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携卿入红尘 > 第三十二章 百鬼潭

第三十二章 百鬼潭


  叶绿芜敬佩道:“你果然天纵奇才,岚门能同时出了你与大师兄两人,真真是十足的好运气。”

  宸宇忽地转过头来,眸光炯炯,郑重道:“你资质本就在一般人之上,再加上赤云果入体,倘若好好修炼,定能成大器。我尚在岚门之时,你大师兄的资质还不如你,你看他如今的修为如何?你千万莫言辜负了这一身的修为才是。”

  人尽皆知大师兄在十年前性情大变,可叶绿芜还是第一次听说他在此之前是个资质平平的人,这便让她有些惊讶。

  宸宇见她神色发怔,便笑道:“怎么,不敢相信?”

  叶绿芜双目一颤,连忙道:“不是不敢相信,而是觉得大师兄就像一个传奇一般,在他身上发生什么事情似乎都是不足为奇的。”

  他一轻笑,右手握拳抵在下颏上道:“传奇……呵……”

  后面的话叶绿芜便听不清了,细微的声音迅速消散在了微风之中。

  二人又走了一刻钟,方才到达百鬼潭之前。

  叶绿芜本以为此处是关押违反天道的妖物之地,必当丑恶无比浑浊不堪才对,可没曾想到是如此得动人心魄。

  广阔的湖面上没有丝毫涟漪,宛如一大块剔透的蓝宝石一般潜在这片黝黑的密林之中。水面之下有着星星点点流萤般的光芒,或深或浅,忽明忽暗,满天星辰倒映在其中,和着光点缓缓移动。像极了这片密林的眼睛,眸光流转间便是万中风情。

  不知怎得,她看着这美到极致的动人湖泊,眼眶忽地一热,一滴清泪便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嘀嗒”一声落入百鬼潭中,溅起一朵小小的水花。

  纵使如此细微的声音也没有瞒过宸宇的耳朵,他转过头来,双眼中闪过一丝不解。

  叶绿芜这才后知后觉般从怀中抽出帕子,迅速拭去了眼角的泪痕:“这么美的地方却要用来囚禁妖物,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宸宇见她不愿多说,便转回头去,道:“天界之物,想来就算是囚笼都是美不胜收的。”

  一刻钟后,半阙明月自水天相接出缓缓升起,漫天星光皆黯淡了下来,在明月的光辉之下黯然失色。

  半个时辰的时间便就要到了,饶是叶绿芜对于气息的感知不慎敏感,也能感觉到在自己面前的潭水之中,那铺天盖地的妖气似乎在一瞬间离去,向着另一个方向急急移动。

  这便是大师兄的动作了,叶绿芜不禁双眉一皱,如此快速而彻底的妖气移动,只怕整个百鬼潭之中的妖物已尽数涌去,也不知那边究竟出了什么事。

  宸宇略微瞥了她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事:“他叫我们放心,你就别多想了,护好自己的性命,再将龙鳞拿到手,才是不辜负他的信任。”

  叶绿芜用力点点头,默默运起魂力护住心脉,以免被百鬼潭之水所伤。

  既是不能使用魂力,便只能凭着气息细细寻觅了。只是这样一池宽广的水,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感应到龙鳞的气息,更何况还要时常浮上水面换气呢。她露出一丝微笑,罢了,她叶绿芜的运气一向不差,这次也定会得偿所愿,让大师兄放心的。

  想罢她便深吸一口气,纤细高挑的身影在月光下一闪而过,双臂高举跃入水中。

  说起凫水叶绿芜还真不敢说擅长,从前她做大家闺秀,伯府千金,偶尔出门也是端正地坐在精致的铺着细软锦缎的马车之中,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凫水自是不需要学,也无人教她的。

  后来入岚门修行,整座岚山的水脉皆在地下,被赤云树根系所俘,自是没有水域供她学习。还是在十二岁那年,她第一次随着师傅与几个同门下了扬州,在一派如诗如画的水乡风情中不甚落了水,竟因祸得福地学会了凫水。

  虽是无师自通,可眼下百鬼潭十分平静,自天界而来的湖泊并不与世间任何水系相连,故而不必担心有特殊情况将自己卷进去,这三脚猫的本事也够用了。

  本以为这水会如寒潭之中那般彻骨,做好了十足心理准备的叶绿芜刚刚进入水里,便被周身的暖意一拥,懵了一瞬间。

  仅在几息之后,她便唤回了自己的神思。百鬼潭本就不是人界之物,水中温度不与寻常湖泊一样也不是什么怪事。

  只是,这真龙鳞片要去哪里找呢?

  叶绿芜漫无目的地在附近游动着,时不时浮上水面倒换气息,而后立刻返回水中去。

  约莫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临近岸边的水域已被她游遍,还是未曾感受到龙鳞的半分气息。

  看来此番的运气不是很好,她心中苦笑一声,稳了稳有些不安的心神,向着更深处游去。

  可令叶绿芜没有想到的是,潭水深处的温度却与方才大不相同,开始泛起了凉意。

  莫非是因着妖物远去,岸边的潭水才如此温暖?现下离东岸更近了一步,这里残存的妖气要更加浓郁,潭水的温度也就更加阴冷。她秀眉一蹙,倘若在这里仍旧没有龙鳞的气息,她便要向着更深处去寻了,更深处也就是——百鬼潭中心。

  百鬼潭不是凡物,它的中心便会比在岸边更危险吗?叶绿芜不敢肯定,可她对于中心的恐惧并不是完全来自于妖物,还是因着潭水中心便是最深的地方,她纵使用尽气息也不能够看得到谭底的情况,这便会对气息的探查有遗漏。

  叶绿芜实在不愿到中心去寻,故而在此处并未寻到气息后,她又往返了三遍才不得不接受这个令她有些烦躁的事实——此处也无龙鳞之息。

  在此之前遇到这种情况,总会有师傅前来相助,纵使后来她成了亲传弟子,可以独自带着普通弟子下山,倒也是一些实力弱小的妖物,并不会有现下这种烦躁之感。再后来有温余相助,风属魂力可以使她的攻击是原来的十二成之多,便也轻松。

  若说起真正性命攸关之时,便是从永州开始,大师兄一连救了她数次。

  她叶绿芜虽修行时间不短,可还从未独自一人面对这种一错即亡的局面。

  此番不仅是自己第一次独自历练,更是对自己的一次考验,她眼神一凛,倘若连寻个东西都寻不到,岂不是丢了她叶氏的脸?!

  叶氏的后人从不退缩,她是叶氏唯一的血脉,自然要恪守祖训,一心向前!

  相通了这些,她便不再害怕了。

  自己的家族能为了效忠数百年的朝廷而甘愿去死,大师兄为了他们能够拖着自己眼盲的身躯独自抵挡潭中群妖与潭主景佘,他们是她身后的羽翼,永恒不变的庇护。她现在半个身子已踏出了别人的护佑,便要努力向前,决不让他们再担心。

  叶绿芜此时的心情一片平静,宛如身处的这一潭水一般,空明澄澈,而不起半分波澜。

  中心的温度如她所想的一般,比方才更低了些。而水质似有些浑浊起来,她潜入之后明显感到渗透下来的月光不似之前明亮。

  而随着她向下移动,光线便更加晦暗起来,纵使她用了十二分的精神去看,四周的情况还是有些模糊起来。

  她还没有宸宇那般凭着气息便可寻物的本事,最大的倚仗还是眼睛。就算她见过龙鳞,可在这浑浊晦暗的潭水之中,目力便十分受到辖制。

  果然,待她全部的气息用尽后,还是没有感受到丝毫龙鳞的气息。

  叶绿芜只好缓缓摆动双腿,慢慢开始向上浮动。只是不知在更靠近东岸的水域之中,潭水是否会变成与那片密林同样的颜色,月光丝毫不得渗入?

  明亮的水面已近在眼前,她都已准备好了浮出水面去呼吸一口空气。

  可忽然之间有什么东西缠上了自己的脚踝,将她猛地向下拉扯!

  叶绿芜有一瞬间的惊慌,腹中气息已用尽,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便使她浑身一松,潭水便迅速涌入了她的口鼻之中。

  她只觉得五脏六腑似乎都在瞬间被潭水浸泡,胸腔剧烈起伏着,想要能换入一口新鲜的空气,只要一丝便好。双腿疯狂舞动着,想要将脚踝之上的东西甩掉,可那东西缠得十分紧,竟是半分都不曾松动。

  双手从一开始的剧烈挥舞逐渐平息了下来,在吐出一串泡泡之后,她的眼前开始模糊了起来,最终彻底陷入黑暗。

  上一次意识深陷混沌之中,已是在墨阙会山庄之中的事了。那时她深陷后殿之中,听到了有人在呼唤着她,那是谁呢?

  思绪也像是被那略微浑浊的潭水堵塞了一般,叶绿芜努力思索,却过了很久才在脑海深处找出了他的名字。

  “他说……他叫释罗……”

  这个名字似乎不是第一次听到,总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像是前世之事未被忘尽一般,死死刻在自己的心上,想忘也不能忘……

  他……他是……

  释罗!

  这个名字终于唤起了她强烈的熟悉之感,她马上脱口而出:“我想起来了,你便是……”

  就在自己马上要道出他的身份之时,眼前却忽地明亮了起来,再不是混沌之中那无尽的黑暗。她环视四周,却发现自己身处一个谭底的结界之中。结界之外的潭水一片黑暗,而结界中的明亮却是来自于顶上漂浮着的一枚鳞片。

  真龙之鳞!

  眼前这一枚龙鳞比起大妖清姬手中那枚蕴藏着更加浓厚的灵力,想必便是那三片护心鳞之一了。

  现下已经找到了龙鳞,方才自己因缺氧而昏迷片刻也值得。只是现下她身处百鬼潭底,卷着自己脚踝的那东西却不知所踪,自己若想将这龙鳞带出去,只怕难于登天。

  叶绿芜在想过这个问题后,才后知后觉地猛烈咳嗽起来,吐出一大滩方才吸入的潭水。

  在她好不容易停止了咳嗽之后,便听到了一声轻笑,紧接着一道空灵的女声自上方传来:“呵,你不是为了龙鳞而来的吗,我将你带入此地便是圆了你的心愿。你说要怎么谢我?”

  叶绿芜猛地抬头,便看到自龙鳞之上开始显现出一个美貌女子的身影来。只见她一双丹凤眼向上扬着,面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身穿一件衣袖与衣摆极为宽大的衣袍缓缓落地。

  她连忙问道:“既是你将我带来此处,想必你便是这一枚龙鳞的灵识了吧?”

  那女子缓缓点头,笑道:“你猜的不错,我便是这枚龙鳞,你可以唤我竺烟。”

  没想到这枚护心鳞在此处竟自己生出了灵识,如此一来自己想要将她带走便更难了。叶绿芜心中暗道,嘴上却尽量恭维竺烟,只盼着哄得她高兴了兴许就愿意和自己离开了。

  “此处灵脉缺乏,竺烟能在此地自行修炼出灵识当真是不容易,我当真佩服得很。”

  竺烟展颜一笑,声音略微上扬:“我乃真龙护心鳞,自然是不同的,这百鬼潭之中妖物众多,却没有一个能奈何得了我。”

  叶绿芜一看她现下正高兴,便连忙道:“那你可否愿意……”

  “同你离开?”竺烟打断她的话道,“只有能让我承认的人才能带我离开。”

  “我实在是太久没有见到人族了,故而便将你带了来,否则凭你的本事又怎能来到这百鬼潭最深处?再者你们三人之中已有一人吸引了所有妖物,另一人也不知在寻些什么,你实在不能使我信服。”

  叶绿芜一惊,竺烟身在谭底都能将他们三人的行迹掌握地如此清楚,那些妖物是否也一早便知他们的计策?还有景佘,他是否是刻意纵了他们进来,而后将真龙鳞片与那一丝魂魄一网打尽?

  竺烟看着叶绿芜纠结的面色,便笑了出来,声音清澈悦耳:“你且放心,在这百鬼潭之中,唯有我一人觉察到了你们的行踪,就连景佘都不知晓。”

  叶绿芜迅速眨了眨眼,示意她继续说。

  竺烟又道:“在这里,那些妖物白日进入密林之中便会携带妖气,而晚上回到潭中来便会被潭水净化,如此周而复始,他们的妖力便是半分也使不出来的。况且你以为那片密林为何是黑色的?可不就是他们的妖力所化吗。”

  原来竟是如此,怪不得离东岸越近的地方潭水越污浊,想必便是未净化完毕的妖气吧。

  可还有一事她想不通,便问道:“既然如此,让他们一直呆在潭中岂不是省了不少事?为何要这样来来回回呢?”

  竺烟朝着她一眨眼,媚眼如丝:“你与我比试一番,倘若你胜得过我,我便随你出去,并且将这些全部告诉你。”

  正中下怀,叶绿芜爽朗道:“好,那便承让了。”


  (https://www.biqukan.com/71_71415/5042782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