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十四章 突然间的顿悟

第十四章 突然间的顿悟


  时寒倚着洗手台的门,看着李大头拿着硫磺皂疯狂得擦着手臂上的牙印,牙印的一圈已经被他洗的发白,就像李大头此刻的脸。时寒清晰地看到他拿着肥皂的手在发抖,随着倾注而下的水流抖得越来越剧烈。

  时寒不敢想象被咬的是自己,此刻会是什么心情。“我有艾滋”就像一句晴天霹雳,炸响在耳际,炸得他们发晕。没有谁有资格说一句,我知道你现在的感受,任何的劝说都是徒劳。

  李大头一把把肥皂扔进了洗手盆里,溅起一堆水花。他蹲在了地上,绝望得捂住了脸,水珠从指缝顺着手臂往下淌。突然爆发出一阵压抑已久的恸哭声,哭声中充满了对命运的无奈和绝望。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

  时寒蹲下身,拍着李大头的肩膀说:“大头,不一定的,他有艾滋,不代表你一定就被传染。”

  别说一个星期后出结果,李大头现在一刻钟都等不牢,他感觉天昏地暗,他不再是李大头,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他脑中只有两个字“艾滋”。一个星期不过是死刑和死缓的分别。时寒也觉得这话说得力不从心,默默陪着他。

  “大头…”

  李大头缓缓抬起头看着满脸关切的筱雅,落到他眼里却成了怜悯。李大头亮了一下的眼睛慢慢又暗淡下去。他腾地起身,几乎是盯着筱雅往后退。

  “不,我不需要怜悯,你们别可怜我,别可怜我…”

  “大头…”筱雅看着李大头仓惶而去的背影,那恐惧的眼神永远铭刻进了她的脑海中,她在李大头眼中似乎成了一个怪物。

  黄晴是在那天下午赶来的单位,李满福跟在她身后。无论她闹得多么出格,时寒都不会意外。可那天她却没有闹,甚至没有跟谁多说一句话,表现得格外善解人意。她站在趴在桌上啜泣的李大头身边,轻轻抚摸着李大头的头发,时寒从未见过那种眼神,悲、恨、爱、痛,读不懂的交杂。或许是母子连心,母亲总是能在别人茫然无措之时,就已猜到自己的孩子会走何去何从。“大头,妈妈都陪着你,永远陪着你。”黄晴从李满福身边走过,又冷冷地说:“不管怎么样,七天后再说。”

  七天时间仿佛过了七年,李满福一反常态天天来看李大头,什么也不说,和黄晴一样也是偶尔摸摸他的头,偶尔放包烟在他桌上,似乎不再避讳李大头就是他李满福的儿子,似乎要告诉所有人,你们得帮我看着他。

  时寒就是看着的其中一个,但人一旦心死任谁也看不住。这些天,李大头拼命向队长讨要任务,越危险越好,但队长并没有同意,直到李满福点头。李大头就像一根快要燃尽的蜡烛,拼命想释放最后的一丝光和热,只有在燃烧中他才能不会想到结果,不会想到未来的暗。开始时寒只是觉得他是在痛苦中自我折磨,慢慢大家都感受到了他的光和热,前所未有的。他要把一生错过的和还没来得及释放的都在一刻间燃烧一尽。

  七天后的结果,并没有时寒想象的那么美好。这天刚好碰上任务,除了时寒负责看着李大头,其他人都很忙,队长劝慰了几句后便匆匆离开了。没有什么能让扫毒的节奏慢下来。

  等大家都走了,办公室里突然安静下来,时寒看着李大头说:“大头,坚强些。”除此之外,他不知该说什么。

  李大头很平静,收拾着桌子说:“从没想过要当警察却当了警察。”

  时寒没有说话,他只需要当一个倾听者。

  “我爸一直是我的骄傲,可也是我的阴影,”李大头整理着为数不多的荣誉证书说,“从小到大,我最想要的就是他的表扬,可…你知道的,连那个杯子,“三戒“…不管我怎么努力,在他眼里我都是个窝囊废。”

  “大头,别这么说。”

  李大头继续自言自语说:“现在真成了窝囊废,他那无处不在的光环终于不用罩着我了,他再也不用担心丢他的脸了。”

  “大头…”

  “我知道,在你们眼里也一样,我的成绩永远都是四六开,他六我四。我不知道为谁在活着,”李大头说,“可你们不知道,我讨厌他为我安排一切,讨厌他什么都是他对,我逃不出来,我没办法。”

  时寒心中说不出的纠结,他想有人帮他安排一切,有人告诉他怎么走,有人站在他身后呵护他。只是他没想到,这些会成为李大头拼命想要摆脱的负担,甚至是永远抹不去的阴影。“我没有父母,但我想,父母所做的一切肯定都是为了孩子好。”

  “可我过的是自己的人生,他们凭什么要挡着我的路,哪怕是错,那也是我自己的选择。凭什么要以他们的对错为标准,凭什么连选择的权利都要剥夺,我不是他的附庸,我不会再需要他的表扬,以后再也不需要了。”李大头轻轻摩挲着那枚党徽。

  李大头说得平静,却在时寒的心中激起千层浪。他不知道李满福听见会作何感想,是怒还是悲。

  李满福靠着墙,深叹一口气,转身离开了。

  李大头是在深夜里跳的楼,那天下着磅礴大雨,时寒隔着雨幕看着对面的办公楼,他似乎有预感会发生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楼下就围起了一大圈警戒带,地上的雨水夹着血色,在地上映出不规则的图案。李满福和黄晴一夜之间似乎老了许多。频频响起的“节哀”,反而让两个人更为哀痛。

  李满福冲进了审讯室,时寒加上另外两个民警都没能拉住,他抬手就是一拳,抬腿又是一脚,高三胖连着凳子摔倒在地。他赖在地上,先是哈哈大笑,接着马上开始耍无赖。

  李满福狠狠瞪着他,说:“我叫李满福,记住我,高亮!”转身带起一股风,一个肃杀的风。留下高三胖安安静静地坐着。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214345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