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十三章 为荣耀而战

第十三章 为荣耀而战


  一架私人飞机在1万米的高空平流层中穿梭,窗外蔚蓝一片,云层聚成一团,像吃不尽的棉花糖,更像剥不开的层层迷雾。

  豪华的机舱内,一名年轻男子一脸冷峻,晃荡着手中的红酒杯,对一名大他两轮的男子发号施令。

  “该有个了结了,不管这云层后面是什么,都得钻进去探个究竟。”

  “为了荣耀而战。”年长的男子神色肃穆,像一名警察对着警徽起誓。

  “不不不,”年轻人连连摆手,“为了你自己,为了重回往日荣光。”

  为了自己?长者不知该如何作答,二十二年,他无时无刻不在等着这一刻到来,为了财团,为了家族,甚至为了死去的洛桑,可唯独没有想过为了自己。他坚如磐石的心忽然有些犹豫。

  “我从未想过为了自己。”

  “现在是在飞机上,不必对着空气表衷心,”年轻人看了一眼边上一身黑色紧身黑色皮衣的女子,“莉莎,还有多久?”

  “一小时。”镶满碎钻的腕表在她纤细的手腕上闪着光,这光在她干净利落扭断对手脖子的时候,总像鬼影般一闪而过。

  “足够了,”年轻人说,“落地无悔,这次很可能有去无归。”他两道目光像两把寒光闪闪的刀刃,直插年长者的心脏。

  剧烈的心跳,从未有过的剧烈,他以为自己想好了,现在想想完全像一个疯狂的赌局。他有种被人用枪顶着后脑骚的感觉。

  他知道,只要说出一个不字,万米高空马上会坠落一局无名尸体,或许会砸到哪个倒霉鬼的头顶。

  他没有退路。

  “我为荣耀而战!”这次他迎着年轻人犀利的目光,眼中没有丝毫惧色,听起来铿锵得有些悲壮。

  年轻人很满意,酷酷地斜着嘴角,拿起红酒杯,“干杯,为了勇士和荣耀,为了鲜花和美女。”

  莉莎一脸冷酷地一饮而尽。

  飞机忽然在强气流中剧烈颠簸,年长者一个踉跄,杯中红色的液体洒出一半,洁白松软的天鹅绒毯子上鲜红一片,像喷洒的鲜血。

  二十多年的鲜血,在正义和邪恶之间划出一道永不可能逾越的鸿沟。而现在,他要在鲜血中游过去,这令人忘而生畏的邪和正。如果邪恶和正义之间还有一种存在,那么就是他自己了。

  唯有这么想,他才能鼓起勇气面对未知的一切。“你知道,这个国家的警察,那是一种恐怖的存在,我们——”

  “别担心,莉莎会替你清扫阻挡你的一切,”飞机平稳下来,年轻人继续晃动酒杯,“可惜,86年的拉菲,多好的年代,令人永生难忘。”

  飞机开始缓慢下降,窗户变成了一片凑近的放大镜,地上的建筑慢慢放大,逐渐清晰……

  ******

  山顶小屋中,刘鹏快速翻动着笔记本。本子只有手掌大小,封面常年摩擦已经起皮,纸张泛黄,里面密密麻麻写着不同颜色的字,画着弯来拐去的线。

  “高亮!”他轻声自语,手中的笔停在了这个名字上。他在名字上画了一个圈,连上一条线,一个硕大的箭头直指李满福。两者中间写着石生的名字,边上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本子记录了他不消停的二十二年,所有这些都是浓缩后的精华,纵然他并不确定这一切是不是有益于追查真相,但每记下一页,都能让他心头的痛苦增加几分。它不断提醒他,不要忘了是什么让他一步步扛到今天。

  这些年但凡发现净土行动的蛛丝马迹,他就会翻开本子,唯独一件事他没有记录,那就是他从现场带回的东西。刘鹏合上笔记本,陷入沉思。

  当时,刘鹏对着空中扫射嘶吼,石生插着碎弹片的腰部血流不止。“找寻闵梅要紧…”石生推开试图帮他止血的刘鹏,刘鹏仍倔强地试图替他包扎。

  “还嫌死的不够吗,去找闵梅!”石生此生唯此一次对刘鹏怒目相向。“滚!你滚呐!”

  刘鹏跌跌撞撞朝房子冲进去,又失魂落魄冲出来,像只发疯的野兽在林子里四处乱窜,沿着水库磨磨一样转圈。他双膝重重跪在地上,枯枝上的刺扎破裤子,刺进肉中。“小梅!”凄厉的呼喊传遍荒野。

  “山脚,洛桑……”石生忍痛叫道。

  刘鹏起身扑向崖底,沿着后山野路连翻带爬滚落崖底,可眼前的洛桑已摔成一团肉泥。“闵梅在哪里!在哪里!”他拼命晃动这团软软的肉泥。

  红的、白的混在一起,不停从洛桑身上往外冒,死了,洛桑死了,是他这个蠢货把洛桑逼死了。他沾满鲜血的双手,狂揪着头发,猛地从地上抓起一块石头,对着破烂的脑袋狠狠砸下去,一下、两下、三下……

  闵梅也死了,死得怪异。刘鹏摸遍那摊肉泥,没有发现有关闵梅的任何线索,只发现了一个东西,奇怪的东西。他至今不清楚,洛桑至死带着身边的唯一的东西意味着什么。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124052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