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二章 不是谁都有选择生死的权利

第二章 不是谁都有选择生死的权利


  时寒的顾虑并非多余,高亮在一次外出辨认现场时成功脱逃,可似乎并没有人关心这次脱逃,在一番搜捕之后,不过是把归案的高亮再次添加到在逃人员名册。而于队长和时寒而言却并非这么简单,事后他们反复回忆,不管是从队长抽的烟还是之前吃的饭,喝的饮料,都找不出蛛丝马迹为什么会突然沉沉睡去。

  在失误面前,任何的辩解都是苍白。队长负主要责任,限期调离缉毒岗位,走的那天时寒看他怒气冲冲地奔着李满福的办公室而去,却又心平气和地收拾东西走人,接替队长的是石生。

  老队长在缉毒队颇得人心,正在大家都为他报不平的时候。石生回来了,但早已物非人也非,他在缉毒队并不受欢迎。李满福简单主持了交接,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新队长,老革命。各就各位,一切照旧,我不想听到任何不和谐的声音,今天开始缉毒工作由老石全权负责。”这话既是说给大家听的,更是说给时寒听的。

  时寒一直怀疑高亮的脱逃不是一次简单的意外,车子爆胎,电话求援,他、队长还有驾驶员三个人同时昏睡,一切都看似偶然又必然。时寒的眼睛慢慢盯向了李满福,知道接替的是石生那一刻,他确信这一切更和他李满福脱不了干系。

  时寒没有找李满福,而是在交接式之后直接找了石生。他开门见山说:“石队,高亮的脱逃有问题。”

  石生合上正在翻看的一本花名册,看着他并不说话。时寒把自己的怀疑又说了一遍,接着强调说:“如果一切都是巧合,未免太巧了,我认为这更像一个预谋。”

  石生双手揉着太阳穴,思索了一阵说:“什么预谋?”

  时寒不假思索地说:“让高亮脱逃啊。”

  石生否定说:“我不这么看,我倒觉得你们工作失职,你也一样需要受罚。”

  石生马上进入队长的角色,让时寒有些发愣,说:“罚我我认,但这是就是有问题。”

  石生沉下瘦消的脸,说:“从今天起你停止办理一切缉毒案件,你可以选择调离缉毒队,当然也可以选择继续在缉毒队打杂,不过核心的资料,我回吩咐内勤,你一概不准接触。”

  石生一副公事公办,屁股决定脑袋的样子,让他心寒,失望地说:“我只想办好案子,干好工作,有这么难吗?”

  石生不置可否,低头重新打开了花名册。

  时寒不禁倔气上涌,说:“就算当个摆设,我也要摆在缉毒队。”

  等时寒气冲冲离开缉毒队,李满福把石生叫到了办公室。李满福比上次见面时老了许多,两鬓几乎全白,额头的皱纹又深了几分,中年丧子,黄晴又不知所踪,石生不禁悲伤心头。

  见石生进门,李满福勉强挤出一丝笑,说:“石生,这次来得急呀,搞得我措手不及。”

  石生没有坐下,如果上次是以兄弟的身份前来拜访,那这次他是以一个下级的身份前来汇报。他站着说:“是太过仓促。”

  李满福招呼石生坐下,顺势并排坐在一旁沙发上,明知故问说:“时寒准备怎么处理?”

  石生说:“我听你的决定。”

  李满福用手指了指石生,呵呵一笑说:“你我什么时候这么生分了。你这次来,毫无征兆,那么对时寒恐怕也有定论吧。”

  石生不在遮掩,直说道:“调离,或者空挂。”

  “这未免太残酷些了,”李满福似乎是在说时寒,又似乎在说自己,想了想继续说,“给他个处分,让他接着干行不行?”

  石生摇了摇头。

  “没有转圜的余地?”

  石生说:“没有。”

  “不能缓一缓?”

  石生仍是摇头,他心中想说我提醒过你,大头的教训得吸取。可他终是没能说出口,这话对李满福来说太过残忍。

  李满福刚开口想说什么,桌上的红机响了起来,他立马接起电话,脸上浮出敬畏的神情,嘴里连连应允保证。放下电话,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石生,心有不甘地说:“石生呐,照你想的办吧。”说完,他一屁股坐到了沙发椅上。石生临出门前,李满福又补了一句说:“缉毒你全权负责,不用向我请示汇报。”说完整个人似乎都软了下去,看上去像个风雪残年的老人。

  石生蠕动嘴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连问候关心的话突然也说不出口,他知道此刻李满福心中一万个不乐意,毕竟这事是他石生不地道。不管他们谁的算盘打得更响,他相信都不是为自己而打。

  回到办公室,石生拿出另一部手机,拨通了刘鹏留给他的那个号码,电话通了但很快又被挂断了。刘鹏再打过来的时候,已是凌晨两点。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210631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