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是你不知道的事 > 56烛光下的距离

56烛光下的距离


  运动会之后,陆俊便隔三差五的往十班窜。

  有时候就是隔着窗户和秦然说说话,或者薅一把秦然头发,顺带着和王晓雅斗斗嘴,有时候神经兮兮的往秦然的桌子上扔下一根棒棒糖,有时候也会和萧萧一起出现,这波操作,不仅秦然很懵,白泽也很懵。

  这个陆俊,到底想干什么?他和秦然还有萧萧,到底什么关系?

  “茜茜,来根辣条”,秦然举着一包已经开封了的辣条递给陈茜茜。

  “要得”,陈茜茜二话不说,用嘴巴叼出一根辣条,心满意足的吃着。

  “李丽丽,你也来点”,接着秦然又递给了陈茜茜的同桌。

  “这个辣条好吃诶,你哪个店里买的?”陈茜茜吃完辣条还有些意犹未尽。

  “就是第二个店里,”说着秦然又给陈茜茜,李丽丽,王晓雅还有郭理一人一根。

  陆俊过来的时候,刚好看见几个女孩子凑在一起吃着辣条。他没有说话,悄悄靠近窗户,趁秦然不注意,一把抢过辣条。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袋子里的辣条挨个咬一口,然后笑嘻嘻的又塞回秦然手中。

  众人呆若木鸡。

  秦然看着手里的辣条,一下子回过神来,“陆俊,你有毛病啊?”

  他又像阵风似的,溜走了。

  他前脚刚走,萧萧就过来了,秦然赶紧放下被那包像狗啃一样的辣条走了出去,两人趴在走廊外的栏杆边上聊着天。

  “看样子你现在和陈茜茜关系还不错啊”

  “毕竟是前后桌,其实她人也挺好的”

  “你也不怕她是有预谋的”

  萧萧转过身靠在栏杆上,透过窗户看着教室里,看见杨娴这和周围的人聊的火热,想起之前的事情仍心有余悸,“杨娴最近怎么样,还有没有整什么幺蛾子?”

  “放心吧,我又不是以前的我了,有我也不怕”,秦然一脸的无所谓,“好了,不说他们了,你的胳膊今天感觉怎么样,还酸吗?”

  “没问题,抱你绰绰有余”说着,萧萧又比划了一下,似乎在证明,自己很强壮。

  “抱我就算了,能抱起来袁源就算没问题”,秦然狡黠一笑。

  袁源是秦然班上的同学,他长得人高马大,190公分的个子和近190的体重,像一坐行走的小山,秦然一度怀疑,他是不是东北大汉。

  “笨蛋”萧萧摸了摸秦然的头,“对了,周末我有点事情,就不能陪你啦,你可以吧”

  “没问题啊,我又不是小孩子”。

  “行,那快上自习了,我就先走啦,你乖乖听课”,萧萧扫了眼正盯着他的白泽,嘴角扬起一抹警告的笑,转身离开。

  秦然刚回到座位上,上课铃声刚好响起。

  这节课是语文课,语文老师是一个精瘦的中年男人。才华横溢的,教学方式也独树一帜,但是,他像老鹰般锐利的双眼,让秦然很是害怕。

  她敢和班主任顶嘴,却不敢和他多说半句。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便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语文老师一只手背在后面,一只手拿着课本,在教室里来回走动着。

  “柳永词风婉约,词作甚丰,是北宋第一个专力写词的词人。创作慢词独多,发展了铺叙手法,在词史上产生了较大的影响,特别是对北宋慢词的兴盛和发展有重要作用。词作流传极广,有“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之说。

  此词堪称抒写别情的千古名篇,也是柳词和婉约词的代表作。更是高考必考诗词之一,你们先自由讨论进行翻译,明天上课时我再一一讲解。”

  说罢,放下书本,走出了教室,秦然从窗户一看,正趴栏杆上抽着烟呢。

  “诶晓雅……”秦然刚拿起书本准备和晓雅凑在一起讨论,却见郭理戳着她的背,王晓雅拿着书本贼兮兮的对秦然一笑,转身和郭理嘀咕起来了。

  哎,重色轻友,秦然心里诽谤着,看陈茜茜和李丽丽也正讨论的火热,只好一个人呆呆的看着书本。

  “秦然,你都讨论好了?”正发着呆,语文老师正站在窗户边,目光如炬的看着秦然。

  秦然一阵心虚。

  “还没……”

  “还没还不快讨论,明天我要叫你发言的”,说着看了看同样一个人坐着的白泽,“你俩还杵着干嘛?”

  秦然蔫蔫的拿着书本转过了身。

  刚转过身,教室里忽然陷入黑暗。

  耶~先是短暂的寂静,接着教室爆出一阵欢呼,停电了!

  “停电了怎么了?你们没蜡烛了?继续上课!”

  语文老师站在窗户旁,疾声厉色的训斥着。

  哎,同学们心不甘情不愿的从抽屉里拿出蜡烛,点着。

  对于晚自习停电这件事,大家都习以为常,欢呼只是情绪的释放,并不能改变什么。

  秦然偷偷瞄了一眼老师,他仍旧站在那里。

  白泽不紧不慢的从抽屉里掏出蜡烛,将烛芯凑到郭理的蜡烛上,火苗轻轻跳跃着,一下子亮了起来,发出黄色的光芒,有些朦胧,却也显得温暖。

  烛光亮起的那一刻,差点闪瞎秦然的眼睛。

  这个白泽,脑瓜子短路了吗?为什么是红蜡烛?搞的和拜堂一样。

  “先翻译上阙吧,你先来”白泽将蜡烛放在桌子中间,头也没有抬,一本正经。

  ”你先”

  “……”好生气!可是语文老师又盯着,秦然只好凑在蜡烛旁,低眉顺眼的翻译起来。

  “秋后的蝉凄惨的叫着,面对着长亭,天色已晚,一阵暴雨刚刚停下,在城外设帐饯别,却没有心情饮酒……”眼看秦然正对着注释翻译的尚可,语文老师这才心满意足的背着手离开。

  “秦然……”眼看老师走了,白泽开了口。

  “不要说不相干的话,不讨论我就回去了”。

  “好,你继续”,白泽只好妥协,静静地看着秦然。

  烛光下她的睫毛似乎特别长,在脸上影射着长长的影子,双眸低垂,正看着书。皮肤好像也特别白,温润柔和。一会呆着思索一番,一会又低声嘀咕着诗词的意思,一副不想和他多说的样子。

  白泽将头又靠近一点,就着烛光,他似乎都能听见她浅浅的呼吸声。

  两人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的相处过,更是许久没有这样心平气和,哪怕没有交谈,只是就这样看着她的样子,白泽心里竟冒出一种,岁月静好的念头来。

  他突然体会到了萧萧的感受,原来两个人在一起写作业,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https://www.biqukan.com/99758_99758763/882345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