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新元大帝 > 第九章 黑夜圣旨

第九章 黑夜圣旨


  由于轻甲穿戴十分不易,张岳已经做好了睡觉时也甲不离身的打算。

  他最信奉英雄联盟里的一句话:“活着才能创造输出。”

  张岳不想死,他想好好活着,风风光光的成为九曜行者,风风光光的开启一扇崭新的大门。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片漆黑的天空中挂上了一轮明月,月亮周围还点缀着几颗星星,再加上地上的秋叶,颇有几分飒秋的意境。

  不知道前景如何的张岳没有心情欣赏夜景,关上了窗户,躺在床上,用被子搭在肚子上,慢慢的在思索中进入睡梦。

  ......

  “咚,咚,咚”,张岳的心脏快速的跳动,全身的血液也开始加速的流动,张岳的大脑瞬间清醒,一个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手持无华剑的剑柄,一把将它拔开,静静地聆听周身的动静。

  张岳暗想该不会是有人前来暗杀,被他超高的感知预感到了危险吧,他握住双剑的手正在微微颤抖,这样面临生死的瞬间,虽然在晶脑游戏里体验过,但是在真实的世界中,还是第一次。

  过了稍许,张岳没有感受到有人的接近,反而听到了越来越大的马蹄声,他将重剑归于剑鞘之中,一路小跑的来到了总督府的大门口。

  只见此时的府门已经大开,几匹矫健的骏马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在总督府之内踱步。

  一名身穿斗牛服的男子,身边簇拥着一群腰挂黑刀的卫士,对着看守大门的仆人说道:“去把你家张大人请来,恭迎圣旨。”

  听他的声音语气,似乎是太监所独有的,阴阳怪气的腔调,那他身边腰挂黑刀的卫士一定便是全朝赫赫有名的黑刀卫了。

  黑刀卫是全朝特有的权力机构,由于其中的成员皆使用黑色刀鞘的利刃行事办案,因此得名“黑刀卫”。

  在张岳所知道的信息里,黑刀卫其实和古明时代的锦衣卫差不了多少,这次想必是前来保护这位身穿斗牛服的公公,而不是奉旨缉拿张兴朝。

  张岳觉得自己不能干看着,走上前去想要和这位公公套个近乎,公公身前的黑刀卫举起手来将张岳挡住,张岳只得在这个距离说道:”这位大人,不知......“

  张岳并不敢直呼公公或者太监之类的称号,唯恐触怒了这个阉人,但也只听得嗤笑一声,这位公公将头撇了过去,不看张岳半眼。

  张岳心中顿起一丝恼怒,但脸上还是挂着浓浓的笑容,有些尴尬的退到一旁,还不忘说了一句打扰了。

  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冲冠一怒,拔剑而起?先不说幼稚不幼稚,张岳估计自己打不过眼前这几名黑刀卫。

  总督府内的人员是允许披甲带刀的,而不会被担心诬告谋反,毕竟全帝连兵权都放心托付,又岂会在意几件兵器甲胄,所以张岳并不担心他因为拿刀戴甲而被问罪。

  张岳的心中正在盘算着如何能在没有风险的情况下,暗算下这个长了一双狗眼的太监,就听到他的伯伯匆匆赶来,对着那个公公喊道:“李公公,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张兴朝说着说着,还往这位李公公的手里塞些不可告人之物,周围的黑刀卫倒是没有拦着张兴朝,只是李公公不留神色的将张兴朝的手推了回去,张岳顿时感觉要遭。

  “接旨吧,张大人”,李公公用着太监独特的腔调说道,随后从袖中掏出圣旨。

  张兴朝和身边的人连忙跪在地上,张岳也有样学样,趴在地上时,还闻了闻砖块的气息。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一连串拗口的文言文说了出来,大致的意思就是,有人弹劾你,虽然皇帝我信任你,但是你还是得先被免个职,在半个月内将越江道安顿好,然后来京见寡人。

  张兴朝颤抖着双手接过圣旨,回道:“臣,张兴朝接旨。”

  奇怪的是,随着张兴朝接过圣旨,总督府内让张岳心安的那种特殊感觉逐渐的消失了,张岳有些战栗,想到:“难道是伯父的龙气被这一道圣旨所剥夺了么。”

  李公公不多做停留,转身就离开府去,“哒,哒,哒”的马蹄声渐行渐远。

  张兴朝起身后不复刚才的战战兢兢,对着旁边的人低语几句,随后就喊上张岳。

  许是想到了什么,张兴朝边走边对张岳说:“你感受到了么,整个府内的龙气已经荡然无存,这道圣旨将我印绶中所涵盖的龙气,通通镇压,现在府里已经不安全了。”

  “那些印绶之类的权力象征,统统变成了没用的石头,不知下一道任命的圣旨会便宜了哪一位国之栋梁啊。”张兴朝有些不甘心的摇了摇手中的圣旨,对口中的国之栋梁也有些不屑。

  “朝廷让我半个月之内将越江道安顿好,这时间已经是非常宽宏了,但是我还是需要越早进京,才越能心安啊。”张兴朝顿了顿,接着说道:“我在越江道这么多年,不知道因为种种事务得罪了多少人,特别是平倭禁海,不知多少人想要我伯侄二人去死。”

  张兴朝拍了拍张岳的肩膀:“如今我大权不在,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杀了你,让我再承受一遍丧子之痛啊。”

  他对张岳摆了摆手:“你先回屋子里休息吧,今晚圣旨刚发,还是安全的,从明天开始,你就在我的屋子里,打个地铺将就一下吧,我先去议事堂安排下诸多事务。”

  张岳抱了抱拳:“伯父不必担心,侄儿会保护好自己的”,然后看着张兴朝的背影逐渐消失。

  发生了这样的事,张岳自然也睡不着觉了,他干脆倚在自己房间的房门上,将无华重剑拔出剑鞘,仔细的品着今晚发生的事。

  他也在想着:”如果我是和总督有仇的人,那我要是知道了伯父被降职的消息,一定今晚就来暗杀他,毕竟圣旨刚到,府中肯定一片慌乱,此时在乱中浑水摸鱼,说不定就成了呢?“

  不过伯父毕竟也是一方大员,就算没有了龙气镇宅,自身也有着精纯的文气护体,哪是那么容易就能刺杀成功的,倒是自己所处的屋子,没有了龙气的庇护,保不齐今晚就有人对他图谋不轨啊。

  想到这,他将屋内的衣物塞进了被子,伪装成自己在睡觉的样子,又将两个凳子搬在屋门的两侧,将一根细绳分别绑在了两侧的板凳腿上,如果有人推门而入,必定会被绊上一跤。

  不过张岳细想,如果有人放迷烟进屋的话,自己岂不也还是认人宰割,他干脆就坐在窗户的下面,手持着出鞘的无华重剑,以确保自己一有动静就可以立马察觉。

  此时毕竟还在深夜,张岳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

  突然,张岳的眼睛又是陡然睁开,那种熟悉的心跳加快,血液流动的感觉又出现了。

  他屏住呼吸,听到门静悄悄的被打开了,一个黑影正想跨门而入。

  张岳此时的后背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整个总督府大晚上谁会没事一身黑衣,悄无声息的推开他的房门,不管这个人是不是刺客,张岳砍他就对了。

  张岳正准备这人刚一被绊倒就拿剑挥砍上去,谁知这人轻轻一跃,就避过了张岳精心准备的陷阱。

  张岳看着一阵胆寒,自己太过于想当然,居然以为这样的陷阱就可以让刺客栽跟头,他握剑的手有些颤抖,努力的让自己不发出动静。

  那黑衣刺客落地之后毫无动静的走了两步,许是距离到了,他立马抬起右手,对准床上被子的位置,轻轻一拍右臂袖中的小弩,只听到“飕”“飕”两声,两支利箭穿过被子,狠狠的扎在了张岳在被子里塞的衣服上。

  饶是在黑夜之中,也能看到箭头的那两抹亮色。

  刺客见床上的“张岳”并没有动静,皱了皱眉头,一个箭步上前,就将手中的短剑向被子扎去。

  就在这时,张岳猛然起身,将自己有轻甲保护的右臂放在身前,护住胸膛位置,狠狠的向刺客冲去。

  黑衣刺客虽然对突然冲上前的张岳有着几分惊恐和诧异,但还是十分灵巧的抽出短剑,向后退去。

  张岳的蓄力冲撞落了个空,他本可以斩到眼前这人的一剑,也在这个刺客的后退中,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哐“的一声,屋内的石砖被张岳的重剑劈出了一个小坑。

  眼下的情景哪如张岳愣神,他一边大吼着:”来人啊“,一边慢慢的向刺客逼近。

  张岳担心刺客除了袖中的小弩外,还有别的暗器,将重剑立于身前,双手轻轻挥舞着重剑,以确保有暗器袭来时,他可以及时格挡。

  时间是站在他这一边的,就算由于府中目前一片慌乱,没有人前来支援,张岳也自信他足以保全自身,一个现了形的刺客,就如同拔了牙的老虎。

  他可不觉得眼前的刺客,会精通伟夏世界的武功绝学,要是真有那么厉害还用什么手弩啊,估计弩箭上还萃了毒,真有绝世本领这刺客还不飘飘然的来,取了张岳的狗头,再飘飘然的离去。

  张岳就这样一步一步的稳步向前,想要将刺客逼在角落。

  ******分割线******

  地母界某广告拍摄基地。

  “我这个人吧,由于感官敏锐,所以一遇到风吹草动,心跳的就会比较快,长此以往啊,我的心脏总是会出些问题的。但是自从,我服用了咱们百草阁生产的凝神健心丸,腰不酸了,心脏不疼了,就连精神也好上很多了呢!”张岳一本正经的举着一瓶小药丸,对着灵能摄像机微笑。

  张岳录完广告后,听到生产商的转账提示,看了一眼灵晶点余额,满意的笑了。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25/5234533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