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我家的无敌大师兄 > 68.仙魔势力,灭世前兆(第五更)

68.仙魔势力,灭世前兆(第五更)


  “师兄,昨天你不在真是太可惜了!”

  夏元:“可惜什么?”

  “白衣仙子乘风踏月,一剑横跨十多里,将高府一斩为二,再舞风云月光为长剑,说是如果再针对我们无心学宫,那么再不轻饶。你昨天没看到吧?”

  夏元:“没...”

  我又没带镜子,怎么看?

  何况“画皮”是他一等一的秘密,除了宁宝,世上不会再有人知道了。

  再者,自己女装这种事,永远瞒着吧。

  那师弟一脸惋惜:“可惜,可惜...”

  另一个师弟又开始感慨:“师兄,没想到我们无心学宫没想到还有活着的仙人前辈...”

  “本来我还质疑无心剑道弱小,现在完全不觉得了,不说了,我要去修行了。”

  夏元:...

  他昨晚在城外没睡好,今早决定补觉。

  小师妹拉住他,不让他去睡觉,然后很兴奋地和他说:“昨天我被刺杀了,然后那仙子救了我。大师兄,你真的是没看到那仙子...真是太美了,如果我能有她千分之一的成就,我就满足了。”

  夏元点点头:“师妹,你一定可以的。”

  说完,他要去睡觉。

  “哎哎哎,师兄,你等等,我还要和你说,那仙子用的真的是我们无心剑道,没想到一闪威力那么强大,爹他们的一闪顶多闪过数十米,而那仙子的一闪简直是无视空间距离,刷的一下,就从学宫这头飞到了学宫那头...”

  夏元点点头:“嗯,好厉害。”

  他同时运用这暴君天赋和隐士天赋是真的很耗费精力,此时是非常困。

  但,师妹拉着他不放他过去,她一头的兴奋,需要找一个人发泄,到了最后,夏元回到屋里,躺床上呼呼大睡,师妹就坐在他床榻边上,不停地讲。

  每当夏元要睡着时,师妹就会来一句“你有没有好好听我说?”

  ...

  “老祝,那位前辈叫什么名字,族谱查到了吗?”

  宁晓然也挺兴奋的。

  她没想到自家学宫还有这关系。

  昨天那白衣仙子的隔空一剑,斩地她整个人心都酥了,太美了,太出尘了。

  祝镇岳翻来翻去,学宫族谱上就是找不到那位仙子的名字,最高成就也就是天封五品了。

  “老祝,怎么这么慢呢?”

  宁晓然非常兴奋,和小师妹有的一拼。

  祝镇岳很囧...

  人家仙人都说了自己是她的晚辈了,这总不会撒谎吧?

  那就是学宫族谱记得断了?

  于是他尴尬的笑笑:“可能那仙子还在之前,所以这族谱不曾记载到那时候。”

  宁晓然神色耷拉,生起气来,祝镇岳无语道:“夫人,你都多大人了,在孩子们面前一副温婉的模样,怎么在这里还为这点事耍脾气呢?”

  宁晓然道:“人家仙子帮了我们这些后辈,而我们居然不知道她的名字,这不过分吗?”

  祝镇岳无奈,“要不...我出去问问,说不定人家仙子还在宫里藏着呢?”

  宁晓然急忙推他,“快去快去,恭敬点。”

  然后...

  老祝就跑外面运气喊了一天“晚辈祝镇岳,感谢前辈照拂,还请前辈告知姓名,以便晚辈将您名字添上族谱。”

  他喊了一天。

  但却也没人回应。

  中午时分,白龙王亲自前来询问关于昨晚那仙子的事。

  她虽然知道这是君上所为,但皇都出了这么一个大事件,她身为皇家这边的幕后人物,又是镇国大宗师,自然需要亲自过问。

  随后,原本算得冷清的无心学宫竟然门庭若市,不少学宫的宫主纷纷带学子前来拜访,可谓是各方示好了。

  ...

  夏元醒来,忽然觉得自己的状态很不对,有些口干舌燥,心底烦闷。

  他急忙起身,寻了一大杯冷水喝了下来,这才稍稍舒服了些,只不过心底好似有什么东西在“钻出”。

  耳边有点嗡嗡作响。

  他深吸一口气,盘膝在暮色里,以无心剑道中的呼吸法调气,随后缓缓沉浸入剑道的飘渺出尘、剑心无垢的状态里。

  良久,才稍稍平复。

  但他才要起身,那嗡嗡声又来了,心底的翻涌有一种阴冷的感觉,好像有一只魔手从未知深渊里伸了出来,半边儿已经耷在了他的心头。

  他猛地一怔,醒悟过来。

  “心魔!”

  “不对,画皮本身就是隐士的一部分,这不会惹来心魔,而之前利用暴君展示力量,也都未曾惹来心魔,那么...”

  夏元稍作思索,忽地明白了。

  “宋典发了心魔大誓,所以我觉得对他就没有隐藏的必要了,但其实就不符合隐士的心境要求了。”

  他花费了很久,才平息了下来。

  “这次应该只算是小小的‘惩戒’...下次可不能这么浪了,那该怎么办呢?”

  当晚。

  画舫上。

  宋典来拜谒老师,顺便把十近侍的真实情况进行了一番汇报。

  大体来说就是近侍们已经对老师所在的组织认怂了,今后只有傻子才会去惹无心学宫。

  夏元愣了下:“等等,组织?”

  宋典苦笑道:“近侍们已经分析过了,但他们只知道老师所在的组织有两位存在,唯独咱家知道有三位。”

  夏元:“详细说下。”

  宋典以为这位神秘的老师是要了解进一步“信息”,于是原原本本地开始解释。

  “高望他们分析下来,以为那白衣仙子,还有隐形魔鬼都是同一势力的,而因为和无心学宫的渊源,所以才暗中保护。

  但只有咱家知道,这势力里还有老师存在...”

  势力?

  势力...

  夏元脑海里想了想,也许做一个不存在于世,但却又能让世人感受到威慑的势力,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这既可以解决许多问题,不需要自己四处奔波,也是完美的符合了隐士心境。

  这么一想,他心思就动了,然后迅速权衡了一下利弊,发现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

  因为,威慑力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没有威慑力,始终隐藏着的话,就是事必躬亲,会很累。

  有了威慑力,有时候只需要一封书信,就可以让对方权衡掂量一下“违反”的代价是否值得。

  他心思既定,便出声道:“小宋,你们猜测的没错。”

  宋典越发敬畏。

  他觉着老师这般的存在来到东海国“度假”,居然还被打扰,实在是太过分了,郭胜简直是死有余辜。

  夏元道:“想知道这势力的名字么?”

  宋典:“咱家不敢。”

  夏元想了想,叹息道:“也许是该让世人知道我们的存在了。”

  宋典匍匐,不敢动。

  夏元淡淡道出两个字:“仙魔。”

  宋典一愣。

  仙魔?

  他真是从未听过这名字。

  但他知道,这名字从今往后,定然会成为各大势力最警惕、最敬畏的目标之一了。

  …

  夏元知道宋典会把这些传递出去,但他绝对不会把这些势力与自己的关系泄露出去。

  王母的一句“决不轻饶”等同于给了无心学宫“免死金牌”,今后无论是谁要动无心学宫,都需要掂量一下,自己是否需要与一个真正的神明开战。

  尤其是这个神明还拥有着势力。

  “如此,就可以通过仙魔这个虚拟势力,来解决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这样也完全符合了隐士的心境要求。”

  夏元顿时觉得解决了一个大的烦心事。

  否则,这一波又一波针对着无心学宫的麻烦,他都需要亲自出面去解决,那样会非常累,而且一旦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也会带来极多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心魔这一关。

  而且再往深处去想,只要经营得当,让这“仙魔”的势力威慑力提升、知名度跨国,那么对于“她”所曾期望自己“庇护东海国”的期待,也可以更轻松的完成了。

  这就好像是前世的核武器。

  你如果想要进攻,没问题。

  但你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国土能否承受这核武器的报复?

  夏元决定把“仙魔”打造成这样的核武器。

  思路明确了。

  他的心神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门外,一头雾水的师父还在小心翼翼地接待着来访者。

  对于这多出来的一位神秘的前辈,老祝心里是真的没底啊,他只能默默埋怨老祖宗们为什么不把学宫族谱写的更细致一些。

  而夏元终于开始了真正的学宫生活。

  参照观想法,修行无心剑道。

  练剑,以求早日突破震碎束缚躯体的第五重枷锁。

  浸泡药液。

  皇都风云卷动,各方博弈依然在进行。

  皇亲国戚,十近侍,军部,这三大巨头般的势力始终在明争暗斗着。

  而龙宫的白龙王,黑龙王之争也是默默进行着。

  但无心学宫似乎已经从这些博弈里抽出去了。

  风云再怎么大,也不会把这学宫卷入了。

  哗啦...

  夏元破水而出,舒服地甩了甩头,药液已经吸收地差不多了,再下一步就可以用宁宝送来的八品丹药进行突破了。

  他境界还很低,无法服用更高品次的丹药,否则会因为“过猛”而走火入魔。

  正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兴奋的声音。

  “大师兄,大师兄!!”

  啪。

  门扉被推开了。

  夏元转身又跳入了青铜鼎。

  水花溅射一地。

  夏元虚眼问:“师妹,可以敲个门吗?”

  祝灵云点点头,转身敲了敲门。

  夏元扶额:“师妹,我是说你进屋前可不可以敲个门,不是让你进了屋再敲门...”

  祝灵云好奇地垫脚。

  夏元急忙缩入水中:“师妹,你想干什么?”

  小师妹道:“没什么,我就是想看看风流大才子有没有金屋藏娇。”

  她忽地神色一转,跑近了,趴在青铜鼎边笑道:“师兄,我知道我们无心学宫的那位前辈是谁了。”

  夏元心底暗道,宋典的领悟力不错,知道自己和他说了是要让他传播出去,这动作果然快。

  但他还是呵呵笑着:“师父在族谱里找到她了?”

  小师妹娇哼了一声:“师兄,不是我说你,平时多关注一些新闻,就知道往龙王寺跑...

  现在,整个东海国都传开了,说是东海国有一个神秘势力,叫做仙魔,而那一天乘风踏月,以风云月光为剑的前辈是王母。”

  夏元道:“比白龙王还厉害吗?”

  小师妹不屑道:“白龙王只是宗师,而他们说了,王母可是破了宗师三境,已经登天梯的人物,能比吗?

  而且,仙魔可不止王母前辈一个人,据说有好多好多恐怖的强者。”

  夏元震惊道:“好多好多??”

  这也传的太夸张了吧?

  小师妹点点头:“是啊,但现在据说显露出来的只有三位,除了王母,还有神秘邪异的罗睺,以及高高在上的天帝。”

  夏元: ̄△ ̄...

  宋典也太会增加要素了吧?

  不对...

  三人成虎,众口铄金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这也许不是宋典传的,而是传着传着就变成这样子了。

  这...

  还传递的真是快啊。

  其实仔细想想,这传播速度不难理解,你如果说一个江湖里发生的事,众人都会觉得这种事之前又不是没发生过,总归传播时、八卦时少了激情。

  但仙魔这种恐怖的势力,配合这那一天他站在皇城高处的随手一斩,那神迹一般的姿态,自然是让人传疯了。

  而罗睺的存在,只有十近侍的人知晓,他们本身又不可能把“已经按给了天杀的功绩,重新按给罗睺去”,但他们也已经有了极大的敬畏。

  大神捕的案子也破了。

  宋诗的心魔也解了。

  因为凶手就是罗睺。

  他们惹不起,甚至连十近侍自己都不追究了,这案件也就结了。

  这样也好...

  从今往后,自己只要时不时地拉着随身宝,去展示一下“神迹”,以维持仙魔的威慑力,那么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呼...”

  他长舒一口气。

  这算是终于寻找到了自己天赋的合理用法了。

  那么,现在的问题只有一个了。

  那就是提升无心学宫的玄功。

  树大招风,尽管有着“仙魔”的威慑力存在,但如果无心学宫本身太弱的话,时间久了终究还是会存在问题的。

  弱,即为罪。

  夏元很早就懂这个道理了。

  ...

  ...

  “红岩寺终于到了。”

  那穿着华服的强壮男子几乎是发出哀嚎。

  他看了看身后的帘子,那厚布帘子之后是他的妻子,还有两个孩子,但帘缝之间却显得阴暗无比。

  男子终究还是给自己打气,轻声自喃着:“这里已经是皇都的郊区了,天子城下,龙气镇压,加上这红岩寺颇有威名,应该没问题了。”

  他如摸向救命稻草一般摸向了怀里的一个小佛像。

  他父亲和这红岩寺主持曾是故交,而这小佛像就是个信物。

  看着远处坐落在一个小山顶部的寺庙。

  男人深吸一口气,掀开帘子:“夫人,下车吧。”

  幸好,车帘内并没有异常。

  女子还有两个孩子都露出轻松的表情,“终于到了。”

  “旅途太长了。”

  “快上山吧。”

  男人左右扫了扫,忽地问:“那画呢?”

  “什么画?”

  “就是...”男人脑海里浮现出那恐怖高大的尼姑模样,硬是没说出口,反正都已经到了寺前了,一切等入了寺再说吧。

  


  (https://www.biqukan.com/99835_99835863/5495913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