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七章 别了,公大

第七章 别了,公大


  当时寒把一应东西放到石生面前,石生拿着笔的手陡然一颤,就在他放下笔的刹那,他恢复了镇静。他拿起拿只物证袋,盯着那烟屁股看了几秒钟,他又把袋子放下,凝视着那件囚衣,视线在两件东西之间来回游弋。时寒从他的表情上看到了迟疑,装不出来的心底的迟疑。

  石生端起玻璃杯喝了一口水,杯子是透明的,里面的绿茶团在一起,却又条理分明的根根立着。石生放下水杯,说:“你想说什么?”

  “这囚服你应该比我熟悉,这烟头你应该比我更加熟悉。”

  石生知道他想说什么,仰头望着天花板,手放在茶杯上摩挲着。时寒清楚地看到杯子里的茶叶在微微抖动,仿佛那是一杯冰镇的水,冷得颤抖。

  房间里没有开空调,却开着窗,石生不爱开空调的习惯,现在在时寒看来似乎就为了掩盖着一刻的颤抖。

  不过这颤抖很快就停住了,就在石生低头看他的瞬间。石寒在茶叶停止抖动的一刻,也把视线从水杯移倒了石生的脸上。

  他看着石生轻启两瓣嘴唇,面无表情地说:“就是是刘鹏和高亮又怎么样?”

  时寒一时楞在原地,又怎样?他没想过,他也不愿相信高亮脱逃和刘鹏有关。但为什么就是要把二者联系到一起,他并没认真相过。

  “捕风捉影的事,我没法帮你。”石生像是提醒着说道,说完他看了时寒一眼,端起水杯的手稳健多了。

  不需要石生提醒,他也知道这没有证据。他不知道为什么仓促中就把这些东西一股脑抛给了石生,包括他粗略的猜想。而不是给到李满福,他没法不介意李大头的死。

  “有了这些,我想可以通过刘鹏追查高亮,这至少是——”

  “是条线索,”石生说道,“你想说的是这个吧。”

  石生看时寒点头继续说:“你觉得刘鹏会这么轻易留下这些蛛丝马迹?你小看他了。”

  “他有嫌疑——”

  “缉毒队每天有多少可疑的线索,没有明确指向那就是大海捞针,”石生很努力地劝说,试图打消他的执着,“我意思是,比如那可能是高亮抽的,或者说他们只是前后脚到了那里。”

  时寒不耐烦听他的如果,说:“可这不排除刘鹏帮高亮逃脱的可能。”

  “疑罪从无,况且现在没力量顾这个事情。”

  “我去查,让我去,你恢复我的权限。”时寒期待得看着他。

  石生突然明白了他的意图,说:“不用查,真是刘鹏干的,该你的清白会给你。”

  “不是清白,我得干点事,干点有意义的事。这或许是我…或许是你帮我的唯一机会。”

  “我帮不了你,想查你查,我不拦你。不过你想清楚,如果你动用了任何超出你职权范围的权限,我不会留情。”石生白皙的脸白的有些吓人,似乎真的动了气。

  “你这人怎么说不明白呢?”时寒似乎意识到这话的味道不对,缓了缓口气说,“这不是我自己的事。”

  “这也不是我的事,高亮脱逃该问责的已问责,或许去问问转岗的队长更合适,”石生的耐心快到了极限,“够胆,你问李满福。”

  “你就是个糊涂虫。”时寒嗫嚅着说,声音低地比耳语还轻。

  “你说我什么?”石生的脸白里透着红,咬着牙说,“我可以随时把你空挂的身份挪出缉毒队,也行明天,也许马上,识趣的话就赶紧终止你的无理取闹,回到你的办公室,继续干你该干的。”

  时寒愤怒的眼睛移向了布满铜锈的弹头,“我父母和这些都有关是不是?我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我都不会让谁左右我的意志。”

  石生拎起垃圾桶,把桌上的弹头扫了进去,一拳砸在桌上说:“我也不会,不管你哪里拿来的破铜烂铁,我警告你离远点,非得找死你尽管去。”在时寒出门前,石生补了一句,“不过那肯定是在你滚出缉毒队之前。”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206399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