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是你不知道的事 > 71破镜可以重圆

71破镜可以重圆


  办完手续出了医院,杨娴提着药,在一旁的角落里打着电话,听口气,像是和她妈妈要钱。

  毕竟医药费是刘伟垫付的,总得还给他。

  两人在一旁静静的等着。

  刘伟看看杨娴,又看着秦然。

  “看你俩…你这是原谅她了?”

  “我就没想过原谅她,帮她,也只不过是对事不对人罢了”

  刘伟点点头不再说话。

  也是啊,她凭什么要原谅她?

  眼看杨娴打完电话,二人便默契的提脚准备回学校。

  也许是因为秦然腿太短,走着走着,刘伟就把秦然甩在了身后。

  秦然不着急,慢悠悠的走着,难得在不是放假的时间出来溜达,心里格外的畅快。

  “秦然,我告诉你个秘密啊”正走着,身后的杨娴喊住了她。

  “不想听”秦然加快了脚步。

  “若是关于你和白泽的呢?”杨娴的声音听起来阴恻恻的,让人很不爽,但秦然还是放缓了脚步,却也没有说话。

  杨娴冷冷一笑。

  “我以为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你和白泽会和好,没想到你还是这副鬼样子,真是清高非凡啊”

  就是要说这个吗?秦然翻个白眼不想理会,又要加快速度。

  “秦然,其实有时候我很羡慕你,羡慕白泽一直很喜欢你,你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分手吗?就是你这副自命清高的样子,亲手把他推向了我!”

  自命清高?难道不是你故意勾引?秦然心里愤愤,可她不想再和她说一句话。

  “呵呵,看看,又是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秦然,就是你这副样子,让他心里起了疑心,才让我有了可乘之机。我略施小计,你就主动说了分手,让他彻底由怀疑,变成了确信,让他彻底凉了心,让他彻底以为,你的确不喜欢他,只是把他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备胎”

  杨娴的话,让秦然的心猛烈的疼痛起来。

  原来,他也曾和自己一般,那样惴惴不安小心翼翼的守护着这份感情。

  她有些心疼,那个曾经自己深爱过的男孩。

  “你现在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以为我会原谅你?”

  “我从来没想过要得到你的原谅,秦然,我告诉你,只不过是不想欠你罢了,秦然,从今以后,我不再欠你,我会和你公平竞争”

  秦然的心里突然冒出邪恶的念头,她当时为什么要管她!当即嘴角挂起了一抹邪恶的微笑。

  “你以为,现在的你还有资格再和他在一起?”

  杨娴的脸瞬间变得煞白,眼睛死死的盯着秦然。

  “你想用这件事来威胁我?”

  “我没那么卑鄙,这件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但是杨娴,人总得有自知自明,你以为,现在的你还配得上他么?”

  杨娴身形一晃,面如死灰。

  秦然却没有再理会,大步离开,一颗心乱糟糟的,单。

  回到学校时,正在上课。

  老师看着门口的三人,点点头,示意他们进来。

  一进门,秦然就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目光穿过人群,落在她的身上。

  有担忧,有柔情,那目光,让秦然一下子想起了那些难以忘怀的曾经。

  被冰封的心,彻底的融化,化成潺潺流水,滋润着她的心田,开出芳菲的花朵来。

  她不要再等了,反正一开始都是她主动,那么,再主动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你不打算和我解释一下,你和杨娴的事情?”午饭时间,秦然在郭理的座位上坐下。

  白泽心头一喜。

  “你愿意听我说了?”

  “然然,我…一时间,我竟然都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好了”,白泽有些激动,说话都变得无与伦比起来。

  “你知道吗,其实啊,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你都不知道,收到你的情书的时候,我有多开心,可是你却很少和我一起。后来没多久,杨娴给我看了一张你和王鹏的照片,你们那么亲昵,我以为,她是你前男友”。

  “那时候很难过很难过,可是我不相信我是替代。我在想,如果你不喜欢我,肯定不会告白,对吧,可是再后来,后来又冒出来一个萧萧,一个陆俊,你们的关系都那么密切,我承认我酸了”

  “那你不知道找我问清楚嘛?”秦然终于出了声。

  “很多时候,我真的很想找你问问清楚,可是我没有勇气,我害怕听到你说出实情。再后来,你已经开始对我冷淡了,我心里已经认定,你是想要分手了”

  “我等啊等,等到过年,终于等到了你的消息,可又看到你说,他是你最重要的人,当时我的心,像针扎一样的难受”

  白泽的表情有些痛苦。

  “杨娴说,要想试试你是不是真的在乎我,没想到,你竟然提出了分手,那时候我是彻底不再相信你了,可是我不甘心,明明是你先招惹的我,为什么你又先放了手呢,我的心里,真的很恨你”

  “那个时候,杨娴一直陪在我身边,我就想着,若是能用她来气气你,没想到,你转身就和萧萧在一起了,你们越是在一起,我的心里越是恨你,可越是恨你,就越放不下你,我甚至都不敢和你说话,不敢和你对视,我怕自己的骄傲就那么崩塌了”

  “可当我知道的越多,我越来越后悔,如果当初我主动一些,会不会我们现在就不会是这个样子呢”

  白泽说着,眼里闪出了泪光。

  “这串手链,记得当初你很喜欢,我偷偷买来了还没有送给你,我们就分开了,后来啊,我就自己戴在了手上”说着白泽从兜里掏出另一串放在掌心,“这是另一串,我一直带在身上,总想着如果有一天,你原谅我了,再送给你,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

  秦然看着那条手链,又看了看白泽手腕上的那条,其中的一个珠子上分明刻着r。

  眼泪猝不及防的流了出来,是心酸,更是感动。

  原来,原来如此!

  看到她泪眼婆娑的样子,白泽却是慌了。

  “然然,你怎么了,是不是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了?”

  “没有,我是高兴的”,秦然擦了擦眼泪,露出一个笑脸,“我高兴,原来我喜欢的人真的也喜欢我,这样的事情,竟然真的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白泽的眼角眉梢都是掩盖不住莫笑意,他低下头,将手链小心翼翼的替秦然戴上。

  珠子冰凉的触感一直溢到秦然心里,提醒她,这不是在做梦。

  原来破镜真的可以重圆。

  戴罢,白泽的手轻轻覆在秦然手上。


  (https://www.biqukan.com/99758_99758763/875301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