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新元大帝 > 第二十五章 以奇取胜(求互动~求推荐~)

第二十五章 以奇取胜(求互动~求推荐~)


  获得战果后,秦流水稍稍退后,拉开了距离,准备找到时机,接着攻上前来。

  张岳知道,外面压秦流水获胜的人,一定心里暗自欢呼,而张兴朝和原野他们,则肯定心生忧虑。

  这龙气屏障将擂台内外的声音完完全全的阻隔了,让张岳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噗通”“噗通”的跳着。

  张岳多么希望秦流水开始骄傲自大,出言嘲讽,可惜敌人又怎会如此幼稚。

  他一直想找到机会,开启“攻心”的主动效果,可惜的是,就算他成功预判到了秦流水的攻击,却也没办法进行有效的反击,造成不了伤害,自然也没办法让秦流水受到负面效果的影响,反而是张岳白白的耗费了些许精力。

  张岳算到自己的走为上计,已经冷却好了,于是他不再犹豫,开启轻身术就冲上前去。

  他不能再这样被消耗下去了,如果再被多划出几道口子,鲜血伴随着体力一起流逝,那么胜利的天平必然向秦流水倾斜。

  张岳大喊开山剑法的口诀,希望这样可以增加些气势:“开路开山开流水,开天开地开不平!”

  随时双方的快速过招,张岳的肋骨一侧,又被划出了一道口子,但张岳微微一笑。

  他看到了被自己丢在地上的剑鞘,正在自己的靴旁,随即运用巧劲将剑鞘踢向秦流水。

  秦流水自然挥剑格挡住剑鞘,这时张岳顺势劈砍过来,秦流水自然又用轻剑使了个格字诀。

  就在这时,张岳陡然开启了“电光火石”,猛地将口中的枣核吐向秦流水的面部。

  离开张府前吃的大冬枣,果肉早就到了张岳的肚子里,可是枣核却一直被张岳藏在两侧的腮帮中。

  张岳做不到王振海那样,有一个灵活的舌头,能把一枚短钉放在口中,弹射出来,又不让自己的口腔被划破,但吐出一个枣核对张岳来说还是没有问题的。

  秦流水被枣核击中后有些吃痛,虽然没受到什么伤害,但是仍然会下意识的闭上双眼,但生死之斗,哪容闭眼,他自然快速的克服本能,睁开双眼。

  就在他双眼睁开的那一刹那,张岳动了,他毫不犹豫的发动了“攻心”,他费尽心思的谋划终于成功了!

  如果这是一场灵能游戏中的擂台战,那么刚才的秦流水一定会被强制性的扣除一滴血。

  而张岳成功的预判了秦流水会格挡住自己的攻击,顺势吐出去的枣核则被视为有效的反击,虽然仅仅一滴血的伤害,但在秦流水克服本能睁开双眼的那一刹那,张岳启动了“攻心”的主动效果!

  成功的让秦流水一愣神,哪怕就是那么一眨眼的功夫,也足以让秦流水晚闭眼那么0.1秒。

  张岳快速的将腰间的那包沙粉抛向秦流水,借着“电光火石”提供的80%攻击速度加成,和藏锋提供的35%攻击速度加成,张岳的出手何其之快?

  快到足够让张岳在秦流水晚闭眼的0.1s内,有所作为了。

  大量混着毒磷沙的石灰粉洒进了秦流水的眼睛里,虽然秦流水已经尽己所能的闭上了双眼,但还是晚了。

  所谓生死之别,其实不就是这么一刹那么?

  毒磷沙所浸有的毒素让秦流水的眼睛分泌出大量的眼水,并着石灰粉遇到眼水带来的灼热感,大喊大叫之下,也不知吸入了多少沙粉,让他本就不乐观的情况雪上加霜。

  秦流水不容乐观,那正是张岳的扬眉吐气之时!

  此时的秦流水,努力的想要战胜疼痛,做出有效的防御动作,但张岳早就抓住时机,在秦流水胡乱挥舞长剑之时,开启了“走为上策”,猛冲上前,一记杀手锏斩向秦流水的左手!

  突如其来的双眼受创,让身经百战的秦流水完全无法有效对敌,他虽然勉强做出了格挡动作,却也只是徒劳,在张岳猛冲的惯性加上三倍伤害的重击下,“叮”的一声,这是悦耳的宝剑落地声。

  张岳可不会客气,一剑刺向秦流水洞门大开的胸膛,一股热血顿时溅到了张岳的脸上,此刻的秦流水也有了觉悟,被重剑贯穿胸膛后,竟然鼓足全身真气,不退反进,任由重剑透过自己的身体。

  此时的秦流水就像是一条恶狗一般,再无半点少年英杰的风范,他竟是想用身体卡住张岳的无华剑,竭尽全力的想在临死前,用最直接原始的方法,用自己的牙齿咬破张岳的咽喉。

  可这秦流水并不是什么不死亡灵,胸膛要害被贯穿后,又怎会有多余的气力对张岳造成伤害。

  张岳鼓足全身气劲,精纯的玄阳真气充斥着张岳的全身,一脚就将秦流水狠狠的踹到在地,紧接着,张岳立马用脚踩住秦流水的小腹。

  感受到秦流水微弱的挣扎,张岳竟然放声大笑起来,将剑举起后,毫不犹豫的刺向秦流水的心脏。

  张岳的一身黑衣顿时染了几分鲜红,看起来也颇为符合他的审美,朴素中带着几抹风骚。

  张岳不觉得自己是反派,但也不想因为自己话多,而出现一些意外情况。

  但人总是贱的,伴随着秦流水的彻底死去,张岳竟然觉得一切变得索然无味。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临江学府的老师们总是反复的教导他们,反派死于话多,出手时要干脆利落。

  张越仔细回味了一下,如果在秦流水临死前说些垃圾话,比如“这就是川蜀道,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不过如此”之类,也不失为一件快事啊。

  蜀王见秦流水已死,撤回了龙气屏障,而张岳也听到了外面喧闹的声音。

  外面的人声嘈杂,张岳仔细的用耳朵分辨了一番,他听到了错押秦流水的赌徒,狠狠的咒骂声:“什么狗屁行云剑客,什么狗屁川蜀道第一人,乃公本想吃个烂钱,这下可好了。”

  还有人暗暗感慨:“没想到小张公子,日日狎妓,还有此等本领。”

  当然,张岳听到最多的还是,越江道人的夸赞:“小张公子真给我们越江道人长脸!这秦流水不是号称二十以下无敌手么,还不是沦为小公子的剑下亡魂!”

  至于张兴朝和原野的声音,张岳则因为隔得太远而没有听到。

  张岳虽然也听不到蜀王和秦嫣儿的声音,但看到秦嫣儿瘫坐在地上,被蜀王一把抱起的样子,就知道这个女子心中有多绝望,又有多恨张岳了。

  即使如此,张岳对于秦流水的死,也无半分不适之感,反而觉得酣畅淋漓。

  毕竟是你死我亡的局面,刚才的战斗,张岳若是若是有半分差池,怕是瘫坐在地上的就是他的伯父张兴朝。

  张岳拾起剑鞘,用自己的袖子,擦干净了无华重剑上的鲜血,随后“锵”的一声,宝剑归鞘。

  张岳也没忘记给秦流水合上双眼,当他看到秦流水身上冒出的蓝色光球,颜色明显深于已经故去的“王氏三杰”时,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

  随后张岳跳下擂台,走向张兴朝,周围的人群自觉地让开一条道路。

  张兴朝也是满脸笑意,拍了拍张岳的肩膀。

  张岳战胜如此同龄强敌,心中自然也是无比自得,对着张兴朝和原野说:“我没让你们失望吧。”

  只是张岳开心之余,心里却有些担忧,在张兴朝的耳边低语:“伯父,我担心秦嫣儿会因为哥哥的死,伺机报复我们,届时她若是得到了蜀王的宠信......”

  张兴朝人海沉浮数十载,一下子就懂了张岳的意思,他对张岳笑了笑:“居安思危,我的侄儿真的长大了,有些事我也放心了,至于秦嫣儿的事,我们回去再说。”

  说罢,张兴朝和身旁的原野对视了一眼,张岳有些疑惑,不知道这两人的葫芦里,卖着什么药。

  这时,蜀王也站了起来,向张岳的方向走来,不过蜀王并没有多说:“干的不错,本王等着你的绝色美人和鲲鲸内丹。”

  随后拍了拍张岳的肩膀,笑脸盈盈的朝着迎春楼走去,身后的大批侍卫押送着秦嫣儿,秦嫣儿低着脑袋,张越看不到这个女子的任何表情。

  张岳不喜欢这种不确定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应该尽快想办法,找到一个不比秦嫣儿差的女子,获得蜀王的宠信,以免秦嫣儿依靠着蜀王这棵大树,暗中下手。

  随着蜀王的离去,众人们纷纷散场,张岳就这样跟着伯父,满身血迹的走回了张府。

  血液沾染在张岳的衣服上,散发出一股令人不适的腥味,张兴朝让张岳洗个澡再来见他。

  张岳自然没有意见,在侍女的服饰下,钻进了浴桶之中,感受到伤口遇水的痛感,张岳却并不觉得不适。

  反而有些享受的看起了秦流水的光球。

  光球中的画面并没有张岳喜欢的八卦环节,比如秦流水和秦嫣儿其实没有血缘关系之类

  基本都是秦流水练习家传秘技“行云流水”的画面,还夹杂着一些秦流水和人进行生死决斗时,险象迭生的画面,大大的丰富了张岳的战斗经验。

  认认真真的在浴桶中汲取了秦流水的蓝色光球后,张岳的视网膜上出现了两行提示:

  “发现技能‘行云流水’,请问是否学习?”

  “通过阅读秦流水的记忆,你获得了2000点剑术熟练度。”

  ******分割线******

  “以正合,以奇胜。”——《大帝兵法》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25/5223677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