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盛世容华之孤女有毒 > 第十八章 嫌犯伏法

第十八章 嫌犯伏法


  回到相府中,秦绾绾接下披风,没有回自己的屋子,而是直奔秦少卿的屋内,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部告知于他。

  话毕,她的眸中精光一闪,“哥哥若要报恩,绾绾这里倒是有个好想法。”

  “绾绾说来看看。”秦少卿双眸一亮。

  秦绾绾眸子一转,心里打起了算盘,“哥哥刚回来,还不知道前些日子咱们京城出了一宗让人诧异的命案,虽然刑部已经掌握了证据,但凶手迟迟不肯认罪,才将案子耽搁下来,若哥哥能让凶手认罪伏法,就算报了这个救命之恩。”

  秦少卿一头雾水,妹妹句中半字未提到主题,而且越说越偏,于是问道:“怎么牵扯到命案了,你说清楚些。”

  秦绾绾饮了一口茶,不急不缓地说道:“你那恩人的姐姐花莫愁正是被害人,她被未婚夫宁浩所杀,可惜那宁浩关在大牢中,死不认罪,她为了这事烦恼不已,哥哥若是能帮她这个忙,不仅可以还了恩情,还能赢得人家的芳心,怎么样,这个法子不错吧。”

  “胡说什么,哥哥我只想还了救命之恩,其他的莫要多想。”他瞪了一眼秦绾绾,这妹妹就是爱瞎想,蛮夷蠢蠢欲动,他还需回去镇守边疆,天下未平,他不会再有其他的念想。

  秦绾绾忍不住叹息,这个傻哥哥,这天下有永远打不完的仗,却没有永远等着他的姑娘,秦家一脉相传,哥哥只记得国家大任,却忘了他也是秦家的一份子。

  得知了秦绾绾的打算,茯苓生出一丝担忧,再三思考后劝道:“小姐,将军刚刚回京城,贸然插手此事,恐有不妥。”

  “茯苓,你记着。”秦绾绾侧眸看着茯苓,眸中不明喜怒,“我哥哥是大将军,他的未来还有可能会站在权利的顶端,身份卑微的人没有资格站在他身边,哥哥常年在战场上,我必须为他挑选出一个最合适的人选,既要哥哥喜欢,又要能帮得上哥哥,朝中贵女没有一个能合我心意,花不语的出现刚好满足了我要求,我爹若觉得她的出生不够高贵,那我自会另想办法替她花家谋一份更好前途。”

  “可花不语空有蛮力,只会耍耍剑,何德何能能让小姐如此看重她?”茯苓皱眉,心中装满了不服气,她怎就没有看出那个女人有什么值得利用的价值。

  “花府不值一提,但玄剑宗的弟子不是我等凡夫俗子能比,据我调查,花不语是清虚真人门下最出色弟子,清虚真人将她视如己出,倾力栽培,我秦家要权势有权势,要荣耀有荣耀,而玄剑宗在诸多门派中,如日中天,一声令下百门追随,若能得玄剑宗相助,何愁秦家大事不成。”

  话提及玄剑宗,秦绾绾露出了势在必得的表情,可见她对玄剑宗的觊觎已非一日两日。

  “而宁浩认罪伏法是迟早的事情,若是将这件事揽在哥哥的身上,花不语必定会感恩戴德,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听完秦绾绾的一番分析,茯苓醍醐灌顶,铿锵有力地说道:“奴婢一切听从小姐安排。”

  “茯苓。”她低声唤她的名字,认认真真地看着她,“你自小跟在我身边,无论到了什么时候,我都不会亏待了你,但前提是你得守好自己的本分。”

  茯苓听得出她话中的意思,是在敲打她,不要贪图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采纳了秦绾绾的意见后,秦少卿第二日就往刑部那里坐了坐,刑部的那几人正愁着该怎么让人认罪,但见秦少卿有意插手此事,乐见其成。

  刑部大牢内,宁浩坐在角落里,落魄至极,当听到开锁的声音,他立即抬起了头,当见到了来人时,又如惊弓之鸟,躲了又躲。

  “秦将军,这便是嫌犯了,我们是什么法子都用了,就是不肯认罪,要不您来试试?”

  秦绾绾跟在秦少卿身后,她披着斗篷,遮住了容貌,刑部的人看在秦少卿的份上,也将她一并放了进来,秦少卿看了一眼妹妹,随后吩咐道:“你们都退下吧。”

  “是。”

  待那些人都退了出去后,秦绾绾才解下了斗篷,目光直直看向宁浩,道:“哥哥,我与宁浩有些交情,让我单独与他聊聊,好好地开导开导他。”

  这开导二字在她的口中说出变了味道,奈何秦少卿一个铁骨男儿完全听不出异常。

  他早听闻知道宁浩对她情有独钟,自己又常年混在战场上,不善言辞,劝说在这种事情是最不擅长的,想着此事交给绾绾正好,于是点了点头,答道:“好。”

  宁浩看着面前熟悉的容颜,泪水一下子倾泻而出,一路爬向她,“绾绾……”

  秦绾绾蹲下身子,伸手捋开了贴在他脸上的脏头发,同时认真地看着他,嘴角勾起了意味深长的笑,“你……当真喜欢我吗?”

  几日后,花不语在府中照顾母亲,突然听雷霆从外面带来的消息,说是宁浩已经认罪画押,承认自己行凶杀人。

  惊喜之余,她才想起前几日秦绾绾找她说的话,不由猜测这就是他们说的报恩。

  “雷大哥,这个消息我爹他知道吗?”

  “大人在朝中,早已知晓,是他让我先带消息回来。”

  虽说宁浩已经认罪,但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宁浩死了又如何,大小姐始终是回不来了了。以往案子破了,他都会松了一口气,但这一次,心情却越发得沉重了。

  宁珪回到府中,脱下了官帽,泄气地瘫坐在椅子上,他怎么也想不到秦相会不顾他的请求,更想不到儿子会突然咬定是自己杀了花莫愁,杀人抵命,他的儿此劫难逃了。

  而他在这朝中,也没有立足之地了。

  花炙下朝后,没有直接回府,而是去了关押宁浩的牢中,此时的宁浩视死如归,见着他已经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

  于宁浩,花炙多少了解一些,若说他有胆子杀人,他是有些不相信的,尤其是杀的那个人还是他的女儿,念着两府的情分,他也不该生出杀心。

  宁浩的突然认罪,让花炙除了松了一口气,也同时生出了怀疑,“宁浩,本官问你,当日你如何杀了花莫愁?”

  宁浩眸中一片死寂,看不到一点光亮,唯独听到花莫愁的名字时,才能看到他的脸上有了细微的表情变化,他抬头看着花炙,自嘲地勾起了唇角,道:“她若不死,我便得娶她进门,我与她不欢而散后,想起她对我的羞辱,心中很是恼怒,岂料又见她返回,便与她再起争执,随后产生了肢体冲突,不想冲突中我起了歹念,打晕了她,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就用绸缎勒死了她,再悬挂于梁顶,伪装成自杀的现场,整个过程就是如此,花大人,你可满意了?”

  花莫愁的尸身在放置几日后,后颈出现了余痕,可见生前曾被人打晕,宁浩的供述没有破绽,花炙怒而拂袖离去。

  “花大人!”花炙刚走两步,随之身后再次传来了宁浩的声音。

  花炙顿了顿,没有回头看他一眼,而是继续离开。

  咣当一声,只见宁浩突然用力地跪在地上,朝着花炙的背影不停磕头,脑袋与地面碰撞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响亮,不多时鲜血已经染红了脑门。

  花炙忍心不过,终是停下了脚步。

  宁浩见他停下,抬起了头,道:“花大人,我马上就要把这条命还给你的女儿了,在死之前,我求求你帮我带一句话给我爹,让他一定要来给我收尸!一定要!”

  行刑那日,宁浩被关在囚车内押往刑场,脸色灰败,而花不语就跟在囚车后,准备亲眼看着他人头落地。

  “不语姑娘!”一人从后面喊住了她。

  花不语回头,礼貌性地朝她点了点头,“秦小姐。”

  秦绾绾瞥了一眼囚车后,与她走在一起,说道:“我陪你一起吧。”

  “秦小姐,见血这种事情,你还是少看些,深闺中的女儿,免得做噩梦。”

  秦绾绾摇了摇头,莞尔道:“我没那么娇贵,活到现在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刑场上,花不语就站在人群中,秦绾绾侧眸看了她一眼,随后才将目光放在了刑场上。

  宁浩跪在刽子手身边,等着午时三刻,阳光洒在他的头顶,照亮了油腻的头发,百姓们的谩骂声传到他的耳边,而他望着面前的影子,释然一笑。他始终欠了花莫愁一句对不起,本以为今生再无机会向她道歉了,而现在他马上就可以去见她,终于能好好跟她说一声对不起了。

  侩子手手起刀落,干净利落,整个过程很一气呵成。

  待人群散后,宁珪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刑台,靴子底踩着儿子的断头血,在台上落下一个个血脚印,宁珪心痛如绞,抱着宁浩的头颅,老泪纵横,“儿啊,咱不怕,为父过来亲自接你回家了……”

  罪魁祸首已经死了,花不语的心事也了了,在回府的路上与秦绾绾并肩而行。


  (https://www.biqukan.com/79_79297/930208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