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我家的无敌大师兄 > 66.单刀直入(1/2)

66.单刀直入(1/2)


  “大师兄呢?”

  “大师兄怎么又双叒叕不见了?”

  小师妹柳眉一竖,杏眼瞪着,鼓鼓着腮帮子看着去叫大师兄的胖子。

  朱巨能哈哈一笑道:“大师兄那个...”

  “哪个?”

  “师妹,你也晓得,大师兄这个人天赋异禀,神采俊逸,很是不凡,就刚刚那一会儿功夫忽地又有了灵感,所以他...”

  小师妹虚眼看着胖子。

  大眼瞪小眼。

  胖子一拍脑袋,继续编道:“大师兄去密室修炼了。”

  小师妹逼问:“密室在哪?”

  胖子如切口般回答:“师娘知道。”

  小师妹:“娘不告诉我密室在哪。”

  胖子:“密室,密室,不秘密能叫密室吗?”

  小师妹一跺脚:“不行!”

  胖子贼兮兮笑道:“俺也不是也不知道嘛...”

  白傲看着两人对话,又看看时辰于是出声解围道:“放心吧师妹,老七还会骗你不成?大师兄如果真要去龙王寺,他可不会说自己会去密室,对不对,老七?”

  “千真万确,俺可以用俺这一身的肥肉来发誓”,胖子急忙点头,显得憨厚,诚实,可靠。

  白傲一摊手:“你看,对吧?别把事情复杂化了,走了,师妹。大师兄说不定一会儿就会跟来了。”

  小师妹嘀咕着:“我就是随便问问,如果其他师弟师妹报了名又不来我也会问,只是对于大师兄这种不遵守集体纪律的行为,我鄙视一下就是了,谁复杂化了?”

  说完,报名参加聚会的学子就上了一辆马车,合计八人,往北城门而去。

  其他人也想来,但是实力低微,白傲在内部进行了一下境界约束,就没肯他们参加。

  青铜马车逐渐和其他学宫马车汇聚一处,在这风和日丽的三月中旬往着北方而去,那里有洛水,有长川,一切都才新绿,都才艳红,悠闲地出游刚刚好。

  车队最前。

  为首的马车里,紫电学宫的大师兄宗河云却是死死握着拳头,他终究是顺应了那恐怖男人,在屠魔历练的环节里,在镇魔司领下了“魔狼”的任务...

  令他好奇的是,这“魔狼”任务的评分只有一星,刚好是他原本的选择目标之一,所以他越发的费解。

  身边的师弟师妹在叽叽喳喳着。

  “大师兄,今年新来的无心学宫可是惹了不少风光。”

  “那有什么,等这次聚会后,我们会让他们知道谁才是这皇都东城第一的学宫。”

  “赤月山那种小地方来的,不过是沾了白龙王的光...说起来,我就好奇了,那名为夏元的面首,究竟长成什么小白脸模样?又有什么能耐,不就是靠着一副皮囊么,哼...”

  就在这时,马车里忽的响起一个少女的愤怒声音:“不许你这么说青莲公子!!”

  之前嘲讽的师兄顿时哑然。

  少女继续道:“青莲公子那么有才华的人,才不是面首,就算他真和白龙王在一起,那也是两人真正的产生了感情。”

  师兄冷哼一声:“一百岁和十八岁?三师姐,你信么?”

  三师姐怒道:“四师弟,拔剑吧!”

  她话音一落,整个车厢里的其他师妹也统统都横眉冷对,以一种鄙视的目光看着那嘲讽夏元的学子。

  然后彼此交头接耳。

  “四师兄这个人就是嫉妒人家的才华。”

  “自己不行,就酸。”

  “嗯,没想到四师兄是这样的人,真没意思,他就不能虚心向青莲公子学习嘛?”

  那嘲讽的四师兄:......

  另一名比较沉稳持重的师兄咳嗽了两声,“我们还是来谈谈怎么获得第一吧,今年除了无心学宫,那西城区的赤焰学宫可是也临时搬来了东城。”

  这话题一转,众学子顿时又开始讨论了。

  宗河云无心听他们说什么,他的实力已至地锁七重,原本这次聚会后就准备去游学了,但此时...

  他看了看窗外,阳光明明明媚,但他心底总有着不安的阴影。

  寒风吹过,他打了个激灵,脑海里显出那恐怖男人的模样,心底同时一念掠过:

  ——这车不会是在驶往阴曹地府吧?

  他摇摇头,急忙把这不详的想法甩出脑外。

  不会有事的。

  这么多学子,怎么会出事?

  ...

  ...

  滴溜溜...

  蓍草茎在掌心快速旋转,充当着吉凶指南针。

  带着这占卜的隐士,往凶险之地提前赶去。

  夏元才不会入瓮之后再去挣扎,他...只会提前去把这瓮打破了。

  也许觉得自己侠客的模样太惹人了,

  又考虑到单独在外,也许女人、小孩、老人,更加会遇到灾祸,

  再细想,也许迷路的美女,能成为最好的诱饵。

  所以...

  夏元一扯外罩的斗篷,随手翻了过来,露出内里的红绸底子,反穿之后,这斗篷款式竟然有了几分女性化。

  同时...

  他套着的青年侠客画皮也开始变化了。

  下一步踏出...

  行走在这茫茫荒野上的,哪里还有什么侠客,有的只是一个水灵而美艳的红衣少女。

  这少女青丝垂落,遮过了瘦削而惹人怜爱的双肩,楚楚动人,只不过在变幻时,周身充斥着一股浓郁的邪异味道,但在变幻结束后,这邪异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少女居然还从兜里取出一个水晶发钗,发钗是宁宝的,宁宝四重门的地下室里摆满了珠宝,这种发钗属于其中永不见光日的“劣等品”,但白龙王的劣等品,在外可都是上等货。

  少女简单地完成了盘发,然后右手将这水晶发钗缓缓贯穿、固定好发型,只不过因为盘发技术实在太过笨拙,显出几分凌乱仓惶之像,不过也恰恰好符合了这孤身一人少女的模样。

  少女不停地使用着缩地成寸,一步半里。

  足下生出朵朵云彩。

  虽说还不如那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的筋斗云,但味儿却也相仿了。

  ...

  大概一个时辰后。

  那蓍草茎的速度已经呈现出“更灵敏”的状态,这意味着目标不远了。

  简单的运用“三线交集法”确定了目标方位后,夏元略微估算了一下方位,就提前一些距离,从隐士状态的深藏里显出身形。

  此行,最难的就是自己无法发现目标,或者目标只想着远距离秒杀自己,而不是现身。

  但他只需一念就可以进入隐士的深藏,加上又有着超强的预感,如果这都无法保证自己的存活,夏元早就死在四年前了。

  他是暴君。

  是隐士。

  是运用这天赋的人。

  是轰杀一切,藏于幕后的帝王,而不是一个唯唯诺诺抓着天赋这稻草的溺水者。

  红衣少女抬头,俏丽的身影被东方升起的太阳,连同这拱门般的红色峡门,一起投落在了红土上。


  (https://www.biqukan.com/99835_99835863/5503113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