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二十二章 极限飙车

第二十二章 极限飙车


  今晚的京南大道依旧车水马龙,整座城市陷入一批灯火之中,而双子酒店却格外安静,静得出奇,静得诡秘。

  原本应该一片霓虹的酒店,此刻只零落得亮着几扇窗,最顶上的尤为明亮,像黑洞洞的怪物忽然睁开一只硕大的眼睛。

  一场出逃计划正在紧锣密鼓酝酿着。

  高亮把一支亮闪闪的左轮手枪装进口袋,动作有些笨拙,扣保险栓时战战兢兢的模样,让年轻经理哑然失笑。

  莉莎依旧一身黑色皮衣,一双贴脚的黑色长筒靴,紧密得和她合为一体。她拿布擦拭着一把银色的“沙漠之鹰”,枪口正对着高亮一头细汗的光亮脑袋。

  “你和莉莎留下。”年轻经理拨弄着手中亮闪闪的军刀,在灯光下一片雪亮。相比枪,他更喜欢近距离刺穿猎物的感觉,制造猎物眼中的恐惧那是高贵的艺术。

  “高,关键时候,希望你的手指和耳朵一样灵敏。”

  高亮想起这把刀滑过脖子时冰冷刺骨的滋味,那滋味就像经理此刻的射向他的眼神一样不好受,让他不受控制的战栗,毫无意识的点头。

  时寒不近不远的看着酒店禁闭的大门,门外竖着一块暂停营业的牌子,两名保安西装笔挺,带着墨镜一动不动伫立在门口,警觉的扫视着过往的车和人。

  一辆黑色加长林肯安静的停在酒店门前。

  楼上那只怪物的眼睛闭上了,与此同时,一辆小车擦着时寒而过,反光镜撞的他肘部发麻。

  小车径直插在林肯后面,没有熄火。

  车上爬下两名男人,副驾驶下来的男人看上去摇摇晃晃,像是喝高了来双子酒店找乐子,正对着一名保安推推搡搡。另一名保安对着对讲机挥舞双手,大声喊叫。

  紧接着一队保安疾跑而出,把两名男子牢牢围住。

  从门里出来两男一女,步履匆忙,迅速钻进加长林肯,飞快驶离酒店。

  时寒没有细想,趁乱溜进小车,一脚油门轰鸣而去,后面两名男子被一群保安死死摁在地上。

  京南大道虽说宽敞,此刻却显得拥挤。加长林肯却在车流中穿梭自如,不停实线变道,多次擦着边上的车子过去,被甩在身后的车频频刹车,不时亮起一排红色的尾灯。

  一辆车紧随林肯之后,不停变道,紧咬不放。

  路上的车渐渐少去,林肯车上的人看出了问题。

  高亮在车内破口大骂:“XX娘的李满福,给老子下套。”骂完意识到失态,马上闭了嘴。

  年轻经理扫了一眼后视镜,冷冷地说:“高,看来你这个老朋友并不好糊弄,我想你不会令人失望。”

  高亮听出了他的意思,心头暗捏一把冷汗。

  “莉莎,甩掉尾巴。”经理语气低沉的发号施令。

  莉莎马上一脚刹车,加长林肯在绿灯前打了个趔趄。

  后面的小车迅速拐上另外一条车道,没有丝毫停留窜了过去。

  时寒的车子停在了加长林肯后面。看来,今晚是跟对了,不止自己盯着这辆车。他想,十之八九是缉毒队的同事,不知道会不会是“豆脸”,如果是“豆脸”就好办多了。

  被甩脱的同志此刻正通过支队长向李满福紧急报告,得到的答复是回到“双子酒店”待命。“二分队”已悄然接上。

  在等一个红灯的间隙,时寒透过后视镜,看到身后一辆小车一直跟着自己,这再一次印证了他的猜测。

  与此同时,林肯上的经理不紧不慢的说:“高,今晚注定麻烦缠身。”

  高亮的手伸进口袋捏住了左轮。

  “别急,扳机要在关键时候扣响,不过几只小虾,”年轻经理摘下那块怪异的机械表,扔给高亮,“这表是吉祥之物,丢不得。”

  “人在表在。”高亮迅速把表戴扣在手上,可这怪异的表看上去更像邪恶之物,像一个扁平的骷髅头咬住了手腕。

  经理满意得点了点头,对莉莎说:“换车。”

  林肯在一个岔道口停住,其中一个路口停了两辆车,高亮和经理迅速下车,各上一辆,疾驰而去。

  林肯拐上另一条小路,这条路通往京南最高点孤峰顶。

  时寒正试图去追两个男人,后面紧跟的小车抢先一步,飞驰而去。驾车的正是“豆脸”,还冲他微微一笑,副驾驶位坐着一脸紧绷的大队长。

  时寒一把扭转方向盘,扬起一阵尘土,直冲孤峰顶,地上留下两条刺目的轮胎划痕。

  盘山公路很窄,山路七拐八弯,加长林肯先天劣势。时寒很快就追上了。

  林肯几次擦着山路沿子而过,却没有丝毫减速,不管直道弯道都是横冲直撞,一侧反光镜已被刮落,像被刀割下的耳朵吊着几根电线,摇摇欲坠。

  时寒紧盯前车,紧握方向盘,手上全是汗。路边的石子被车轮撵下山崖,坠到一片漆黑深不可测的崖底。稍不留神,他就可能和着石子一样,成为明天京南日报的头条。

  快到山顶,路面渐宽,莉莎猛轰油门,手刹一拉一松,林肯猛喷尾气,轮胎飞速与山路摩擦,扬起厚厚的飞尘。

  小车两道光线被飞尘吞没,能见度瞬间降低为零,时寒来不及刹车,一头栽进飞尘里。他猛打方向盘,车头轰然撞上左侧山体。头部前冲重重砸到方向盘,鼻子酸疼,滴落温热的液体。

  不等扬尘平息,他一擦鼻子,急挂倒挡,又立马推挡,紧咬回去。一处稍宽,他一脚油门到底,超上去,试图在林肯面前急甩。

  林肯车寸步不让,连打方向盘撞击。小车在加长林肯面前就是个玩具,在猛烈撞击下,连连溃退。

  不远处露出弯道,时寒试图减速,刹车踩到了底部,车子却像断缰的野马,肆无忌惮往前冲。

  林肯加快了撞击频率。一下,两下,三下,小车在高速窜动中被逼到崖边。

  30米,20米,10米,半个轮胎已擦着悬崖打滑,弯道在不断逼近,深不见底的深谷死死遮住了眼睛。

  在小车前轮冲出路面的瞬间,嘭的一声,林肯给出了重重的最后一击……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107142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