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携卿入红尘 > 第三十三章 战竺烟

第三十三章 战竺烟


  虽说竺烟比自己的修为高得根本不是一星半点,可叶绿芜心中却毫无退缩之意。

  能不能将这一枚龙鳞带出去,便看自己的本事了,她想。对方比自己强太多,便不必再想着一定要胜了,只要自己拼尽全力便可。

  竺烟却没想到她能应得如此爽快,也是一愣,而后道:“你这小丫头倒也有趣,竟不怕我一招便要了你的命?”

  叶绿芜淡然一笑:“倘若真的如此,便是我没有这个将龙鳞带出去的命。可不尝试一下,谁又知道最后的结果呢?”

  其实自竺烟生出灵识起,便从未有人族到过百鬼潭中,她自己也因着真龙鳞片在此而无法自行离开。纵使修为再高,也只能在这护心鳞片周围行动。潭中那些妖物对她虎视眈眈,尤其是景佘,他一心想着得到自己的力量而重归天界。

  多少个日夜皆是这般度过,她也想早日离开这里,哪怕只是能到百鬼潭之外片刻,叶氏好的。

  眼前这个人族女子分明知晓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却胡多不必,甚至都没有提出要自己将她放回去的要求,似乎是不带走龙鳞不罢休一般。

  她心思一动,道:“你我实力相差悬殊,我也便不为难你,只用三成灵力与你一战。倘若你胜了,我便也随你离去,你看这样可好?”

  叶绿芜自是愿意,连忙道:“那我便占了这个便宜了。”

  竺烟朝她一笑,“此处有我结界在此,你便放心出招,外面那些妖物是决对不会感知到的。”

  叶绿芜此时也有些兴奋,与高手过招便会知晓自己在何处有所短缺,正是能迅速提高自己的绝佳途径。在服下赤云果后,她还未曾出过手,自是不知自己如今的本事能到哪一层了。

  她先解开自己的魂力禁锢,而后像往常战斗那般在右掌之上聚起火刃。

  这火刃一出,连她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平日的火刃说到底只是一团火焰,只不过有一个匕首的形状罢了。而此时经过赤云果的催化,已能看到一把匕首的影子了,倘若再刻苦修炼一段时间,将赤云果之力完全为自己所用,到那时便可将魂力幻化成实体,那便是真正的聚炁成型!

  到了那时,所化出的这把匕首便能与自己同行同知,是自己的共生之物了。

  试问天下修道之士,有谁不愿早日拥有自己的同生法器?只是有的人穷其一生也无法达到这样的高度,这怎能让她不兴奋?!

  叶绿芜略压了压自己的心情,便右腿用力一蹬地,整个人迅速向前窜去,身体化作一道残影,几息之间便来到了竺烟面前。

  却没想到竺烟虽身着宽袍大袖,却身手格外敏捷,再加上她的双腿包裹在衣袍之中,叶绿芜有些看不清她的动作。只见她仅是稍稍挪动了下身躯,便躲开了叶绿芜的第一招。

  叶绿芜秀眉一蹙,便运起逐日一个箭步追了上去,右手迅速向前刺去,借着身高优势直取竺烟脖颈。

  她原本就速度占优,在运起逐日之后整个人更是化作了一道残影,令人无法看清她的动作。

  竺烟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没想到这人族女子经有这样的速度,以她的修为来说已是十分不易了。

  尽管她略略分了一下神,可动作却没有丝毫停滞,柔软的腰肢向后一弯便躲开了叶绿芜的那一刺。

  叶绿芜双眼一眯,右手的动作没有停下,空着的左手却忽地聚起一簇火光,幻化出了另一把火刃便向着竺烟的大腿攻去。腰肢后弯的动作虽能躲得开脖颈处的攻击,却也决定了下半身无法离开地面,否则便要摔在地上,故而这一击她必定无法躲开。

  果然她这一击重重击在了竺烟的左大腿上,伤口处瞬间便溢出了几缕淡蓝色的光华。

  竺烟乃是真龙鳞片的灵识,故而并不像寻常妖物那般拥有血液,而是全身都由灵力构成,身上一但有伤口便会造成灵力逸散,将会大大减少战斗的持续时间。

  她虽受了这一击,却也不慌不恼,在上半身抬起的同时后腰猛地一用力,将自身向后甩出一截,稳稳落在地上。

  紧接着右手飞速抬起,化作了一道残影,在叶绿芜再次冲向自己之前二指在胸前划了一个圆,而后向前一推,那个淡蓝色的圈便直直向着前方飞来。

  叶绿芜本就从她正前方接近,对于这一招便有些惊讶,只得向着右方堪堪闪避。饶是如此,她左边的衣襟还是被那光圈稍稍蹭到,瞬间便凝成了无尽寒冰,掉落了下来。

  她心中直打鼓,竺烟方才只是在一直躲避,必定是在试探她的速度究竟能到哪一步。现下她应已明白,在速度上她是绝不占优的,故而便开始拉开距离,只要她与自己永远保持五步之外的距离,火刃便无法攻击到她。

  隐约猜到了竺烟的想法之后,叶绿芜便有些放心了。

  若是一个战斗经验丰富之人与她交手,首先做的便是要压制自己的速度。因为在左右不过二十余步的狭小范围之内,与自己保持距离是毫无作用的,只需再将魂力于双足之上爆发,便可在瞬间横跨过这二十步!

  竺烟虽修为远远胜过自己,可却从未和人交过手,故而对局势的判断是不如自己的,此时不如先装作遂了她的意,之后再用一招使她毫无还手之力。

  这么想着,叶绿芜便装作跟不上她的速度一般,始终与竺烟保持着五步的距离,一面躲避着她的攻击,一面不断跃起,将火刃牢牢刺入地面之下。

  竺烟见她的动作慢了下来,便以为她是因方才的迅速移动而魂力损耗过多,心下浮起一丝窃喜。为了保险起见,她再又躲过叶绿芜一刺之后,左手为掌直直向上举起,像是托举着什么东西一般,口中默念咒语。

  瞬间她的左手掌心之中便开始闪着蓝光,而后那蓝光直直飞上结界顶端,注入龙鳞之中。

  叶绿芜暗道一声不好,便左脚向前一蹬,整个身体飞速后退。

  那蓝光借着龙鳞迅速布满了整个结界,几乎是瞬间她便感到这蓝光好似凝成了实体一般,阻碍着她的行动。

  这一丝的慌乱被她稳稳压下,面上八风不动,思绪却快速纷飞,寻找着解决之法。

  忽地,她脑中好似闪过一道亮光,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竺烟见着叶绿芜在原处艰难得挪动着,便知她此时的魂力已不能支持她在这蓝光之中流畅地行动了,便心中一喜,脸上露出几分骄傲的神采:“你既能与我交战这么久,倒也不错,只可惜并未胜过我,我便不能随你出去。”

  说罢她双手掌根相触,双手如同花朵一般展开,缓缓旋转起来。

  而后自她双手之中凭空绽开一株浅蓝色的花朵,那花朵一边旋转一边向着叶绿芜而去。在飞到她身前之时停止了旋转,静静停在半空中。

  而后花瓣迅速无声地展开,每一枚花瓣的瓣尖之上都凝聚起了一颗小小的光珠,片刻后化为密集的光线,直直射向叶绿芜!

  为了能使竺烟相信自己魂力耗尽,叶绿芜连结界都不曾筑起,只是用魂力包裹住心脉,面上带着浓浓惧色,生生接下了这一招。

  竺烟这一招威力巨大,纵使有叶绿芜在前方所挡,可还是将将脚下的地面都击起一层浓烟。

  片刻后浓烟散去,叶绿芜面朝下趴在地上,不知是否还清醒着。

  竺烟莲步轻移,缓缓站在了她的面前,而后半蹲下身,柔声道:“我这一招落英栖身虽只使出了三分灵力,可也不是你能承受得住的。我并未刻意攻击你心脉,故而今日离去后只需修养七八日便可。”

  叶绿芜右手微动,片刻后艰难地用双肘撑起上半身,似是经脉受损般咳嗽了两声:“竺烟当真实力雄厚,我认输。只是我现下没有力气起身,还望竺烟能够助我。”

  竺烟轻笑一声,便从宽大的衣袖中伸出一只白皙柔嫩的手来。

  叶绿芜向着她一笑,左手费力地搭在她的手上,借她之力缓缓起身。

  在起身一半时,她右手忽地向前甩出,将藏于掌中的火刃大力扔向前方!

  虽然准头有些偏,可竺烟还是立刻松手连忙向一旁躲避。

  仿佛用尽了最后一丝气力一般,叶绿芜在扔出这把火刃之后,便重重地摔落在地上,再也无法起身。

  竺烟轻轻转头,看着自己身后的那把暂未成型的火刃,轻笑道:“好一招兵不厌诈,只是这准头也太差了些,纵是我站在此地不动,想必你也是打不中的。”

  她话音刚落,便看到在地面之上沿着结界的一周开始泛起了耀眼的火光!

  竺烟面色微变,方才那一式落英栖身已损耗灵力过多,既是约定好只动三分灵力,在未分出胜负之前便必须遵守约定。这女子虽假意认输,可想必已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出此下策。只是不知她有何想法,为何非要得到这枚龙鳞不可?

  这么想着,竺烟周身立刻罩上一层淡蓝色的结界,立在原处静观其变。

  那围绕结界一周的几簇火光在短暂的歇息后,便迅速开始向上窜去,并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猛烈的火光在瞬间便席卷了整个结界,叶绿芜虽侧着头闭目趴在地上,可也能想象地到整个结界都燃着火焰的样子。

  这蕴含着叶绿芜所有魂力的一招带着灼人的热浪直逼面门而来,好在竺烟仅是生出了灵识,并未修成人形,故而也无需像人族一般呼吸。否则经这热浪一逼,连呼吸都会成了一种奢望。

  火焰本就难以熄灭,何况又充斥着强悍而浓郁的魂力,竟足足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结界之中的火光才开始逐渐黯淡下去。

  待火光完全消散之后,竺烟的衣裙居然出乎意料地完好。可她周身却丝丝缕缕向外散发着灵力,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片迷蒙的蓝光之中。

  叶绿芜此时已歇息够了,便撑着地面缓缓起身,在竺烟转过身来之后她虚弱一笑,右手微抬,指间之上冒出一簇细小的火焰。

  竺烟她的眼神中有些惊讶,可脸上却露出赞许的笑意:“你这一招我竟是没想到,此时我的三分灵力已用尽,你却尚有魂力在身,这场比试便是你赢了。”

  话落,她双手高高向上托举,宛如在等待着申明的赐福一般。

  龙鳞开始发出柔和的光芒,自头顶倾泻而下,宛如一束圣光降下,竺烟周身的伤口在迅速恢复。仅仅片刻之后,她便又如同最开始一般,仅仅立在那里便带着三分勾魂摄魄的媚意。

  叶绿芜虽无法得到龙鳞灵力的滋养,可依旧从那束光之中感受到了融融的暖意,使她周身皆轻快了许多。

  她对着竺烟狡黠一笑,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为何百鬼潭之中的规矩如此怪异了吧?”

  竺烟挪步向她走来,柔声道:“景佘自被贬谪至此后,经妖气沾染,便逐渐开始狂躁。在我刚刚具有意识时,百鬼潭之外的密林还不是现在这般模样,还是一片桃红柳绿之景。后来这潭中一个悔悟的大妖告诉我,在自天界落下之时,那片密林便是用来吸收他们的妖力,潭水用于磨练他们的魔性,倘若有朝一日能够彻底被净化,便可重归天界。”

  “可景佘被贬谪至此,却要年复一年在此驻守。潭中妖物尚且有飞升之机,可他却没有。这时日一多他便开始不忿,终于在仙人神隐后,他立下了这样的规矩。不再压制他们的妖力便可使这些妖物永远在此沉沦,日**迫他们将好不容易的来的一丝妖力自行净化,他听着这号哭之声才能安静下来。”

  叶绿芜心中大惊,一颗心在腹中直打鼓,“你的意思是在他们的妖力全部净化完后景佘才会安静下来?那么他平时……”

  竺烟冷哼一声:“平时便与妖魔别无二异,已有好几个妖物在白日接近他而被打得魂飞魄散了,倒是免了百鬼潭这一番苦楚。”

  自己潜入潭中之时潭水尚有黑色,群妖妖力还未褪尽,那么大师兄……

  她急忙拉着竺烟的衣袖,急切道:“你快将我送出去!景佘还未彻底安静下来,大师兄他有危险!”

  竺烟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叶绿芜所说的的“大师兄”便是独自引开群妖的那人,便也不再多说,整个身体化作一团蓝色的烟雾,缓缓钻入龙鳞之中。

  那枚龙鳞此时终于离开了结界顶部,缓缓落下。

  叶绿芜急忙将它握于掌心之中,而后结界开始急速缩小,带着她迅速向水面而去。

  她紧紧攥着手中触感奇特的龙鳞,大师兄,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https://www.biqukan.com/71_71415/5040150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