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十一章 一语成谶

第十一章 一语成谶


  时寒在缉毒队待了一段时间,总体感觉是空下来无事可做,忙起来分身乏术,当然他不在分身乏术之列。走在市局的走廊里,每个人都似曾相识,每个笑都别有深意,从队长到内勤,似乎都把他当客人。他知道这和李满福送他报到脱不了关系,这让时寒有些郁闷。

  更郁闷的是没过多久,李大头也来了缉毒队报到,李满福并没有送,是他自己一个人来的。不过后来,他老妈黄晴来了一次,似乎是来给宝贝儿子撑场面。那天黄晴穿着和之前处理打架风波时一模一样,还是一件修身旗袍,贵气逼人。黄晴没有待多久,向时寒甩过来一个幸灾乐祸的眼神后,扭动腰肢离开了,头昂得快撞上了门框。她其实根本不用来,谁不知道李大头是李满福的儿子,她的露脸倒有些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味道。

  不知为什么,时寒忽然觉得李大头挺悲催的,一个高高在上的爹,一个唯恐宠溺不及的娘。李满福对儿子李大头的严格要求,并不比黄晴的护犊子弱,可以说更胜出几分。有一次,李大头打着他的旗号弹压另外几个“二代”,李满福冲进阶梯教室,把李大头连拖带拽扯到外面,扬手就是三个大嘴巴,紧跟着传来叫骂,“不成器的东西”。哪怕那是李大头替一个农家子弟讨公道。

  时寒想来,干了李大头,黄晴不仅是在向自己,更是在向李满福讨公道,要不是歪打正着,将错就错,还不知道那天的事会如何收场。他很好奇李大头是如何在冰火两重天的夹缝里生存下来的,忽然有些同情,瞬间觉得孤儿也并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只是时寒不知道那天,筱雅为什么跟着冲了出去,还挡在了他们两父子中间,李满福看起来似乎很买她的账。

  或许出于一点点同情,还有一点点歉疚,时寒主动找了李大头,毕竟怎么说是一起待了四年的同学,还是室友,而且现在又成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李大头却并不买账,把时寒的主动示好当成了软弱认怂,胖嘟嘟的脑袋擦着时寒的脸一晃而过,径直出了办公室,一下午没见他回来。

  时寒有些烦躁,看着大家忙得热火朝天,他却无事可做,支队长和大队长面上都客客气气,有点冷落的意思,又有点您安心待着就是做贡献的味道,其他同事更是七分笑三分冷。

  这些天他把缉毒队上上下下问了一圈,大家都被他问蒙圈了。他自己也蒙,时寒想打探点他父母的消息难于登天,开始他问“二十几年前是不是有缉毒警牺牲过?”一个比他年长不了几岁满脸痘子的同事被逗得直乐:“逗我呢,那时我在还上幼儿园吧。”后来他换了个问法,“是不是有两个缉毒警一起牺牲的案子,或者什么大要案件?”支队长憋不住了,跳出来说:“二十多年?京南牺牲的缉毒警上了册的一大溜,没上册的更不知有多少,有这份闲心你就烧烧水,拖拖地。”始料不及的是,没多久支队长的话竟一语成谶。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126390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