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十章 1号出现了

第十章 1号出现了


  石生对刘鹏吩咐的事一向牢记在心,这次他却没有,他更愿意选择相信。确切地说,他确信有些事不是李满福做的,整个暑假他都窝在了学校。这个暑假也让他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他决定找李满福谈一谈。

  暑假还没过半的时候,时寒提前就去了缉毒队报到,李满福带着他去认了门。这时的李大头还窝在家里,可着性子让黄晴想办法脱离缉毒队。他已经跟一大堆同学朋友吹下牛皮,铁板钉钉去机关。黄晴拗不过他,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却被李满福一把拍了回来。最终,还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李大头送到了缉毒队,不像报到更像报丧,弄得大伙儿很是尴尬。

  李满福正想找两个孩子分头谈谈,石生却不请自来。石生前脚刚进去,时寒和李大头就彼此不对眼地等在了门外,秘书见是李大公子,低声客套了两句,转身坐回了办公室。

  李满福见石生进来,赶紧起身让座说:“怎么不事先打个电话,我让驾驶员去接你。”等秘书泡好茶,李满福从抽屉里取出一个黑袋子递过来,说:“顺便把药带回去。”

  石生看着药,却并不接,说:“满福,药可以治病,不治心。”

  李满福把药放在了茶几上,哈哈一笑说:“你能有什么心病。”

  “我想回来。”

  李满福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回来,回哪儿?”

  “缉毒队。”

  李满福深吸一口气,说:“你忘啦?当初上黑名单的可不止你,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缉毒的东西我碰不得,也不想碰。”

  他见石生沉默,接着说:“为什么突然有这样的想法?二十多年熬过来我们都老了,儿子都上前线了。”

  石生沉吟一会儿说:“我要看着你自证清白。”

  “自证清白?石生呐,你这话伤人啦。”李满福有些不敢相信得看着他说,“这话从他嘴里出来,我能接受,换你我接受不了哇。”

  “就是因为信你,我得看着。这些年每每想到你和刘鹏我都心如刀割。咱们是兄弟啊,这是怎么了。”

  李满福似乎猜到了些什么,说:“刘鹏跟你说什么了?因为时寒?”

  石生低头不语。

  “你别理他,时寒多好的一块料,你不觉得很像当年的我们吗?”

  “我们,还有我们吗,还记得《一辈子》吗?我把后背留给你?”

  “石生,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竟说些伤心话。都过去了,何必碎碎念。”

  “过不去,永远过不去的,”石生捶着胸,说:“都在这里,堵住了,顺不下。十条人命呐,满福别再无谓的牺牲了。”

  李满福深深叹了口气说:“时寒你放宽心,让他刘鹏也放心。不过…你要回来,我恐怕帮不上忙啦。”

  石生站起身,临出门说:“满福,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得说实话。”

  李满福镇定地点头看着他。

  “你把时寒和大头放到缉毒,是不是想替你去查当年的行动?”

  李满福没有丝毫犹豫,说:“是,儿子几斤几两当爹的最清楚,拉着时寒也是迫不得已。”

  “我一把烂命,想想办法,让我来吧。”

  “黑名单,没法可想。”

  见李满福摇头,石生沉沉地说:“你会害了他们。”

  送走石生,李满福坐回了沙发椅上,把背深深陷了进去,腹部一阵疼痛,他拿出一片止疼药,就着茶水吃了下去。

  等疼痛稍有缓解,马上又开始思考。刘鹏突然离职,不见踪迹,石生显然受他所托,又是一番奇谈怪论。他推测石生肯定知道些什么,可又什么都没表示。他想回缉毒队,来干什么呢?“当年的行动”“会害了他们”这些一股脑挤来,挤得他脑仁酸疼。在时寒喊报告的瞬间,他突然意识到,刘鹏或许已经开始动手做一些事情,而且很可能已经有了方向。

  “是时寒呐。”

  “李叔,我要申请看卷宗。”

  李满福有那么一瞬间的紧张,这孩子不会听着些什么了吧。他咽下一口茶,不紧不慢地说:“你跟大队长报告就行。”

  他看时寒站着没动,接着问道:“还有其他事?”

  “我要看当年行动的卷宗?”时寒紧紧盯着李满福。

  李满福拿着杯子的手不禁一颤,明知故问说:“什么行动?”

  “你说我妈在缉毒队工作过,这里却没一个人知道她,历年名册里也没有她。”时寒说完仍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得李满福心头有点发虚。

  “我是说过,但我还说过要取真经,必经劫难。”

  “也就是说你说话算话,这里肯定有我要的答案。”

  李满福吊着的心放了下来,笑着点头,说:“那答案就在缉毒队,等了你二十几年。”

  时寒没有多说什么,只说了句:“知道了。”这一刻,李满福突然又希望他听见了什么。让这个小子,好好去冲一冲。

  时寒却没有丝毫犹豫,径直去了档案室。他不相信任何人,刘鹏他不信,李满福他更不信,都是个顶个的大骗子。隔着门他和李大头都听见了,虽然听得不是很清楚,但也听了个大概。李满福装傻充愣的样子,让他确信他们嘴里的行动肯定和他妈有关,有了跟刘鹏躲猫猫的经验,这次他留了个心眼。既然你装傻,我就陪着你装到底。

  李大头倒并不在乎这些,左耳进右耳出,在他心中老爹的话一直就是屁,虽然这屁经常砸地他体无完肤。就像那句几斤几两,他知道,扶不起的阿斗,上不了墙的烂泥,轻如鸿毛嘛。谈话,在家不能谈吗,还要让他在这个野货面前丢人现眼?他愤愤而去,还不忘瞪时寒一眼。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128938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