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盛夏里的雨季 > 第3章 问题学生

第3章 问题学生


  高三开学的第二天,七八个年纪在十六七岁的男生,每个人抡着一根棍子闯进了盛夏的班级。没有交代前因后果,他们便龇牙咧嘴地大声嚷嚷着,让她们把姜洋交出来。

  七八个男生虽然是外校生,由于他们从校门口进来的时候,都把自己手中大概有二十公分长的棍子,藏在了各自的衣服里,所以并没有被门卫拦下来,也没有引起保安的注意。

  盛夏所在的“向日葵一高”,虽然和城市里的高中比起来,建筑规模没有那么大,在校就读学生没有那么多,但是从高一到高三也有两千多号人呢,学生们平时穿的并不是校服,而是自己的衣服。所以门卫和保安不能及时辨别出本校生和外校人员,也并不奇怪。

  七八个男生像土匪一样,在盛夏的班级里晃荡了十几分钟,最后终于确定姜洋不在教室,这才怒不可遏地离开。

  真难为他们了,在只有课桌和课本,并没有其他家具和家用电器可以用来藏身的教室里,他们也能磨蹭这么久,才确定姜洋确实不在教室。

  难道说连多放两本书都塞不下的课桌抽屉能藏下一个大活人不成,还是说一本本平装版的书籍能藏人?

  冲动是魔鬼,气急败坏的人表现出的智商真是笑煞旁人。

  这一次,那些男生临走的时候,又是像前一天不请自来的那三个女生般,装模作样地把高三一班不明所以,一脸无辜和茫然的全体学生警告了一遍。

  这一次,他们不光警告了高三一班的女生,还警告了高三一班的男生。

  对于女生们,他们的原话是“姜洋那个小白脸不可靠,整天拈花惹草,而且中看不中用。你们最好能躲多远躲多远,我说这些可都是为了你们好。”

  对于男生们,他们的原话是,“姜洋那小子,他妈的,就爱干背后捅兄弟刀子的烂事。不讲义气,翻脸不认人。和他做同班同学你们没得选,可千万别和他做兄弟。还有,以后他在你们班里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千万别和他客气。该打就打,该骂就骂,他可是吃硬不吃软的混蛋。”

  谢天谢地,七八个凶神恶煞的男生,在盛夏班级里胡言乱语了一通之后,终于离开了。

  高三刚开学才两天,前后就来了两波人警告盛夏和盛夏的同学们。

  不得不说,和姜洋这个新转校生做同学,真是太难了。这人还没露面呢,就把全班的同学吓的不轻。

  他们招谁惹谁了,现在这个世道,普普通通的老百姓遇到这种破事,和谁说理去。

  如果不是高三开学的前两天接连闹出的这么两档子事,一个转校生在新的学校新的班级被安排一个座位,绝对是一件非常合理,非常正常,非常简单的事情。

  红河镇的老一辈们虽然有些迷信保守,平时对陌生的外来者充满了防备。但是作为祖国的花朵的高中生们,思想可比他们单纯的多,接受能力也比他们高的多。

  然而眼下,高三一班的班主任也感到很为难。因为全班六十五个学生,已经有六十四个明确表示自己宁愿转班,也不愿意和转校生姜洋做同桌。盛夏作为高三一班的第六十五个学生,并没有做出明确的表态。

  直到班主任询问盛夏的意见,盛夏只是略微迟疑了一下,便不假思索地回了班主任的话,“我愿意。”

  自从盛夏同意和姜洋做同桌,到姜洋很突然地出现在高三一班的教室里,这中间足足有五天,也就是一百二十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让盛夏用来反悔。

  然而事实证明,盛夏已经错过了可以反悔的最佳时间。

  “这谁呀,这么讨厌。没长脑子还是没长眼睛,不知道别人正在睡觉吗?”

  一声巨响之后,教室里恢复了短暂的安静。但是很快,被恼人的撞击声吵醒的学生们,便开始发出愤怒地抱怨。

  抱怨声和咒骂声从教室里的各个方向传过来,同学们一个个睡得头昏脑涨的,在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全部从书本堆里扬起了红白交错的脸来。

  等到他们看清正站在教室的门口,如一座雕像般一动不动的男生的时候,瞬间,他们仿佛大侦探福尔摩斯附身一般,立刻心领神会地禁了声。

  按照“向日葵一高”的传统,每个班级教室的后面,正对着讲台的那面墙上,都会贴着本班所有学生的照片,俗称“照片墙”。

  照片的下面是相应学生的名字,以便万一学生在学校里出了什么事情,学校的相关部门可以在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情况下,在需要挨个班级核查的时候,可以具体到个人。

  虽然高三开学一个星期以来,转校生姜洋是第一次露面,但是高三一班的学生早就从教室后面的照片墙上看到过姜洋的照片。

  所以大多数学生,几乎一眼就认出了站在教室门前,苍白着一张脸如一具尸体一样一动不动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人还没出现,就把高三一班弄得鸡犬不宁的姜洋。

  不知道是姜洋本身自带一种高冷的强大气场,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有那么一瞬间,除了盛夏之外,高三一班几乎所有的同学都不约而同地感觉到有一股冷风,通过大敞开的教室门,自姜洋的四周汹涌而来。

  猝不及防的冷气流,让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时值九月,天气虽然不似七八月份那般炽热难当。但是中午时分,普遍穿着短袖的同学们,还是要开着风扇才能睡得着觉。

  所以,刚才那股自姜洋的身边,陡然间流窜进教室里的诡异的冷风,会不会只是大家的一种幻觉呢?或者是同们的心理作用在作祟,又或者是少年人大开的脑洞在明晃晃的太阳下面起来作用?

  大热天的,透彻骨髓的冷风,有可能存在吗?

  热烈的太阳光把教室外面的世界照射的一览无余,睡蒙圈的同学们前一秒感受到的还是冷风,下一秒通过窗户吹打到自己身上的,仍旧是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热风。

  忽冷忽热的感觉,真的好诡异呢!一时之间,睡意全无。

  “你坐里面还是外面?”在全班学生的视线焦点都聚集到姜洋身上的时候,不为所动的姜洋直接无视他们或疑惑、或惊恐、或好奇、或含义不明的目光,径直走到盛夏的座位旁边。

  “都行。”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盛夏,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好吧。”姜洋没有多说什么,一屁股直接坐在盛夏旁边,靠近走道的那个空位子上。两条大长腿朝桌子底下一伸,一点也不客气地睡了起来。

  从姜洋闭上眼睛开始,总共不超过十秒钟的时间,姜洋清晰可闻的鼾声,很高调地向全班的同学宣告了这样一个消息:姜洋睡着了。

  有没有搞错,在别人正睡得七荤八素的时候大力推门,把别人吵醒。当把别人弄得睡意全无的时候,自己却心安理得得睡着了?

  睡就睡吧,还打呼。打呼就打呼吧,还打的那么大声。这小子故意的吧,这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几个意思,你小子几个意思?

  敢怒不敢言的同学们,一个个黑着一张脸,瞪视着睡得一脸安详的姜洋,五脏六腑都快气炸了。

  此时此刻,如果目光可以变成子弹的话,估计此时的姜洋早已经被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穿刺的千疮百孔了。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22/5272249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