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十八章 给空气过个生日

第十八章 给空气过个生日


  走出市局大门,李满福没有回家,径直去了医院,主治医生是高中时代的同学。

  想到同学,李满福悲从心起,这么多同学,这么多朋友,真正称兄道弟的寥寥无几。

  他疲于应付七拐八弯打过来的电话,有拐弯抹角羞羞答答的,像欲语还休的文人,“满福,请教你个事情…你看怎么办好?”有自认交情深厚肆无忌惮,像酒后撒泼的彪汉,“这事你无论如何得给我办妥,兄弟就求你这么一件。”当然,还有避不开的七大姑八大姨,大姨妈的嫂嫂的儿子诸如此类。

  只有这个医生同学,从他入警开始,存在手机上的号码就没亮起过,而这段时间却频频闪动,似乎赶着把这些年落下的全补上。李满福反倒希望他托自己办点事。

  从医院出来,李满福把一瓶止痛药塞进裤袋,一脸凝重钻进车里。车子在京南大桥边停下,他把撕得粉碎的报告单和诊断书撒进京南江,一群白色的蝴蝶在风中飞舞,又被滚滚江水吞没。

  “李局,现在去哪?”

  “回家吃饭。”李满福关上车门,摇下车窗,任由风吹着滚烫的脸,车里回荡着邓丽君甜美的歌声。

  我记得有一个地方

  我永远永远不能能忘

  我和他在那里定下了情

  共度过好地方……

  *****

  “妈,别瞎弄了,你不嫌烦我嫌烦。”

  李大头半趴在桌子上,看着老妈黄晴像梭子一样在厨房和餐厅穿进穿出,不知道她哪来的勇气,时隔多年又摆起了这犯了忌讳的“龙门阵”。

  “烦什么,啊,”黄晴的声音从厨房冲出来,“过个生日怎么了,往后年年都得过。”

  “你过给谁看呐,她也看不着,至于老李,”李大头看着一桌菜说,“我劝您还是省省吧,给这家留点清静。”李大头想到了6年前给空气过生日,过得一天花板奶油。

  “我倒想清静,”黄晴把铲子敲得铛铛响,仿佛跟锅里的西蓝花有仇,“可你家老李不消停,从今往后老娘不忍了。”

  别又锅碗瓢盆砸一地就行,李大头叹了一口气,隔壁邻居估计比他更苦恼。“算了吧,哪次不是你先败下阵来。”

  进门前一刻,李满福抹了一把脸,连做了几次深呼吸,尽量让僵硬的面部肌肉松弛下来,挤出一丝笑。

  桌上摆着水煮鱼、粉蒸肉、栗子鸡、酱牛肉,还有几盘红绿搭配的蔬菜,冒着热气,正中间摆着一个大蛋糕。

  “哟,一桌好菜嘛,香。”李满福其实并无食欲,这段时间闻到油腻肠胃就翻腾,可他还是用力吸了下鼻子,把一件薄外套挂在衣架上,搓了搓手在茶几边的沙发上坐下来。“筱雅呢?”

  “加班,吃食堂。”黄晴围着围裙端着一盘菜从厨房出来,把菜放到桌上,接着把李满福换下的外套拿进盥洗间。

  李大头坐在桌子边,脑袋耷拉在桌上,闷闷不乐地摆弄着筷子。

  “她一个档案员,加什么班,别是生着气吧,”李满福眼睛掠过京南日报,瞄了李大头一眼,他正用一根筷子挑了一戳奶油往嘴里送。

  “今天什么日子?”李满福问道。

  “成天不是开会,就是研判,要么出差,”黄晴冷着脸走出盥洗室,“你什么时候记住过这个家,今天倒撞准了点,能蹭个热饭。”

  李大头砸吧着嘴,顾自拨弄一大包蜡烛,或许暴风骤雨又要来了。

  “我本来就不擅长记这些乱七八糟的,你记也一样。”李满福起身洗手。

  “乱七八糟?”黄晴把打好的三碗米饭扔在桌上,“几十年的案子倒记得利索。”

  李满福不再搭腔,再说下去势必又是钉子对锤子,针尖对麦芒。吵了大半辈子,吵出了心得,没意思。黄晴总说他只爱工作不爱生活,从两人介绍认识开始,磕磕绊绊,生活早就磨成了溜光铮亮的鹅卵石,已经没有什么滑不过去。

  只是不知道还能滑多久。总觉得还有大把光阴,一直不知道吵到什么时候是个头,而一句“还不算完全没希望”,却瞬间把一切折叠,那个头原来近在咫尺。

  “妈,蜡烛还点不点?”李大头问道。

  “点,全点上。”

  “26根呐?”李大头说,“能插得了吗?”

  “插不了也得插,一根不许少。”

  26根!李满福恍如醒悟,沾满泡沫的手悬在了水槽边。是啊,冰冰都26岁了。他和李大头一样,想到6年前的今天,黄晴第一次也是唯一次突发奇想,他当时觉得她怪诞、神经,不可理喻。而现在,他忽然想通了。

  李满福啊李满福,你对得起结发妻子和两个孩子吗。想想她这些年的付出,再想想你用嘴巴深爱的两个孩子。而你,除了把一摊子破事带回家,除了乱撒淫威,除了让他们担惊受怕,为这个家又做了什么贡献。

  就这么一点念想,还非得逼她连根拔了?

  他扭头看着胆战心惊插着蜡烛和闷头扒饭的黄晴,一阵酸涩涌上心头。今天哪都不去了,就算天王老子也别想搬动一步。

  “来,我们一起给冰冰庆生。”李满福故作轻松。

  李大头嘴边沾着奶油,嘴里嚼着一大块粉蒸肉,抬起快埋进蛋糕里的脑袋,一脸懵逼地看着他。手上不停转动着打火机的调火器。

  黄晴也一脸茫然,预想的“穆桂英挂帅”被一招以柔克刚拍死在了抬头戏。

  “奇怪吗?”李满福看着这对母子。

  李大头和黄晴不约而同点点头。

  李满福接过打火机,一声啪嗒,火苗直冲前额稀松的头发。

  李大头很想笑,可又觉得不该笑。

  “好笑吗?”李满福慌乱地拍打烧焦的发尖。

  李大头摇头强忍着笑,只是很想笑。

  “阿晴…”

  老李破天荒的昵称,再次抽拉李大头腹部紧绷的肌肉,他努力控制不笑出来,捅了捅老妈,“阿晴,有人叫。”

  “阿福,你说。”黄晴学着怪调。

  李大头仰头盯着天花板,试图把笑憋回去。天花板上还残留着6年前的污渍,它们渗进墙壁,慢慢漾开,看上去并不清晰,又确实存在。

  他想到了飞到半空又砸向地面的蛋糕,想到摔落在地仍熊熊燃烧的蜡烛,想到老李存量不多险些爆仓的头发,想到素未谋面却注定此生相连的姐姐,一切如此简单,简单的有些荒诞,荒诞到近乎神圣。

  他再也忍不住了,一嘴嚼烂的粉蒸肉喷射而出,天女散花般冲向天花板。

  “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没忍住…”

  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窗外有人走过,悄悄品味他们的甜和苦。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113279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