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盛夏里的雨季 > 第11章 被套路了

第11章 被套路了


  “小洋子,要不要我把你弄出去?”阿明大致了解了姜洋被关进派出所的来龙去脉之后,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把人打伤了,小事一桩。如果姜洋不说,阿明还以为姜洋把人给打死了呢!谢天谢地,没死人就好。

  阿明说话的时候语气突然调皮地像个小孩子,明亮的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姜洋,征求姜洋的意见。

  “怎么弄出去?”姜洋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黄毛小子阿明。虽然阿明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办法,但是据姜洋对阿明的了解,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阿明肯定是想用钱来解决。

  “这个简单,交给我来办吧。”阿明一双机灵的眼睛闪烁着年轻人特有的活力和光芒,心中早已经有了打算。

  “说具体点,也好让我学习学习。”姜洋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

  “你知道的,有钱能使鬼推磨。你的情况不严重,只要给点好处,就不信他们不立马放人。”阿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答。

  “去你的,出的什么馊主意。我还以为你有什么高明的办法呢,原来还是以前惯用的伎俩。”姜洋抬手把吃了一半的鸭腿朝阿明扔过去。奈何阿明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

  “我这种情况顶多就是年轻人之间的打架斗殴,对方又没有伤的很重。我既没有杀人,也没有放火,警方立不了案,顶多关个一天,他们就会乖乖地把我放出去了。”

  “再说了,如果我想用钱解决这件事情,还用得着你来代劳吗?从小到大,你花的哪一分钱不是我给的?亏我花了那么多钱让你出国读律师专业,连最多只能拘留二十四个小时这点常识都没有,看来我的钱算是白花了。还钱,把我这些年给你交的学费连本带利地还给我。”

  平时沉默寡言的姜洋,一见到相依为命了十七年的阿明,话不知不觉就多了起来。

  “你怎么这样,我也是想让你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所以一时情急才出此下策的。此时不走更待何时,难道你还真打算留在这里过夜不成?”

  阿明一脸嫌弃地四下里打量了一下空荡荡的房间,陈旧的装修和冷清的气氛让人倍感凄凉。

  “我才说你两句,你就觉得委屈是吗?”姜洋瞥了阿明一眼,语气微微软了一些。

  “没有。”阿明赌气般地回答到,脸转向一边,不再看姜洋。

  “时候不早了,你先找个旅馆睡一觉吧,我们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姜洋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带着一种不容商量的坚决。

  “我还是留下来陪你吧!”阿明终于肯重新看向姜洋。

  “这里只有一张凳子,而且已经被我占用了。现在没有多余的地方留给你,你还是快离开这里,别妨碍我睡觉。”姜洋吃饱喝足之后,马上翻脸就不认人了。

  “哼,你想坐在凳子上睡,就坐在凳子上睡吧,我看你睡不睡得着。走就走,过河拆桥的烂人。”这一次,阿明确实感觉到自己受了委屈。

  从小到大,好像都是阿明需要姜洋,而姜洋似乎从来都不需要阿明。这种不被人需要的感觉,真的非常非常糟糕。

  清冷的房间再次安静下来,阿明离开了派出所的拘留室,黑暗的房间里再次只剩下姜洋一个人。

  和教务处的小房间比起来,拘留所里的小房间似乎更舒服一点。不仅空间比教务处里的小房间大了许多,而且拘留所房子的顶层还有一个用厚厚的玻璃封锁住的天窗。

  最重要的一点是,在拘留所里,姜洋不用再面对张开闭口就是钱,说起话来喋喋不休唾沫横飞的大胡子了。

  “和我谈钱,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钱,我们总共才接触了三天。连认识都算不上,我们真的没有那么熟。”

  姜洋在心里默默地回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如果当时阿明在场的话,估计他会毫不犹豫地说出上面那些话来。

  姜洋不仅有钱,而且还舍得花钱。在找到星月之前,为了不给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姜洋也愿意破财消灾。

  赔医药费就赔医药费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更何况李扒皮和李强两个人确实也遭受了病痛之苦,姜洋并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

  然而当大胡子说到要姜洋赔李强和李扒皮的精神损失费的时候,若不是姜洋还有理智,他真恨不得打得大胡子满地找牙。

  会不会说话,会不会说话?“精神”这个词用在李强和李扒皮的身上,简直是玷污了这个词的含义。

  如果大胡子换一种说话的话,姜洋到不介意再多拿出一些钱出来。但若是以赔偿李强喝李扒皮两个人的精神损失费为由,让姜洋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钱来,整个事情的性质就变了。

  那样一来,姜洋就真正成了做错了事,理当要付全责的那一个。而李扒皮和李强者两个始作俑者,却可以得了便宜还卖乖。

  真是太过分了,这种话亏大胡子夜说得出来。是可忍孰不可忍,忍无可忍则无需再忍。就这样,大胡子和姜洋在教务处内部小房间里的密谈宣布彻底失败,姜洋再次被学校开除。

  姜洋被学校开除之后,就意味着姜洋和向日葵一高不再有任何的关系。就在姜洋走出教务处的门,离开向日葵一高两个小时以后,没有得到任何便宜,心有不甘的李强拨通了110的电话。

  ……

  “你是姜洋吗?”

  “我是。”

  “有人举报你打架斗殴,扰乱社会安定,请和我们走一趟。”

  红河镇的红河边,两个身穿警服的彪形大汉,一左一右地控制住姜洋,非常粗鲁地把姜洋丢进警车的后坐上。

  盛夏躺在宿舍的床上,百无聊赖地拿起手机随便翻阅着学校里的论坛。翻着翻着,一个成语和成语后面的注解轻易地吸引了盛夏的注意力。

  身不由己:什么叫身不由己,就是当年想要停下来,甚至想要回过头去看看的时候,眼下发生的事情却像是一致冰冷有力的大手一样,推着你不得不前进。

  ……

  姜洋抬起头,就可以看见满天的星光透过天窗洒落进来。温柔清冷的光线涂抹在姜洋棱角分明的脸上,让姜洋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自己曾经四处流浪,风餐露宿的那些日子。

  这些年,现实的生活告诉了姜洋一个道理:如果自己不想被别人欺负,就要努力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如果自己不想挨打,就要确保自己的拳头比别人的硬。

  打来打去,十几年的时光就那么悄无声息地流逝而过。姜洋在打人与被打中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以至于至今他依然没有找到“星月”的下落(星月是曾经生活在姜洋这颗不明星球上的,唯一的那个小女孩的名字)。

  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年龄在逐渐增长之外,在和别人打架的时候,拳头应该用多少力,姜洋的心里多少也有了点数。

  尽管有的人渣需要狠狠地被教训教训,但是失手打死人是姜洋很担心的事情。没有星月在身边,姜洋的人生是空虚无聊的,所以他对生命并没有太多的眷恋。

  只是在没有找到星月之前,他尽量不能让自己惹祸上身,更不能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死去。

  李扒皮伤的很严重,腿脚的某些部位发生了粉碎性的骨折。这样的结果,并不让姜洋感到意外。

  因为当李扒皮用尽了吃奶的劲给姜洋的小腿处来一脚的时候,姜洋虽然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但是却清楚地感知到了李扒皮那一脚的力度有多大。

  如果是一般还没有发育完全的小孩子挨了李扒皮这一脚的话,估计就算不残废也得卧床小半年。然而李扒皮娇纵嚣张了大半辈子,老了老了却遇上了姜洋,只能说算他倒霉。

  姜洋的身体虽然不是铜筋铁骨,但是胜似铜筋铁骨。李扒皮用多大的力度踢在姜洋的腿上,李扒皮的腿脚就会收到相应的反作用力,而且没有任何缓冲的余地。

  打个比方,李扒皮抬脚用力踢姜洋,就和李扒皮抬脚用力踢一块大石头一样。

  以自己凡夫俗子的血肉之躯用力去踢一块硬邦邦的大石头,其结果会怎样可想而知。

  气急败坏的李扒皮用尽全力给姜洋来了那么一脚,本来是想要给姜洋来个下马威,让他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的。可是万万没想到,最后却自食恶果。

  李扒皮伤的越重,只能说李扒皮对姜洋下“毒脚”的时候,用的力气越大。所以归根究底,李扒皮会躺在充满刺鼻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而且颜面尽失,纯属他自作自受,活该。

  然而李强会在挨了姜洋一拳之后,当场口吐鲜血,脸色煞白,完全一副病入膏肓命不久矣的样子,却着实出乎姜洋的意料之外。

  姜洋还手的时候是有分寸的,姜洋很清楚自己使出的力气不足自己全力的十分之一,也就够把身高一米八左右,体重将近二百斤的大胖子李强打倒在地的。

  然而摆在姜洋面前的一幕却很戏剧性,李强被打倒了,李强脸色煞白,李强口吐鲜血……

  这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早知道李强这么不禁打,姜洋才不会动他一根手指头。

  又或者说,李强会不会是在演戏,姜洋有没有可能被套路了呢?

  夜色越发的浓重了,但是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有一些人因为一些或大或小的事情,夜不能寐。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22/5250608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