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头狼王朗 > 1495 不穿了,凉快!

1495 不穿了,凉快!


坐在车里,孟胜乐仍旧呼吸极其粗重的咒骂:“草特么得,伤我兄弟,早晚我要剁碎郭海喂鱼。”

        盯着孟胜乐戾气十足的脸颊,我沉默片刻后,轻声道:“乐子,你到缅D呆一段时间吧,到时候把婷婷也接过去,陪疯子和大林他们钓钓鱼、养养鸟,就当是放假了。”

        “我不怕天娱集团报复!”孟胜乐不假思索的摇头拒绝。

        我皱眉低喝:“关键我他妈怕你出事,你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那张脸,我坐在你旁边都觉得不寒而栗。”

        自从他染上瘾以后,整个人的气质的完全发生了变化,以前的他虽然算不上个逗比,但是爱笑爱闹,不管跟谁都能轻松打成一片,但现在他的话少了很多,即便我俩交流,大部分时间也都是我说他听着。

        再这样下去,我真怕孟胜乐心理染上什么疾病。

        撇开刚刚被他砸废的何满不说,有时候我们内部发生什么分歧,孟胜乐眼中都会时常绽放出如同狼一般的凶狠目光,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看见。

        孟胜乐冲着后视镜,看了眼自己的脸颊,随即轻轻拍打两下,声音放缓道:“我刚刚可能有点着急了,但那个家伙该死,他死一百次都不足以让我平愤。”

        我递给他一支烟,心平气和的劝导:“我不是说他不该被废,只是觉得你的手段太过凶残,你这么干,咱们跟他又有什么区别?跟天娱有什么区别?”

        “我。。”孟胜乐吱呜两下,点燃香烟,没有再继续作声。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听我的乐子,到缅D住一段时间,放松一下心情,顺便给疯子他们帮帮忙。”

        有时候也不能怪孟胜乐的性格大变,从染上瘾到一路尾随我来羊城,孟胜乐的经历比我想象中更加曲折离奇,不说他当初在山城杀的几个人,单是戒瘾的过程,就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

        一支烟抽罢,孟胜乐抿嘴低喃:“好,我听你的。”

        生怕他多想,我语重心长的解释:“乐子,我希望你明白,我没有任何驱赶的意思,我只是不想你的心理发生畸形,以前的事情全都可以翻篇,将来你我还要生活,你还有婷婷,还有爸妈,还要组建自己的家,你不能让亲人们看到你邪恶的那一面,对吗?”

        “放心吧,杨晨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孟胜乐扬眉苦笑着回应:“如果感觉不出来你对我好不好,我也不会一直呆在你身边,不过朗哥,我说一句你不爱听的。”

        “嗯,你说。”我拨动方向盘点头。

        “你脑子够使,思想也比我们都丰富,做任何事情都懂的去琢磨前因后果,但身上差一份狠厉,提前声明,我不是在为我自己辩解哈。”孟胜乐又点上一支烟道:“就比如刚刚那个叫何满的逼养的,咱不把他治的卑服,他不会害怕,下次可能敢变本加厉的继续祸害咱,而且我也是在给天娱集团其他的马仔们提醒,敢碰咱们,那就准备好变废。”

        我认同的点点脑袋:“思路没毛病,手段太残暴。”

        “嗯,我会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也希望你好好琢磨琢磨,我说的话对不对。”孟胜乐抽了口烟道:“虽然你总说时代不同了,现在不是喊打喊杀得天下那会儿,可混子这一行,不管怎么变,那都只有一个真谛,强者为尊!”

        “说得对。”我表情认真的点点头。

        孟胜乐吐出一大口烟雾苦笑:“什么是强者?咱不可能像大学教授似的抱着个课本跟人讲道理,在我的认知里,让人哆嗦,想起你的名字就害怕,这就是强者,可能我思想太偏激了吧,前面路口停车,你去赴宴,我想办法把车子处理掉。”

        我不放心的叮嘱:“记得联系炜哥和大龙,别让这俩虎犊子再出点什么事儿。”

        “放心,干脏活我现在绝对比你有经验。”孟胜乐笑着比划一个OK的手势。

        也只有在看到他笑的时候,我才能感觉到过去那个孟胜乐似乎并没有走太远。

        从车里下来,我拦下一辆出租车后,直接去了郭海指定好的酒店。

        跟我预料的差不多,这个老狗渣现在也彻底被陈家老大吓怕了,找面子这么隆重的事情,竟然还是畏畏缩缩的把地点定在了荔湾区。

        看来我真是高估大了,这家伙的地位和胆量很不成正比,我现在甚至都怀疑,天娱集团能够在羊城做大做强,是不是因为郭海踩了什么狗屎运。

        来到酒店,我扫视一眼门前空荡荡的停车场,随即信步迈腿进去。

        刚一进酒店,两个人高马大的保安就将我拦下,其中一个还算客套的发问:“您好,请问是王朗先生吗?”

        我环视一眼寂静的大厅,微笑着出声:“嗯,我找天娱集团的郭总。”

        “明白,今天我们酒店被郭总包场了。”那保安再次点点脑袋,咳嗽一声道:“不好意思王先生,应郭总的要求,我们需要对您进行一个细致的搜身,麻烦您把外套脱下来。”

        “搜身?”我微微一愣,接着无语的轻笑:“郭总这是怕我破釜沉舟,跟他来一招同归于尽呐,行吧,我配合。。”

        说着话,我直接脱下来身上的西装递给对方。

        “还有您的裤子和衬衫。”另外一个保安握着一根地铁安检用的那种检查棒,小心翼翼的指了指我。

        我脸上的笑容瞬间凝结,心说郭海这个老王八蛋要搜身是假,想让我蓬头垢面的出现估计才是真。

        迟疑了半分钟左右后,我直接解下来皮带,将皮鞋和裤子也脱了下来,丢给对方冷笑:“行,我全力配合!”

        很快我将直接扒了个精光,只剩下一条黑色的四角底裤,自嘲的拽了拽裤衩上的松紧带斜楞眼睛问:“需要我继续脱吗?”

        “实在抱歉王先生,我们也是打工的。”两名保安赶忙将衣物还给我,其中一个点点脑袋道:“没有任何问题,您可以穿上了。”

        我接过来衣裳刚准备往身上套的时候,旁边的电梯门“叮”的一下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西装革履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

        那男人扫视我们一眼后,很是愤怒的朝保安吆喝:“哎呀,你们这是干什么?怎么让客人脱光了呢?”

        保安埋头解释:“赵先生,这是郭总的要求,我们。。我们。。只能照做。”

        “无所谓的,到哪都得按规矩办事嘛,不知道这位老板是。。”我摆摆手,干脆将衣服耷拉在手臂上,不打算穿了,笑盈盈的朝着那个眼镜男问道:“恕在下眼拙。”

        “王总您好,我是天娱集团的业务部经理赵鹏,咱们很早以前见过面,可能你没有什么印象了。”眼镜男爽朗的一笑,朝我抻出手掌道:“之前我在山城工作,还在一家名为辉煌公司的企业任过职,不知道王总有没有点印象?”

        “你?辉煌公司?”听到他的话,我楞了不下五秒钟,歪脖仔细在他脸上打量起来。

        “王总贵人多忘事,想必是记不得我了,无所谓的,将来日子还长,我和王总还会有很多机会见面,对了,我来羊城打工之前,辉煌公司的敖总托我给您带句话,他说希望您安心呆在羊城,回去可能面临的困境比在羊城还困难。”眼镜男笑呵呵朝我做出邀请的手势道:“天气凉,王总还是把衣服穿起来吧。”

        我大大咧咧的摆摆手,索性将衣服丢在地上,就那么套着条四角底裤,大大咧咧的朝电梯的方向走去:“不穿了,凉快,反正我今天来的时候就没带脸……”


  (https://www.biqukan.com/91006_91006750/698636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