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掌家商女不愁嫁 > 第二十二章 卯时即起!好难啊

第二十二章 卯时即起!好难啊


  第二十二章卯时即起!好难啊

  自己去猜肯定是猜不到的,还是轻叹道:

  “也就是我写不好字。要是写得一手好字,在这里题个名,留个诗什么的,那才好呢!”

  丁香也就接嘴道:

  “呵呵,小姐,你是不是想学写字了?以前二小姐总说什么诗画不分家。让你学,你是一样都不肯学,每说学画画,学念诗,你就说不舒服了。说你头痛了。好几次害得我们还以为是真的呢!”

  商若男不知道以前的这个商若男是这样的,一个惯于逃避的人。这可和自己的性格不合,自己就是被那种什么都要靠自己的生活环境给逼得努力向前的一个人。

  听得丁香这么一说,也只有笑笑道:

  “那是以前了,以后不后了。我要学的东西太多了,你们也要跟着我一起学哟。我经过这个病后,我明白了,我长大了,不能再事事靠着姐姐们和爹娘了。”

  这么懂事的一系话,听得丁香和芍药都是热泪盈眶了。要真是这样的话,以后小姐可就好侍候了。

  聊是聊,但这画上的墨还没干,只能等了一下了。丁香去打开一边小书柜下面的一个柜子。从柜子里拿出来一个精致的小盒子,然后再打开,里面装的都是一些小物件。打开一看,和一个玉佩,一个看上去黑黑的一长条的东西。

  丁香拿出来递给商若男。商若男接过手来,原来是印章,自己还真的有印章呢。只是一看这个材料就不一般,墨玉啊。

  商若男接到手上,翻来翻去的看看,这种烛火的灯光下看不清楚上面是什么字。看来只有先试一下,然后轻轻在一张纸上按了一下,什么都没有。

  一边的芍药扑哧一下就笑了,但可能又觉得笑话小姐似乎不太好。又收住了笑,上前道:

  “小姐,你这个印章可是还没用过的呢。上面没有墨啊,怎么能印得了。”

  然后伸出小手。轻轻的拿过那印章,另一只手拿起一只笔,轻轻的在印章下擦了擦。道:

  “你现在试一下。”

  商若男伸伸舌头,再接过来印了下去。

  啊!不是字?是花!

  商若男有点呆呆的看着那个花印。丁香和芍药也凑过来看看道:

  “我觉得比二小姐的那个要好看些。”

  芍药点点头。

  “姐姐们都有?”

  商若男不得不问道。

  “当然啊。这是老爷得来的一块很大的玉石,让人做成了这些印章,夫人喜欢花,就给你们七个七种花的图案啊,你看看,你这个花的中间,可是有四个小花辨,就是你的印章。大小姐的是一个圆珠样,二小姐的是两根花须,三小姐的是三根花须,你的是四个小花辨。五小姐的是五根花须。就这样排下去的。”

  商若男点头道:

  “那你刚才说我有印章,就是说这个?”

  轮到丁香有点疑惑了,道:

  “对呀。”

  好吧。商若男想了想后道:

  “这个印章还是先放起来。这个图干了再说,你们先去睡吧。我再坐一会儿。”

  “不行,小姐,你这身子才好一点,不能熬夜的,早点睡吧。明儿你还得做那个什么染布的事呢。”

  丁香看来是个强硬派的丫头。敢和小姐反着来。

  商若男想想道:

  “好吧。睡吧睡吧。”

  顺了两个丫头的意,在两个丫头帮助下,终于是躺在了床上。可是躺下了,却是睡不着。瞪着眼睛在想,明天,明天我该做什么?我能做什么?染布的事。我该怎么开头啊!

  也可能是这个身子差的原因吧,还在想中呢,不知不觉的就睡过去了。第二天一大早,就被丫头们叫醒起来:

  “小姐,小姐,醒醒,该去给夫人请安了。”

  翻个身还想睡的,但一听到请安两个字。商若男顿了一下,然后猛的坐起来。睁眼看看,还是黑的,难道我没睁开眼?再用手揉揉,再睁眼,还是不亮,只有点点昏昏的灯光啊!怎么这么早就叫人起来了?

  “现在.....什么时候了?”

  商若男生生的把‘几点了’几个字给吞了下去,才问出个什么时候了。

  “小姐,卯时初了!”

  卯时是什么时候?

  被窝里的小手掐掐指,还迷糊的小脑袋缓缓的转起来:

  ‘子,丑,寅,卯!卯时!才五点啊!’

  “碰”

  商若男又倒下去睡了。这么早起来干什么?一天又不读书又不赶上班了。坚决不起来!

  刚看到小姐坐起来了,丁香就转去拿个衣服的时间,怎么就又倒下去了?丁香有些无奈了。又上前叫道:

  “小姐,小姐,不是说好了要去给夫人请安么?”

  “我再睡会儿去。”

  “小姐,大小姐几个都会这个时候去啊,这是请安的时候啊!”

  “人多,挤,我中午去!哎呀,别吵,我要睡一会儿!”

  说完,商若男伸手把被子一拉,把头全盖了起来,伸手一个手摇摇,意思快走。

  丁香有些气结,这个小姐,昨晚还说长大了来着,怎么睡一觉就变了。不起来就不起来吧,回头还是跟大小姐说一声。要是天天她都这么不起来。那别人会说是个懒小姐了。还是奶娘在有办法。可是奶娘这一走也有近十天了吧。怎么还没回来?

  丁香和芍药看看被窝里的那一坨,是叫一坨,因为她怕人再来叫她,自己卷了被子不说,还蜷起腿。那就成了一坨了。两个丫头是没办法,只能转身先各做各的事吧。反正现在四小姐还属于养病的时候吧。虽说看上去身体好些了。

  芍药看看打来的热水,怕等小姐起来都冷了。还是先把其他的准备的事做好。

  刚转出内室的那个屏风,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芍药迎了出去,是六小姐望兰来了。六小姐不是和夫人住一起么?现在该向夫人请安的时候了。怎么倒过来到这里来了?

  还没行下礼去,就听到六小姐的奶娘徐氏在后面叫着:

  “我的小祖宗,等一下四姐就过来了,你这不是折腾么?”

  “给六小姐请安。”

  芍药忙行了个礼。

  “起来起来。四姐起来了吧?”

  芍药有点尴尬的说道:

  “四小姐...四小姐昨天可能是跑来跑去有些累着了。昨晚有点不太舒服,所以还没起来。奴婢正要去给夫人那说一声呢。可能四小姐要晚点去请安了。”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21/5232113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