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十二章 办公室里的哭声

第十二章 办公室里的哭声


  时寒躺在床上难以入睡。他自私,他无赖,他是骗子吗?他只不过是想搞清楚自己是谁。

  在时寒心中,生他出来的那两个混蛋才最自私,最无赖,才是天底下最大的骗子,所有人都得围着他们转。

  他起身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对面就是单位。房间是租的,京南的房价这些年飞速上涨,他无老可啃,自然也买不起房。每当夜里失眠之时,他都会在这里站上一会,这和爬上攀登塔一个道理。看看路上偶尔走过失落的人影,或者跑过的一只猫,默默感受那份孤独。他也会看深夜中依然灯火通明的办公楼,就像一个蚁巢节奏而机械地运转着。当然,更多时候到了凌晨他难以入眠,看到的就是一座黝黑森严的庞然大物。这里吞没黑暗,吐出一团祥和。

  案卷他已经拿到手,四下无人之时筱雅塞给他的,文件袋封装厚厚的一挞。筱雅给了东西就走人,表情出乎意料的冷淡,这反而让时寒觉得她没那么惹人烦了。下班后,他一直看了三个多小时。那不是一份缉毒的卷宗,是一次石场爆破事故的治安卷宗,整个案卷翻到底,没有一个毒字。他下意识觉得是筱雅弄错了,可又感觉这份案卷哪里不对劲,索性穿好衣服去了单位。

  他穿过空荡荡的马路,进到大院,直接拐上了楼梯,朝五楼走去。他很少坐电梯,不是紧急的事情,他基本都爬楼梯。他不喜欢一个狭小的空间,把毫无关联的一堆人捆到一起,要么没话找话,要么说得言不由衷,或者碰上领导马屁拍的鸡皮疙瘩掉一地。他有时也茫然,他不止一次听到背后的小声嘀咕。他不是圣人,没办法充耳不闻。

  感应灯一路亮到了五楼,一阵轻微的啜泣声随着走近,渐渐响了起来,直到在办公室门口停下,他才听出是李大头。

  时寒看了看手表,凌晨1点多。他在门口听了一阵,才犹豫着转动门把手,哭声消失了,李大头慌乱得擦了一把脸,低着头假装整理东西。时寒本以为李大头会无所谓的,大学这么多年也不是第一次看他哭。而李大头偏偏躲闪了,这让他尴尬,后悔开门进来。

  现在不说话才是避免尴尬最好的办法,时寒硬着头皮往前走。走过李大头身边,不小心把一只玻璃杯带到了地上,发出一阵玻璃刺耳的碎裂声,水伴着泡开的茶叶洒了一地。

  时寒看着一地的玻璃渣无法再继续沉默,尴尬地说:“对不起啊。这杯子——”

  “不值钱,还碍眼,早就该破了。”李大头看都不看一眼,哽咽的声音中带点怨气。

  时寒认得这只杯子。大二那年,李大头拿到了奖学金,李满福专程让秘书送来的,杯子上还刻着李满福的寄语“戒懒,戒骄,戒躁”,那天刚好是李大头的生日,大家狠狠“表扬”了一番他这个“李三戒”。李大头把这只“戒杯”一直从京公大带到了现在的单位。现在,那几个字已经随玻璃片分崩离析。李大头一动不动看着时寒把玻璃碎片打扫一净。

  时寒打开抽屉锁,拿出一只档案袋,准备离开。回转身,李大头两只红肿的眼睛正看着他,李大头马上又低下了头。时寒假装什么也没看见,走到办公桌前,给李大头倒了杯水,径直出了门。谢谢两个字在李大头喉咙眼打了个转又回到了肚子里。

  回到房间,时寒毫无睡意,打开书灯,在书桌前看起了案卷。案卷应该是筱雅从电子卷宗上下载打印的,还散发着墨粉和纸张受热后的独特气味,他一遍遍翻着,一页一页,一行行用手指着看,生怕漏过什么细节。他起身伸了个懒腰,窗外晨曦微露。他看了两遍,全案并无特别之处。也理当如此,如果案卷真有什么蛛丝马迹,二十多年了,还会轮到他嘛。不过,他还是怀疑,是不是筱雅搞错了。一阵倦意袭来,他就着衣服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闹钟都没能将他闹醒。叫醒他的是一阵急促尖锐的电话铃声。

  “队长,好,我马上到。”

  时寒从床上一跃而起,一脚踩进皮鞋,蓬头垢面就往单位赶。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216702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