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四章 据说是警察遗孤

第四章 据说是警察遗孤


  “这…这…”张校长急得连抹了两把额头的汗,又转向黄晴,“这…不见了。”

  “行,你们真行。我儿子还在医务室躺着呢,凶手不见了。”

  刘鹏听着凶手二字很是刺耳,熬不住说:“你可能还不太了解情况,两个孩子都有错,要论起理来——”

  黄晴毫不犹豫地打断他道:“你是哪冒出来的大头兵呐,论起理来怎么了,你说呀。打人还有理了,来来来,今天你给我说个一二三。”

  黄晴盯着刘鹏看了一阵,微蹙眉头,说:“噢。想起来了,你就是被踢出公安队伍的什么鸟来着?”

  “少说两句。”张校长暗拉了刘鹏一把,摁住了他上脑的血气,“您看时候也不早了,您是不是先回去休息,我连夜安排人详细调查了解,您意下如何?”

  “我意下不如何”,黄晴捋了捋贴身的旗袍,重新坐了下来,“我在这儿坐等。”

  “可现在一下子也找不着那孩子。”

  黄晴冷哼一声,说:“他是京南人吧。”

  张校长从嗓子里发出一个奇怪的声儿,算是默认。

  黄晴身子往后一靠,架起二郎腿,说:“那更好办,叫他父母马上来。”她看着张校长三人面面相觑,开始面露愠色,“你们该不会到现在没通知吧。”

  “好啊!袒护,包庇。”黄晴拿出手机,连连摆手,根本不听张校长解释,“老李,儿子被人打了,你管不管。别跟我说秘书,秘书不是他爸。”

  张校长语无伦次地继续辩解道:“这孩子真没家长,别说家长,亲戚都没一个。据说是警察遗孤。”

  “据说?”黄晴忍不住哈哈大笑,“真是荒谬绝伦,我看京南公大划给民政得了。”

  她看了看张校长的一脸囧相,得意地说:“那现在是等老李过来派人,还是劳烦你们再找一找?”

  “您放心,校办已经安排了”,张校长接着低声问道,“我们是否可以去商量研究一下……”

  看黄晴不置可否,自顾自喝茶。张校长带着石生和刘鹏转身去了隔壁党委会议室。

  一进会议室,刘鹏就冒出了一腔火,说:“看她那德性,什么玩意。”

  张校长沉下脸,重新摆出校长的威严,说:“少说几句没人当你哑巴,自己屁股上烧着炭呢,有心思管人家是非。”

  刘鹏对顶道:“管人家是非,她都骑到头上来拉屎了,京公大在她的烂嘴里成什么了?你这校长又成什么了?”

  “拉了屎,就能了事,我倒乐意。这屎掉不到你头上”,张校长彻底黑下了脸,顿了顿说,“说说时寒吧,谁先说。都不说是吧,那我说。我建议给他严重警告。”

  “严重警告?这……”石生本不够资格发表意见,但作为中队长他必须站在客观公正的角度,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不同意,李宗泽有错在先。”刘鹏明确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你不同意,人家还不同意,她那样子能善罢甘休吗?”张校长压着声音,但还是掩不住焦急。

  他看刘鹏和石生不接话,继续说:“这不商量呢嘛,那你说怎么办?现在连个人都找不到,说起来我们学校是怎么管理的?一级级闹上去,你想过后果吗?”张校长颇有语重心长的味道。

  刘鹏顶道:“你是校长,当然可以站在高处唱高调。我只是队长,得对自己带的学生负责。”

  张校长听得不是滋味,说:“刘鹏,你什么态度。噢,你眼里就时寒是你要负责的,你可是个大队长,不是他时寒的家长。”

  刘鹏心头一震,耿着脖子说:“时寒打人,我有责任,人不见了,我错上加错,责任我来扛。要开除就开除我。”

  “你扛?滑稽,荒谬。你扛得住吗。你以为你是谁。孙猴子,还是如来佛”,张校长看刘鹏不为所动,气上心头,继续说,“别以为我不敢,当年你是怎么来京公大的,几十年摸不了枪,上不了阵,还不够痛醒你嘛。”

  刘鹏昂着的头低了下来,深深吐出一口气。

  张校长缓和语气,说:“你有责任,你是英雄,石生呢?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你也为他考虑一下吧,难道让他也跟你一样。我老了,你们都还年轻。”

  石生心中不落忍,毫不犹豫地说:“我愿意一起扛。”

  张校长说:“扛什么?你也跟着这个倔货一起抽疯,你以为扛大米,左手扛,右手放,那是污点,跟你一辈子。”

  石生跟着说:“时寒更年轻,何况总得对得起死去的同志。”

  “张校长。再难我刘鹏也没求过人,今天算我求您一次,您怎么处分我,要我做什么我都认。求求你。”刘鹏的话句句发自肺腑。

  “我说,你还真把自己当他的家长呐。别求我,要求去求黄晴,只要你摆得平,给他时寒记功我都愿意。”说完,张校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会议室。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233198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