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二十一章 意外碰面

第二十一章 意外碰面


  中央空调的通风孔不停往外送着风,绑在上风的红丝带抽疯般抖动,说明空调一切正常。李满福却浑身燥热,丝毫没感到凉意,他抓起桌上瓷盘里的丝巾,擦了一把汗,扔回桌上。

  他伸手摸向口袋,忽然想起戒了快大半年了。他把抽屉一个个拉出来,又重重关上,他想找一根烟,还想找一个打火机,事情发展的轨迹和他此刻的情绪一样有些失控。

  他一把拉出最后一个抽屉,用力过猛,抽屉砸在地上。刚开的一瓶止痛药在地上蹦了两下后,盖子脱落,一堆白色药丸冲出来,作对似的四散着钻进书架、柜子、沙发底下的缝隙里。

  李满福眉头紧皱,一团火憋胸中,一脚把一颗药丸踩在脚底,晃动鞋头直到拧成白色的粉末。

  高亮进来的时候,他正站在窗口,双子酒店在夕阳下一片火红,像在熊熊燃烧,这让李满福的怒气稍稍平息了些。

  高亮带上门,李满福就背对着他开腔了。

  “高董事长,你办事可真漂亮,你就是这样回报的?”

  “放心,乱不了。”高亮毫不为忤,在他看来面对李满福比面对死板的刘鹏轻松多了。他拿起水杯顾自在饮水器前接了一杯冷水,一口气灌下去,又接了一杯放在茶几上,在沙发上坐下,架起二郎腿。

  “放心?”李满福转身带起一阵风,“电话都打到我办公室来了。”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慌什么?”高亮慢慢悠悠喝了一口水,心想李满福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堂堂局长害怕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

  “掌握,你掌个屁,”李满福说,“我告诉你,不管他们说的那破东西是什么,你赶紧给我想办法甩出去,否则——”

  “否则?”高亮斜起嘴角看着他,“否则什么,鱼死网破,还是同归于尽?”

  “双子酒店屁股下的屎有多臭,你比任何人清楚,隔着十条街都能熏死人。”

  “这么多年,也没见李大局长你熏死,”高亮冷冷一笑,“你知道,我不干就得掉脑袋。”

  “你干了,我得掉脑袋,”李满福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住胸口的疼痛,“今晚9点钟行动,你跑路吧。”

  “跑路,跑去哪里,洛鹰回来了,”高亮说,“找到我女儿之前,我哪都不去。”

  “那你就去牢里找吧。”

  “就算地狱我也得找。”

  “那你就去。”李满福一脚踹翻桌上的茶杯,不停喘着粗气。

  “实话跟你说,他们说的东西就是金翅蝶,它根本就不在我身上,”高亮说,“至于你的善意,我会慎重斟酌。”

  “另外,我希望你尽快帮我找到当年你们行动的总指挥,我有秘密告诉他。”高亮出门前又补了一句。

  *****

  一下午,办公室里的人都风风火火,内勤在跟打印机较劲,一份份空白文书从打印机里飞快吐出来,很快被盖上鲜红的章。大队长在跟手铐较劲,砸在手腕上,又拿钥匙打开,往卡齿上抹了些油,接着试验。“豆脸”在抽屉、柜子里到处翻找警官证,嘴里不停嘟囔着“明明压在这里的”。

  走廊上不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和响亮的“报告”声,支队长办公室的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

  时寒和李大头呆坐在办公桌前,像是透明的空气。支队长的那句“抓紧准备,注意保密”和“豆脸”看他时怪怪的眼神像鱼刺卡在时寒心头。

  “队长,这是…有行动?”时寒凑上去说,“要不,我一起做点什么?”队长告诉他,没什么行动,抓几个小马仔,简单。时寒说想跟着学习学习,总不能真像支队长说的烧烧水,扫扫地。队长朝他笑笑,只说如果没什么事,他和大头可以早些回去,明天早点过来帮着做点笔录就行。

  这话在时寒听来,跟“您歇着别添乱”没什么区别。他一直认为自己没什么优点,唯一优点就是倔,越不让参加,就越是要参加。

  他瞅准机会把“豆脸”堵在了男厕蹲坑里,各种连踢带踹,外加花式洒水,逼得“豆脸”讨饶就范。“和‘双子酒店’有关,我只知道这么多,李局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谢了。”时寒扔下手中的肥皂盒,直奔李满福办公室。在电梯门口迎面撞上了一脸怒气的一个胖子。

  这一层除了办公室工作人员和秘书之外,只有李满福一人,看样子十之八九吃了李满福的枪子,败兴而去。时寒只是觉得这人眼熟,只是记不起在哪里见过,直到进了李满福的办公室也没能想起来。

  时寒一进门一股沉闷的气息铺面而来,地上散落着被子的碎片,水和泡开的茶叶洒了一地,秘书正捡拾着一颗颗白白的药丸。

  李满福叉腰站在窗口,看着一辆黑色宝马越野车从缓缓升起的栏杆下钻出去。

  等秘书出去,李满福直截了当发话:“想参加行动?”

  没等时寒回答,李满福就接着说:“不让你和大头参加,就是我的意思。”

  “凭什么,你没权力这么做。”

  “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我当然有权,”李满福用后背回答他,“你以为提前解除禁闭,就没问题了,你的辞职报告呢,现在交过来,我今天批明天上会。”

  李满福转身看着负气而去的时寒,心中感慨,或许刘鹏、石生是对的,错的是他,他想的太简单了。

  *****

  “高亮将出逃,设法阻截,为你所用。待电。”刘鹏迅速将1号发来的一连串神秘数字翻译成文字,又立马删除。这一串数字同时也让他意识到,1号是真正的1号,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全力配合。

  可高亮为何要出逃,高亮的出逃又意味着什么。他遇到了什么危险,是洛鹰?还是公安?如果是洛鹰,那高亮肯定掌握了一些见不得人的秘密,不管这秘密是不是和什么金翅蝶有关,但至少说明1号提供的信息有价值。

  但如果这危险来自公安,就复杂了,要么是和李满福闹僵了,要么就是李满福泥菩萨过河准备弃車保帅。可1号似乎又不愿意让高亮落入公安之手,或者说不愿让他落入李满福之手,以1号信息之灵通,他肯定是知道了什么,会不会是李满福试图杀高亮灭口?

  这一想法很快被刘鹏否定了,以李满福的城府之深和权力之大,要灭了高亮易如反掌,根本不需要等这么久。唯一解释得通的就是李满福也同样在寻找这些东西,他拿到这些东西又是为了什么?

  刘鹏正满腹疑虑,手机忽然剧烈抖动起来,是1号……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107145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