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三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

第三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


  “唷,孤胆英雄回来了,”李大头停下正准备往下扔的水壶,阴阳怪气地说,“来得正是时候,要不您来开这个头,都候着呢。”

  时寒懒得搭腔,拿起脸盆和毛巾准备往水房走。

  李大头肥大的身躯抢先一步拦在了宿舍门口,摇晃着大脑袋说:“怎么着?怂了?”

  忍了他四年的小肚鸡肠,不妨再忍他最后一天。时寒折返身,把脸盆朝书桌上一放,顺势坐在了凳子上。

  李大头不依不饶地凑到面前吐沫横飞,鄙夷的说:“你不能耐吗?怎么,怕你的刘叔叔罩你不住。”

  时寒说:“李大头,我现在没心思和你吵。”

  李大头把水壶噌地放在桌上说:“老子今天心情不好,你把这个水壶扔下去,或许我一开心就没你事了。”

  时寒反唇相激,说:“预备党员、内务标兵,该拿的你都拿了,不该拿的你也拿了,有什么好不开心。实在不开心就练练你的花式叠被,让你的标兵名正言顺些。”

  李大头被激怒了,说:“放你娘的狗屁。老子的内务标兵靠的是真本事,你算什么东西?”

  时寒的手刚伸向脸盆,李大头就动作麻利地抢过了搭在脸盆上的毛巾,说:“来,哥帮你擦。哟,太干了。呸,呸,哥给你兑了点水,自己擦吧。”

  李大头见时寒一动不动地坐着,顺势把吐了口水的毛巾扔回脸盆里,丝毫没有察觉出时寒正在升腾的怒气。“嘿,大伙都瞧瞧,这怂包,筱雅看上他哪点了?难道看上他干爸干妈多?”说完发出一阵夸张的哈哈大笑。

  宿舍里几个马屁精,附和着假笑了几声。一听有人附和,李大头更来了劲,继续说:“小子,你别牛。再多干爸干妈,你也是没爹没妈的野路子。”

  时寒从凳子上蹭地站了起来,吓得李大头倒退了两步。时寒压住眼中的怒火,两只手紧紧捏成了拳头,俯视着李大头,说:“我警告你,别骂我爹妈。”

  几个马屁精凑了过来,站在了李大头一边。李大头仗着自己人多势众,松开护在胸前的两只肥手,得意地说:“你爹妈是谁都不知道,还不兴人说。我就骂了,怎么着?没爹没妈的野货!”

  时寒积聚了四年的怒火彻底爆发了,前冲一步,一记直拳正中鼻梁,打得李大头七荤八素。没等他反应过来,一记有力的右勾拳接踵而至。李大头哐当一声撞在床栏上,软软地滑倒在地。这时候,那些马屁精都成了看客,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时寒克制住再踹他两脚的冲动,紧握双拳,怒视四周,大声喝道:“来呀!有本事都来呀!”

  李大头几乎是哭着给他妈打的电话。

  一个小时后,李夫人,李大头的妈,京南市“三号夫人”黄晴就冲进了校长办公室,不分青红皂白,就兴师问罪道:“张校长,我想问问,明天就毕业了,今天发生这样的事,学校管不管?”

  张校长顶着一头花白的头发,字斟句酌地说道:“你先喝口水,消消气。这事学校肯定管。我也是刚刚得到消息,总得给我点时间吧。”

  黄晴看了一眼手上银晃晃的手表,说:“好。两个小时够不够,你给我一个答复,否则,我看得好好查查学校的教学质量。”说完,也不管张校长满脸难色,一屁股坐下,喝起了茶。

  碰上这么一位惹不起的主可如何是好。张校长急得连连踱步。校办主任进来一阵耳语,张校长紧锁的眉头才有所松开,对着黄晴说:“据校医院反馈您儿子的伤都是皮肉伤,还好没伤到骨头。”

  话音未落,黄晴就跳了起来,连珠炮式的责问道:“老张,什么意思?皮肉伤不是伤,就不用管了是不是,学校就没责任了是不是,打人的该毕业还是毕业是不是。”

  “不不,我不是这意思——”张校长连连摆手。

  “行行行,我不听你废话,你给个准话,这事怎么办?”

  张校长透过厚厚的老花镜片,看到大队长和中队长进来,仿佛看到救兵一般,赶紧迎了上去。

  黄晴撇了一眼,说:“诶,我说老张,有什么事不能明面说,作为受害者的家长,我有权知道情况吧。”

  张校长犹豫一阵,对着两个队长说:“刘鹏你说。”

  “时寒……”刘鹏欲言又止。

  张校长急得白发微颤,催促道:“都什么时候了,看看情势,该说就说。石生,你说。”

  “时寒……时寒不见了。”

  张校长和黄晴几乎异口同声道:“什么,不见了!”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233760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