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六章 你不懂孤儿的痛

第六章 你不懂孤儿的痛


  那个梦折磨得时寒夜不成眠,整个人陡然消瘦了下去。包括石生在内,都以为是高亮脱逃的事,罚不当过他咽不下气,心气不顺。时寒也乐得他们瞎猜,有时候想简简单单做些事,免不得前狼后虎,让别人摸不着头脑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处于迷雾之中。

  石生看到他时,时寒顶着两个大眼袋,两颊的颧骨略显突出,警服的衣领松垮得搭在他的脖子上。这消瘦的速度赶上了李满福,几日前石生见到骨瘦嶙峋的李满福已是吃了一惊,却没有现在看到时寒来得讶异。李满福心机多,沉浮深,想得多自然瘦得快。时寒消瘦成如此,确是出了他的意料。他心中有些歉疚,既出于对时寒的处理,更出于对叔父辈关心的不够。

  当时寒从他身边走过,石生停下去李满福办公室的打算,准备把时寒叫进办公室。时寒却淡淡地说:“我还有事要忙。”时寒的反映又一次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也在情理之中,这小子一直这幅倔样,说不上快意恩仇,该记得他却一个也不会遗忘,何况对时寒的处理,他打心里并不赞同。刘鹏竟能够说动“1号”来办这次小事,看来这次刘鹏已经跑在来他前面。

  石生没有强求,说道:“保重身体。”时寒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从上看到下,就像陌生人一般,比他大了几轮的石生被他看得竟有些尴尬,血流加速。

  石生说不出什么味道,他感觉这个后生日渐消瘦的身体支撑起来的却是一种更加坚毅的眼神,这绝不是掰着指头闲以度日的人。直到他回到办公室,细细回味,仍感到那个眼神紧紧追着他。他回头看了一眼走廊,确定时寒已经离开。

  时寒是在一个周末的傍晚,撒下一把鸟食后,突然打车奔向案卷中的地址。矿难?他没有机会详细问一问筱雅,他根本就没有打算要问,或许他鼓不起勇气问,怀疑别人在他看来是一件不道德的事,哪怕怀疑他也不会说出口。当他沿着刘鹏和石生都走过的小道,曲曲折折爬上去,他看到了案卷中的那个砖房,也看到了70度倾斜的山体,随时可能倒下把砖房永远掩埋在岩石之下。

  这砖房比他想象得要破旧得多,比他梦中见的也更加破落,只是少了梦中的神秘,如果冒出一丝炊烟倒有些山中隐居的味道。要不是事先看过案卷,谁都不会料到这里会发生过什么大事。时寒沿着周边转了一圈,这倒是爆破采石的好地方,不过,矿难那根本是无稽之谈,四周根本没有路,徒步上山完全是人走出来的一条野路。这条野路不是新的,但边上枝枝叉叉的折痕却是新的。

  时寒吊起心,悄悄靠近砖房,没有门,他径直穿进去。房子里很是昏暗,他就着昏暗的光线,四下打量了一阵没有找到开关,也没看到灯。三间房子连在一起,中间只打了半堵墙,他沿着墙体往前走,一直走到最里面,里面并没有人,床上破旧的棉被和地上烧剩的柴灰说明这里有人住过,或者还住在这里。时寒第一反应是乞丐,但墙角的矿泉水桶和堆积的泡面盒,还有一地的烟屁股,否定了他的想法。他蹲下身,捡起一个烟屁股,烟屁股上独特的花纹让他大脑突然一片空白。

  一只黑乎乎的东西从他胯下忽地穿过,黑漆漆的毛擦着过他拿着烟屁股的手心,时寒似乎感受到了那家伙的温热和心跳。等确定那是一只硕大的老鼠,时寒蹭地跳了起来,他发现那心跳不是来自老鼠,而是从他血流急剧加速的胸膛传来。

  一股发自心底的恐惧传来。是的,他怕老鼠,更别说个头硕大的山鼠。可他竭力掩盖这一事实,如果有人知道穿着警服,身强力壮的时寒怕老鼠,不知会传为什么样的笑柄。那肯定会像一个无神论者,在黑夜中裹着被子,惧怕想象中的尖爪利牙一样好笑。

  可时寒并不觉得好笑,童年黑屋的经历是他抹不去的痛。他把这痛深埋心底,黑屋中和李大头一半脑满肠肥的硕鼠瞪着发亮的眼睛,随时可能对他咬上一口。他习惯性掩盖慌乱,四下看了看,砖房四周除了呼啸的山风并无其他。他安心了些,手臂上顶着衣袖根根倒竖的汗毛也平伏下来。

  经此一吓,时寒顾不得许多,打开了手机上的便携电筒,光线传来的一刹那,靠墙立着的一个人吓得他倒退两步,浑身肌肉无意识紧绷。他定睛一看,才发现不过是一件外套,挂在一根木杆上随风摇摆。他压住心头的慌乱,挪着脚慢慢靠近。这衣服?看守所的囚服。高亮闪动着两只狡黠的小眼珠浮现在他脑海。

  烟屁股,看守所制服,他不敢相信自己顺其自然地就把刘鹏和高亮连到了一起。刘鹏帮助高亮逃跑?!为什么?肯定不是,刘鹏虽然像个谜团,但他不相信刘鹏会和一个疯狂逃命的艾滋毒贩搅和到一起。他宁愿相信刘鹏是追踪高亮至此。或许那烟屁股也不是刘鹏的,毕竟整个京南抽这牌子的也不止他刘鹏一人。虽然这么想,时寒离开的时候,还是带着了一个烟屁股。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208249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