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十五章 公正的决断

第十五章 公正的决断


  那个尖锐的女声因疑惑恐惧而变味,像一根拉长到即将断裂的面条。

  时寒来不及细想,松开手,转头撒腿就跑,像一只受惊的猫,全然顾不上即将到嘴的鲜鱼,连窜带奔,一排排铁架飞快甩在身后,丝毫不觉狭窄。

  他一把扯开铁门,夺门而去,玻璃门在身后晃荡,啪嗒一声,合到一起。

  女警毫不逊色,一声“站住!”之后,鞋跟像缝纫机快速敲打着地面,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了出来,一头卷发左摇右摆剧烈抖动,警服和裤子发出急促的摩擦。

  冲出铁门,她站住了,一个熟悉的背影窜出视线。

  下一秒,黄姐三步并作两步赶回档案室,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眼前气喘不已,满脸通红的女警。

  “谁来过?”

  “没…没谁…”女警因撒谎而有些结巴,她看起来并不擅长说假话。

  “那你为什么杵在门口,还气喘吁吁?”黄姐对她的不诚实很不满意,这低水平的掩饰,在她看来是对自己智商的嘲讽。

  “刚才…有个东西…”她一时情急。

  “东西?”黄姐两片干瘪的眉头挤到一起,像两撮枯萎的蓬蓬草,又干又硬根根直翘。

  “我正归档今天送来的几套卷宗,窜出一只东西,”女警慢慢镇静下来,“险些从梯子上——”

  “是老鼠?”

  女警闷声不响。

  “你撒谎!”

  “我…没有…”

  “还记得每日十查吗?”黄姐鄙夷地看着她。

  女警低头沉默。

  “每日十查”的第一查就是检查防鼠措施,况且没有哪个档案室设计时不考虑防鼠设施。“这么多任管理员,你倒了中头彩。”

  黄姐哼了一声,径直走向三进铁门,插上数字KEY,看着她。

  女警自觉把手指放上去,门开了。

  KEY和指纹分开这是一条硬规矩,黄姐仔仔细细查验了一遍。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黄姐重新锁上铁门,“谁来过?”

  “他没进这个门…”

  “我当然知道,我问你是谁?!”干枯的蓬蓬草几乎刺到了女警的脸。

  “我没…没看清楚…”女警不停揉搓着衣角,下巴抵着脖子。

  黄姐向来好记性,今天却把钥匙忘在了办公室,巧的是在楼下撞上了夺路狂奔的时寒。

  这张有事没事晃荡在陈列室的脸,果然现出了原形,更恼火的是还有内鬼。

  “活干完了吗?”黄姐的脸冷下来。

  “还差两卷——”

  “不用了,把钥匙交出来。”

  “黄姐?”女警眼中含泪。

  “交出来!”

  女警交出了钥匙。

  “这事没完!”

  *****

  时寒躺在床上,一夜大雨,辗转无眠。

  他接连梦到蓬头垢面,张牙舞爪的怪物在身后紧咬不舍,惊起一头冷汗。

  女警明明在身后,不断逼近又戛然而止,是谁?

  一早还在梦中,李满福的秘书打来电话,语气不太友好,说是领导有事吩咐,让他即刻到单位。电话那头隐约传来发泼的女声。

  想必是惊动了李满福,时寒倒要看看李满福怎么给他带上紧箍咒。

  他一把掀开被子,穿上衣服,滑下去床去,两脚插进皮鞋,重重关上了门。

  老远,就听见黄姐满腔激愤地发着泼。时寒推门而入,发泼声戛然而止。

  黄姐像在审视犯人一样盯着他,看得时寒心中慌乱。

  他把眼睛移向办公桌后面的李满福。几天不见,李满福看上去又瘦了些,消瘦的脸深不可测。

  他没见有什么女警。

  “昨晚去了北楼?”李满福摆弄着一支黑色钢笔,开门见山。

  “是的,我去了。”

  时寒的爽快出乎李满福和黄姐的意料。

  “看,承认了,”黄姐得意地看着李满福,“他承认了。”

  “去干什么?”李满福停下转动的笔捏在手上。

  “门开着,我就进去了。”

  “我问你去干什么了。”李满福盯着他,目光如炬。

  “看案卷。”时寒说。

  “看,没错吧,”黄姐双手叉腰,“你还有内应,对不对?”

  “长出息了,”李满福把笔重重拍在桌上,墨汁顺着笔筒往外流,“有手续?”

  时寒摇头。

  “跟支队长报告了?”

  时寒依旧摇头。

  “那是什么地方,上万卷宗的库房,说进就进呐,啊,”李满福像块红彤彤的烙铁杵在时寒面前,“你以为你是谁,胆大妄为。”

  “门自己开着,我就——”

  “不可能,全局上下你去打听打听,档案库房门开着?”黄姐涨红脸说,“小偷。说,你怎么进去的。”

  “它就是开着的,”时寒火上心头,“你爱信不信!”

  “开着是失误,你进去是违规,”李满福不留情面,“还不认错。”

  “我没错。”时寒梗起脖子,倔起了招牌式的头。

  “回去写检查,要深刻。”

  “检查我自然会写,把净土行动的案卷给我。”

  “你想看就看?净土行动,那是净土行动!”李满福一拍桌子,声音陡然大了起来,尤其是净土行动几个字,大的夸张,震得时寒耳膜嗡嗡作响。

  黄姐也被镇住不敢吱声。

  “我父母的事,凭什么不让看,我是小偷,你们就是强盗。”时寒怒视着李满福。

  “一万字检查。”

  “你就是个骗子!”

  “两万字,写到我满意为止。”

  “老子不干了,爱写谁写。”时寒撒气出门。

  身后传来李满福对着电话的怒吼,“禁闭,马上,就算滚蛋也给我关了再说,岂有此理!”

  女警倚着秘书办公室的门,看着负气的时寒摔门而去。他质疑的眼神从她脸上一晃而过……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120093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