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是你不知道的事 > 26谁这么有魅力

26谁这么有魅力


  很多时候秦然都在想,她是一个很自私的人,也是一个很矛盾的人。

  明明知道有些事情本就是个错,可她却选择那样错下去。就像面对萧萧的时候,拒绝根本无法说出口。

  “经过这次事情,你在我们班已经一战成名了,他们都想要认识你呢”午餐的时候,秦然正大口的吃着饭,冷不丁的听到萧萧的这句话,吓的她一口喷出了刚刚吞下的水煮土豆片。

  “别!我可不想认识他们”秦然喷出的每一片土豆泥都写满了拒绝。

  “没关系,他们只是想看看,你是何方神圣”萧萧笑着,从兜里掏出纸巾,轻轻的替秦然擦了擦嘴角,眼神里满是温柔。

  “呃,我自己来”。

  和萧萧在一起的时候,秦然从来都没有带过纸巾,他经常一边笑着说她不是女孩子,一边慢条斯理的把纸巾递给她,以至于在后来很长的日子里,秦然一直没有养成随身带纸巾的习惯。

  后来,每次像别人借的时候,都会想起那个随时替她带着纸巾的少年。

  她总是一边懊恼,然后在下一次继续忘记带纸巾。

  秦然呆愣了几秒开始怀疑,他在家那几天,是在家钻研如何成为霸道总裁了吗,不然为什么时不时的来这么一出,来挑战我脆弱的心脏?这转变有点大啊。

  秦然慌忙的接过他手中的纸,自己胡乱的擦着嘴巴。

  “呵,别怕,我会告诉他们,不让他们乱来的”萧萧看见她紧张的样子轻笑出声。

  她这样子,真是可爱啊。

  秦然原本以为萧萧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总有一些不认识的男孩子来十班的教室门口鬼鬼祟祟的探头探脑。

  大概都是八班的吧。

  八班是理科班,班里除了一个女孩子外,其他的全是汉子。

  每次有其他班的女生路过八班的教室的时候,走廊外总有一群男生不怀好意的吹着口哨,女生们总是低着头快步走过,在女生们看来,那里就是狼虎之地。

  因此,秦然很少去找萧萧,更多的时候,都是让郭理代为传话的,或者提前和萧萧约好,他们班认识秦然的人并不多。

  “你们班谁叫秦然?”教室外又有人来张望打听秦然的名字了,这几天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一看到有人找她又开始起哄起来,一副看热闹的心态,但更多的也是好奇。

  真是够了,这让秦然觉得很烦躁。她赶紧把头瞥向一边,和王晓雅说着话。

  她并不想像猴子一样被参观,惹来风言风语。也不想让他们看到,他们的班长,就找了一个她这样的女朋友。

  “看来你的确声名远播了”王晓雅一边打量着外面躁动的人群一边贼笑道。

  “你说他们怎么这么无聊呢”。

  “看谁这么有魅力征服了他们的大班长啊”。

  “一边去,他们简直烦死了”不过的确,他们大概以为萧萧的女朋友,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子吧,而自己……秦然恶狠狠的弹了一下王晓雅的脑门,连她也来嘲笑她了。

  “你又弹我!”王晓雅说完作势就要弹回去。

  见状秦然起身就想往过道跑,说时迟那时快,在她刚起身的瞬间一头撞在一个人身上,接着一屁股墩儿坐回凳子上。只觉得刚才撞到的地方软软的,好像还有个金属一样的东西划了额头。

  “对不起对不起”秦然赶紧冲那人道歉,用手一边搓着额头一边转身冲着王晓雅龇牙咧嘴,感觉非常的丢脸。

  “嘿嘿嘿嘿嘿嘿”王晓雅没有说话,就只是嘿嘿的笑着,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不对,情况不对。王晓雅若不是脑瓜线路不对那就是我撞到的人不对。

  莫非……秦然装作不经意的斜眼一瞟,那个人果然是白泽!

  他站在那里并没有走,似乎正看着她。

  她已经许久没有和白泽说过话了,即使在一个班上她们要见到无数次,但很多时候看见了,也只是默契的装作视而不见。她们之间再也无话可说,连说句对不起,都让她觉得为难。

  看到是他一直站着不走,秦然立刻收起嬉笑的表情,面无表情的说到,“都说对不起了,还想怎么样,跪下吗”。

  然后拿出作业假装在写,把头低的低低的,不想多说一句。

  她知道他们之间结束了,就不该有再多的纠缠了,她想要开始新的生活了,没有白泽的生活。

  她的心里像一片荒野,哪怕一点的眼神对视,这都会让她的心里再次生出细小的火花来,然后燎原,曾经的一切又会春风吹又生,再次长出白泽的身影,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白泽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秦然如此刻薄的言辞。

  “怎么这么多人找你?”半晌,白泽问了一句。

  “喜欢她呗,你不喜欢她还不兴别人喜欢?我们然然可招人喜欢了”王晓雅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这么招人喜欢吗”白泽没有理会王晓雅,只是定定的看着秦然,好像想知道个答案。

  秦然一直没有回话,也一直没有抬头,反而王晓雅回了句,“与你无关,你以为你是谁。”

  与你无关……这几个字回荡在白泽的脑海里,让白泽心里涌起一股无名火,而秦然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更是让他火大。

  与他无关,她就可以这样招蜂引蝶了吗?

  “秦然,你整日想的,就是如何招蜂引蝶吗?”

  说罢,白泽又有些后悔,自己怎么如此的口不择言。

  秦然终于抬起了头。

  黑漆漆的眼珠子里,倒映着白泽的影子,眼里似乎氤氲着水汽,死气沉沉的,看不到一点生机。

  她是失望了,彻彻底底的。

  她深深的看着白泽,良久,动了动嘴唇。

  “白泽,你给我滚”。

  白泽落荒而逃。他原本没想过,要这么说的。


  (https://www.biqukan.com/99758_99758763/893024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