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三十章 找到那个女孩

第三十章 找到那个女孩


  蝴蝶从衣服领子滑出,斜斜的挂在时寒脖子上,在明晃晃的无影灯下发出奇异的光芒,光透过镂空部位反射出来。

  蝴蝶好像忽然活了一般,停在时寒脖子边,一副振翅欲飞的模样。

  校医看的出神,鼻孔里只有进了气息,没了出的气息,两只手悬在空中,像提着两只铜锤,手上捏着一块纱布,却全然忘记了接下来该干什么。

  好神奇的蝴蝶,它似乎带着磁性,把校医的两道铁柱一样的目光牢牢吸附,再也没法挪动。

  蝴蝶在灯光下变幻着颜色,像刚出壳的金蝉,薄薄的翅膀明明镶着金边,看久了却渐渐模糊,变的透明,幻化出一圈又一圈的彩色光晕。

  主任医生连叫了他两边,他仍毫无反应。只得亲自动手从桌上拿过医用纱布和胶带,迅速替半昏迷状态的时寒完成了包扎扫尾工作。

  直到石生进门,校医还没有从蝴蝶散发的光晕中回过神来。

  这蝴蝶他见过,是在替一个受伤女生包扎的时候,她从钱包掏学生证登记,这只蝴蝶就躺在钱包内侧。当时,他就被这只制地和色泽奇异的蝴蝶吸引了,尤其是它只有半片翅膀。

  石生进门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时寒已有些清醒。他顺着校医的呆滞的眼光扭头看向脖子边的蝴蝶。

  时寒微微的扭头,让蝴蝶随之一动,校医被瞬间拉回到了医务室。

  “您…在看这蝴蝶吗?”

  “呃…那个…是…的,它挺奇怪的。”校医见被戳穿,脸上有些尴尬,话也说的磕磕巴巴。

  石生进门时担忧的眼神,一落到蝴蝶上就被冰冻一般,冷的耐人寻味。他不动声色的听着他们对话。

  “是挺奇怪的,”时寒把蝴蝶拿在手上,“它只是一半,还有一半…或许再也找不到了。”

  “它有什么故事吗?”校医问道。

  这问题听上去有些八卦,时寒笑了笑,眼睛扫了一圈,无力的摇了摇头。

  “我在学校见过另一半,在一个——”

  “医生,手术成功吧,”石生插了进来,看着主任医生。见主任医生点头,他接着说,“辛苦二位了,我安排车把您送回去。”

  “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辛苦了,”石生又转头看着校医。

  “您什么时候看见的,那个人是谁?”时寒不满石生的打断,这三个人都在刚刚救了自己的命,但石生的做法在有些不礼貌,甚至有些粗鲁。何况他很想知道校医怎么会在学校见过另一半。

  “你现在需要休息,”主任医师说,“还是尽量少说话。”

  “身体要紧,别的事以后再说。”石生说。

  校医有些尴尬的说:“不过,我也记不确切,和这蝴蝶有些像。”

  “什么时候?”时寒追问道。

  “两三年前了,是个女孩子,其他的真记不清了,”校医对他表示抱歉,“每届学生都有上千人,来医务室的人实在太多了。”

  等到了门外,石生压低声音再次郑重嘱托他们此事保密。等主任医生坐车离开,他站在医务室门外,久久凝视融入夜色之中校医的背影,直到时寒喊他。

  在石生送两个医生出门的时候,时寒已经把枕头垫高了一些,头部和颈部形成一道弧线,脸正对着进门的石生。

  蝴蝶已从脖子上摘下,被时寒拿在手上。

  “石队,我求你一件事?”

  他知道时寒准备求什么,点了点头。

  “帮我问清楚那个女孩是谁。”

  “这重要吗?”石生已走到床边,从他手中接过了残缺的蝴蝶,分量感觉有些沉重,蝴蝶的光很是晃眼。

  “这对我非常总要,我必须要找到她。”那女孩会是雨儿吗?这完全有可能,他时寒不也是孤儿,他可以来京公大,雨儿当然也可能来京公大。可她还会记得当年的事吗,或许她连这蝴蝶都记不得了吧。

  时寒有些怅然若失,“对她可能…不重要吧。”

  “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石生眉头微皱。

  “我只知道她叫‘雨儿’,或许名字里应该带个雨字,年龄和我相仿,以前扎了羊角辫,还有…”时寒努力回忆着,想提供更多的信息。

  “羊角辫?”石生说,“你说的是几岁时候的事?”

  “差不多五六岁…”时寒有些不好意思,他知道十几年后一个孩子,还是一个女孩子,会变成什么样。

  “五六岁?!也就是说,你能提供的信息就是一个‘雨’字。”这显然在给他一个老侦查员出难题,就算李满福发动全市警力去找也未必能找到这么个人。

  不过这忙他帮定了,不是从时寒求他那一刻,也不是从他看到蝴蝶那一刻,而是从校医说出在学校见过另一半蝴蝶的那一刻。

  “你自己没试着找过她?”

  “我和她在同一个孤儿院待过,后来…被人领走再没见过…”时寒双目微闭,似乎在记忆中寻找着什么。

  “孤儿院应该会有登记,顺着登记找到领养人应该并不难。”

  “没用,”时寒说,“我去过了,孤儿院十年前就重建了,部分登记信息在搬迁时遗失,当时还没有数字建档。”就是从那一刻起,他觉得此生或许再难相见,这早已成了他生命一部分的雨儿。

  “我可以先在学校里找找看,可没有具体指向性的线索实在有点——”

  “我想起来了,她后背曾被玻璃划伤做过缝合,或许会留疤。”

  石生看着时寒说的一本正经,不禁哑然失笑,后背?难道把京公大全体女生集中起来,光着背部挨个检查。要这么做,还不如直接在学校里贴个告示,附上蝴蝶照片,写个寻人启事。“你觉得这办法这么样?”石生对着他坏笑。

  “这…这还是算了,我不想给她造成负担,”时寒结结巴巴的说,“万一…万一…”

  “你想说万一她根本想不起你,万一她有男朋友,万一她觉得你臭不要脸吧。”石生像个老顽童一般嘿嘿笑了起来。

  “她不是这样的人,她…她不会。”时寒对石生的直接了当有些反感,对不加掩饰的笑带着气。

  “人会变的,这么多年,你确定她还记得你,你真的确定吗。”石生把蝴蝶塞回发愣的时寒手中,“好好保管,人我来找。”说着哼着小曲,像只鸭子似的摇摇摆摆出了门。

  等走到门外,他整了整衣领,换上一脸凝重走向宿舍楼,明天一早他还得把时寒想办法弄到刘鹏以前的住处。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089954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