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是你不知道的事 > 73是梦还是现实

73是梦还是现实


  虽然秦然并没有生气,但郭理的话,还是给了她当头一棒。

  是啊,他们都分手了,她既然选择了白泽,就不要再想着萧萧了,这样,和朝三暮四,有什么区别?

  而且,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再面对萧萧,或者再以什么身份去问候他。更何况,他是在刻意躲着自己吧,不然学校就这么大,想遇见,是很容易的事情吧。

  这样想着,秦然索性不再去想萧萧,也不想再去打听关于他的任何消息。

  只是默默祝愿,希望他在以后的日子里,他能够平安健康万事胜意。

  第二节晚自习下课的时候,白泽轻轻拍了秦然的背。

  “我们下去走走啊”

  秦然点点头起身,白泽也跟着起身出了教室。

  “我们很久没有一起这么散过步了”两人并肩走着,一直走到大榕树下,白泽才开口说了话。

  “是啊,还挺怀念那时候的时光的”。

  白泽停下,转过身,面对着秦然,眼里满是歉意。

  “然然,以前欠你的,我会一一补偿你”

  秦然没有应,而是歪着头,认真思索了一下,“我们这就算是和好了?”

  白泽一笑。

  “你说算就算”

  “那明天放假一起回家吧。”

  秦然说着,又大踏步向前走去。白泽心里一乐,低头一笑,赶紧跟上。

  冬天的天亮的要晚一些。

  第二天一早,秦然到教室的时候,天色只刚翻着鱼肚白,白泽却还没有来。

  她趴在座位上等啊等,熟悉的场景,让她猛地想起当初,她也是这么等过他,一直等到中午,他却和杨娴一起走了。

  他不会是不回来了吧?正乱想着,有人叫着,然然。

  她抬起头,只见一瘦弱少年,捧着一束紫色花朵,迎着晨光,缓缓的,像慢镜头一般,一点点向自己走来。

  待走近了,那少年将挡在眼前的花束拿开,露出藏在花束后面花一样娇艳的脸庞,眉眼满是笑意,像是有星星一般。

  一下子惊艳了秦然。

  “秦然,做我女朋友吧”白泽双手捧着花,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秦然,语气郑重。

  专注的眼神让秦然不敢直视,她忽的就红了脸。

  “好”她接过花,垂下双眸,将花凑在鼻子前闻了闻。

  “这是什么花?”

  “桔梗花”

  “嗯,真好看,为什么送这个花?”感觉到白泽的眼光不再那么热烈,秦然这才抬起头来。

  “桔梗花代表,forever  love”

  这算是告白吧!秦然有些不知所措,又低下了头。

  “那…我们走吧”。

  两人出了教室,一路慢慢走着,路上遇见不少同学,有打趣着,有祝福,也有嘀嘀咕咕,两人只是笑笑,不一会就出了学校。

  桔梗花不像玫瑰那样火热惹人眼,一路上虽然有人侧目,却也没有过多猜测。

  秦然摸了摸肚子,却又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就和白泽上了车。

  两人说了一会话,秦然便有些头晕,又担心白泽看出什么,低头假寐起来。

  见状,白泽稍稍移动身体,靠近秦然了一些,又将肩膀挨着秦然,又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秦然瞥了眼,嘴角含笑,轻轻将头靠了上去。

  白泽心满意足,心脏砰砰的跳着,轻轻扭头看着秦然的侧脸,刻意放缓了呼吸,生怕吵醒了她,随后自己也闭着眼睛休息着。

  其实秦然并没有睡着,虽然靠着白泽的肩膀是很幸福,可再怎么幸福,该晕车的,还得晕。

  路程走到一大半,秦然再也忍不住,胃里一阵翻涌,她眉毛一皱,捂住嘴巴,一声干呕。

  白泽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满是关切。

  “然然你怎么了?晕车?”

  “嗯,有点”

  白泽没有再说话,神色有些懊恼,轻轻抚着秦然的背。秦然也没再说话,又靠在了白泽肩上,一股好闻的木瓜香味在鼻尖萦绕。

  迷迷糊糊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以前和萧萧在一起的画面,萧萧温柔的替她贴晕车贴,贴心的装着橘子,娴熟的按摩这手腕…

  突的,一道高昂的声音闯进秦然脑海。

  “不喜欢他就不要再去招惹他了,朝三暮四的,很得意?”

  她一个激灵,一下子坐直了身子。

  “怎么了?做噩梦了?”

  秦然心虚,低低的嗯了一声。

  分不清自己是在做梦梦到了萧萧,还是,自己就是想起了他。

  白泽将秦然送到楼下,看着秦然上了楼,这才转身离开。

  回到家敲了敲门没人应,秦然掏出钥匙。

  自从上次回家家里没人的事情之后,秦然便拿了把家里的钥匙,以防有时候回来爸妈没在。

  刚开门,就听到阳台处传来说话声。秦然心里暗道奇怪,怎么有人在,却没听到敲门声呢?

  虽是想着,脚下却没停,脱了鞋走过玄关,就看到爸爸正站在阳台上,背对着秦然,好像正和谁打着电话。

  她突然留了个心眼。

  蹑手蹑脚走近,只听到爸爸对着电话那头说着话,语气有些不耐。

  “你自己处理吧,我没时间…什么?那孩子怎么样了?”

  秦然刚走出没几步没注意脚下,一下子踢到凳子,发出咚的一声。

  秦爸闻声转身,看到秦然后有片刻的慌乱,随即又镇定的对着电话那头,“我晚点过来”,然后挂了电话,笑眯眯的看着秦然。

  “回来啦,怎么走路都没声儿呢”

  “是你打电话太专注,妈呢?”秦然放下书包,眼睛在家里四处找寻着妈妈的身影。

  “她说忘了买虾,出去买虾去了,一会饭就好了,饿了吧?”

  “还好”,秦然说着,走进了自己的卧室,将花束小心翼翼拆开来,又找出一只好看的花瓶,将花朵一支支的重新插好,刚插完,就听到爸妈说话的声音。

  “一会吃完饭,我有点事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了”

  “行”

  闻言,秦然探出脑袋。

  “爸,你朋友的孩子出事了?”

  “朋友的孩子?”秦爸一愣,猛地又想起来刚才自己说的话,“是啊,他和人打架了,他爸爸在外地,让我过去看一下呢”

  “那要不一会我们一起?”

  “不了,你刚回来也挺累,好好休息一下,也顺便陪陪你妈”

  秦然没有再说话,心里觉得有些不对劲,却也说不出哪里不对。


  (https://www.biqukan.com/99758_99758763/874366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