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十一章 借卷风波

第十一章 借卷风波


  “时寒。”

  “筱雅?”

  时寒走进档案室,瞬间就愣住了,筱雅倒是平静,仿佛一瞬间回到了京公大。她的小卷发烫直剪短,配上一身警服,显出精干的职业范。

  “你怎么…他们都说…我以为…你去了京金。”面对突如其来的筱雅,时寒突然有些语无伦次。

  筱雅微微笑着侧头看他,说:“我言出必行。”

  时寒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但他不习惯这种亲近,不只是对筱雅。就像大队长,几次三番对他的关照,在时寒看来不过是因为李满福带他去认的门。他对这个队长并无好感。

  面对筱雅的语无伦次,也仅仅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漫不经心地提到借卷。他下意识觉得这是在求人,想到求字他总会不自然地气短三分。

  他看了看筱雅,尽量平淡地说:“头发挺精神的。”

  “老家理的,”筱雅脸上飞过一丝红晕,腼腆一笑说,“回去了一趟,迟了一个月,晚上有空吗?一起吃饭。”

  “我想借份案卷。”

  筱雅一时楞在原地,马上又反应过来,坐到电脑前说:“什么案卷?”

  “我不想跟队长报告,”时寒犹豫一阵,补充说,“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筱雅刚平静下的脸又一阵火热,重复一遍说:“是什么案卷?”

  时寒却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有什么不妥,说:“好多年前的一次缉毒行动。”

  筱雅忍不住笑着说:“全局案卷都在这里,缉毒行动一大堆呢。”

  “死了十个人的一次行动。”

  这么重要的一份卷宗,筱雅放到键盘上的手重新缩了回来,说:“你知道,我刚来——”

  “不行就算了。”时寒转身出了档案室。他本来就只是来试试,如果不是筱雅,他或许一进档案室就会打退堂鼓。但因为她是筱雅,他原本抱有的那么点希望,此刻却让他很失望。

  时寒回到办公室,看着大家都忙得热火朝天,他却无事可做,大队长面上客客气气,实则故意冷落。既然是李满福带来的,他就和李大头享受着同样的待遇。他很想站起来,大喊一声“死了十几个人的缉毒行动谁知道”,或许会有人知道,或许会当他是个疯子。但肯定很快会传进某些人的耳朵,比如李满福,这样一来刚刚打开一点的门势必嘎然闭合。

  李大头倒是悠哉游哉,他那座位十有八九都是空的,三天两头往档案室跑,回家也不再怨声载道,反而回头劝起他妈来,缉毒队简直被他说上了天。黄晴只要宝贝儿子开心就好,哪怕扫厕所她都没意见。

  只不过这些李满福一一看在眼里,熬不牢就骂他两句,引发和黄晴之间的爱子保卫战,有时还会上升到相当的理论高度。一开始,李大头也乐得他们争,争多了他悟出一个道理,越争他越是一文不值。于是他开始不时插嘴,偶尔还会面红耳赤地站在黄晴这一边。

  时寒慢慢发现,这个浪荡子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没心没肺,他也有闲的难受的时候,有时一个人唉声叹气感慨还是学校好,有时会主动跟队长讨点事做。当然,队长都是分派些既不危险又毫无技术含量的工作,还故意夸大难度,对他大加赞赏。这时,他也会脸上乐开花,昂着头从时寒面前走过。

  这段时间,时寒明显感到李满福叫他比叫李大头要多起来,说的话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内容,倒更像一个长辈对晚辈的教诲和关心,这倒附和他李满福喜欢说教的风格。时寒对此并不领情,他不喜欢把时间浪费在不三不四的事情和不痛不痒的对话上。而李大头在乎,每次从李满福那里回来,李大头看他的眼神都会有些异样,不那么明显,却尽在其中。

  时寒现在最关心的,就是那次行动和那份卷宗。他先后又去了档案室几次,有时候筱雅在,有时候是个大妈,但他都没能再说出口,难为人的事他实在没法启齿,他更希望筱雅主动提出来。但她没有,这让他的心在变冷。都是骗子,都是谎话。所以筱雅约他吃饭,看电影他都一概回绝了,索性也不再去档案室,看见筱雅他老远就绕开了。

  就在他为这件事烦恼不堪的时候,筱雅主动找到了他,神神秘秘地把他叫到了单位对面的小公园。如果不是因为筱雅说有重大发现,他是绝不会跟她来这里浪费时间的,在时寒看来这更像是小情侣谈恋爱的地方。

  时寒跟着她兜兜转转,只是因为这件事对他太重要了,但他并不对筱雅所谓的重大发现抱有多少希望。

  时寒看着平静的湖面说:“说吧,什么发现。”

  筱雅对他的直接了当有些意外,说:“你眼中就只有那份案卷?”

  时寒沉默不语,随手摘了一片叶子在手里揉捏着。

  “以前你躲我,现在还是躲我,为什么?”

  “我没时间跟你扯这些。”手中的叶子已被时寒捏地粉碎。

  “我以为我来京南,你会懂,你就是木头一块。”

  “是,我就是木头一块,没有灵魂的木头,死了的木头。我没资格也没功夫谈情说爱,”时寒冷冷地看着她继续说:“你骗我到这儿来就为说这些?以后别拿这些乱七八糟来烦我。”

  筱雅看着他六亲不认的步伐,心中五味杂陈。她违反规定擅自查阅了一大堆机密卷,白天不行她就晚上干,整整找了五个晚上。只不过是想找个地方,借着说事的名义,说说她的烦恼。而这木头却不领情,这么些时间,他都甚至没问过她在京南过的怎么样。

  如果他问,她会告诉他,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她迟到一个月并非回老家,而是去拿回派遣证。她会告诉他,她没有老家,她也是孤儿,也是警察遗属。她还会告诉他,她也在孤儿院受过欺负,她知道无父无母的痛。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217417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