着一条三脚凳,后背紧贴墙壁,侧耳倾听门外声音。

  “刚手术完不久,他可能睡了。”石生略带沙哑的声音先响了起来。

  “石队,您先休息,我在这凳子上休息一会儿,等他醒来,”跟着传来筱雅的声音,“万一有点什么事,也有个照应。”

  “还是进去吧,”门把手被拧动了几下,“锁上了,家属楼有房间空着,要么——”

  “石队,我…还是在这里吧,我放心不下。”

  石生刚准备说什么,门就打开了,随之等也打开了。时寒手里依旧抓着三脚凳,头发蓬乱,腹部的纱布已渗红一片。

  “你怎么起来了?伤口还在流血…”筱雅扶着他走回床边,石生双手托脚,相帮着把他弄回床上。

  时寒看着焦急的筱雅和石生,他们今晚一晚上都是这么焦急吧,只是直到现在他才有机会细细看着,细细品味,有点甜甜的滋味。“我没事——”

  “还说没事,伤口都有些撕裂了…”筱雅轻轻揭开纱布,纱布中间一个不规则的红圆,伤口上密密麻麻缝了两条交叉线,看着像一个歪歪扭扭的十字架。

  “疼吗?”她眼神有些粘稠。

  时寒摇头,酒精药棉在伤口边缘慢慢擦拭,腹部传来凉丝丝的感觉,心头却热乎乎的。不知道石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门已关上,房间里此刻就剩他们两个人。

  筱雅每擦几下,就抬头看他一眼。

  他稍稍动一下,发出一丝声音,她就停下擦拭,紧张的问是不是弄疼了。不知道为什么,筱雅为他做的这些,现在让他觉得有些自然而然,就像亲密的好朋友,不,或许更应该说战友。

  “李满福没为难你吧?”时寒担忧的看着她。

  筱雅把一块新纱布盖到伤口上,把胶带一截截掐断,贴在纱布上。

  “你能信我,我已经很感激了,”时寒说,“天亮之前,你还是赶回去吧…”

  “我想帮你,你现在需要人照顾。”

  “石队会照顾好我的,你留在这里,反而更容易引起李满福怀疑。”

  筱雅把最后一截胶带贴好,拿过桌上的档案袋,撕开封口,拿出一叠薄薄的案卷,摊在时寒面前。

  “回不去了,回去我也干不下去了,”筱雅幽幽的说,“黄姐,一早就会发现不见了的KEY,还有这份卷宗。”

  “为什么,你这么做就断了自己的退路,你会再也回不去的。”时寒吃惊的看着她。

  “我不想要什么退路,没有退路,从认识你就没有了,”她看着时寒说,“我一直在往前冲。”

  时寒动了动嘴唇,眼神在房间里四处游移,却找不到一个落点。医务室很小,关上了门的里间跟小,让他无处可逃,让眼睛无处可逃。

  “你不看看吗?”筱雅把案卷又往他面前推了推,“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你要找的东西。”

  时寒感激的看她一眼,感谢她缓解这一刹那的尴尬。

  棕黄的封皮上贴着一张白色宽条,上面打印着“净土行动”四个标准的方正小标宋体字。封皮中间夹着用牛皮绳穿孔相连的一叠卷宗,卷宗很薄,不到一个食指的宽度。

  他拿起卷宗,大拇指擦着纸边,泛黄的纸张在指尖滑动,一股陈年旧史的味道沁入鼻尖,一字一句都用烈士的鲜血写就。净土行动,这就是净土行动,石生嘴里牺牲了很多人的行动,他父母很可能就在其中的行动,埋藏了他身世之谜的行动。

  他翻开案卷,一遍遍翻着,一页一页,一行行用手指着看,生怕漏过什么细节。翻动的速度跟着越来越快,难以置信,简直难以置信。

  这份所谓净土行动的案卷竟然记录的是一场矿难,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李满福和石生说的是缉毒,而案卷上只字未提,彻头彻尾成了石场爆破中的一次意外事故。

  “怎么了?”筱雅感觉到时寒的眼神有些不太对劲。

  “不可能,这不可能,”时寒摇头,“这不可能是矿难,他们肯定试图掩盖什么。”

  “矿难?”筱雅低头凑过来,飘香的头发抵到了时寒的鼻尖。

  时寒继续翻动案卷,翻了近三分之二却并没有看出什么特别之处。也理当如此,他想,如果案卷真有什么蛛丝马迹,二十多年了,还会轮到他嘛,可他还是怀疑,是不是搞错了。

  筱雅坚定的看着他,不可能搞错。“一场普普通通的矿难,犯不着列入机密件,也不可能有资格摆到核心的保密库里。”

  这或许正是这案卷的问题所在,从机密到普通,从普通到机密,之所以搞的这么复杂,正是这案卷背后隐藏着一个秘密,这个秘密肯定就是解开一切的关键所在。

  时寒继续往下翻动。

  筱雅已挪过来,紧挨着并排坐在一起,两个人四只眼睛专注的盯着案卷。在纸张的哗哗翻动中,文字在乌溜溜的眼珠中跳着舞。

  就在马上快翻完的时候,他忽然停止了翻动,一把按住案卷,眼睛几乎掉在了纸张装订的中线上。

  紧接着,他两手各抓案卷的一边,用力往两边撑开,一点尖尖的纸尖从夹缝里冒头。他用指甲掐住,轻轻一拉,揪了出来。

  跟着,他又发现了更多的纸尖,一一揪出,他眼神中有些惊愕。是纸屑,碎纸屑!

  他和筱雅几乎同时抬头看向对方,四目相对,鼻尖相碰,呼出的气息直奔彼此。

  她的脸瞬间通红,微微一愣,马上低头。

  时寒也被突如其来的温香一刻搞的有些心猿意马。

  “这些纸屑…不像是新的。”她手捏着床单。

  “嗯…”他说,“看来有人先我们一步。”

  房间里的灯关上了,筱雅在旁边的床上和衣而卧。

  时寒在一阵胡思乱想后,倦意袭来,很快沉沉睡去。案卷中的场景,支离破碎地涌入梦中,淹没在丛林二层楼房,一群工人开砸爆破的石洞,他想上前阻止,杂草和藤蔓死死缠住他的双脚。再定睛看时那群石工一个个都穿着警服,他大声嘶喊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一声剧烈的爆破声,他猛然惊醒。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085447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