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二十三章 来不及写的遗书

第二十三章 来不及写的遗书


  “二分队”紧锣密鼓的追击也并不顺利,高亮和经理的两辆车在另一岔口再次分开。

  “两车分开,请速指示。”大队长通过对讲机大声汇报,语气不满。

  对讲机里直接传来李满福的声音,“追经理,高亮‘三分队’负责,确保安全。”

  请求增援喊了三四遍,到现在连鬼影都没一个,沿途也不见卡哨,三分队?三分队还在双子酒店搞抓捕,这紧急行动搞得乱七八糟,这李局是不是真的老糊涂了。

  大队长冲“豆脸”发出一顿无名火,“赶紧加速!”

  前面的红色法拉利像一团飞速窜动的鬼火,轰鸣声渐渐远去。

  “加速,加速!”大队长连连跺脚。

  “都140了,这可是桑塔纳啊…”“豆脸”紧握方向盘,桑塔纳已有些发飘,车里夹杂着常年被二手烟熏染,不浓不淡的臭味。他担心这台老爷车随时可能闹脾气。

  “再加。”

  “再加就翻车——”

  “没翻就继续加。”

  “豆脸”牙一咬,心一横,一脚踩到底。

  仪表盘的指针从140飞快转向160,和底下的四个轮子一起剧烈抖动起来,一种起飞的感觉,又像电梯坠落失重般的刺激袭上心头。

  他忽然有点激动,莫名其妙笑起来,想着是不是该让大队长帮着录个遗言什么的。

  “队…队长…从来没这么快…快过,”“豆脸”咽了口口水,“好刺激。”

  那团鬼火慢慢清晰起来,一个转弯,驶向一片空旷地带,不远处一架直升机的旋翼在飞快转动,发出轰鸣,草向四周倒伏。

  “直升机,队长,直升机。”

  队长拔出枪,掰下保险,伸出窗外,朝天鸣枪示警。

  “我们是京南市公安局民警,立即举手站在原地,否则将使用武器。”队长一手拿着扩音对讲器,一手举枪。

  经理扔下法拉利,直奔直升机。

  队长连开两枪,子弹擦着经理而过,在直升机外壳上蹭出火花,留下弹孔。经理回头冷笑。

  直升机上伸出一根黑洞洞的长管。

  “小心…”

  队长的话还没出口,“豆脸”已一踩油门猛冲上去,桑塔纳碾上石头,70度角侧身飞起。

  就在车子飞起的一瞬间,站在指挥大屏前的李满福看清了直升机上伸出的是枪管,狙击枪,是狙击枪!

  “趴下,隐蔽!”对讲机里紧跟而来李满福一声怒吼。

  直升机已缓缓升空,梯子拖着经理快速收起。队长单手凌空瞄准,第三枪和直升机的长管同时响起。

  经理在脚上中弹的瞬间跌进机舱。

  随着嘭的一声沉闷响声,一颗子弹带着气流穿透了桑塔纳的挡风玻璃,正对驾驶室留下刺目的弹孔,炸裂开一圈细纹。“有人受伤,请速支援,有人受伤,请求支援!!”

  “黄逗,坚持住,”队长紧捂“豆脸”胸口,深红的液体不断从血肉模糊的胸口涌出。

  黄逗想到了一直想写却没写的遗书,那些内容他想了很久,倒背如流,此刻却一句都想不起来。该对年迈的父母说些什么,该对暗恋多年的女孩说些什么,又该对凝重、焦急、悲痛杂糅在一起的队长说些什么。

  他微微扬起嘴角,露出苍白的笑:“队长…英烈榜的…照片…记得P一下——”

  “孩子,别说傻话,救护车马上到。”队长眼中闪着泪,安慰他,鲜血从指缝间涌出,染红了胸口的警号。

  “我…我…好冷…”他感到身上的热气在一点点散去,浑身乏力,挪动嘴唇都有些疲惫,眼皮在慢慢合上。

  他想到了离校时对未来的憧憬,入警时对着警徽的庄严宣誓,还有答应父母这周末回家的那个电话。闻到了锅里香喷喷的红烧肉,夜空中映出母亲慈祥的笑……

  “队…长,我想…回…回…”

  “黄逗,黄逗,黄——逗!”

  他再也听不见队长的呼唤,就像那个再也回不去的家。

  眼泪从队长脸上不停滑落,和涌出的血慢慢融合凝固。

  警车和救护车扑闪着红红绿绿的光,呼啸而来……

  *****

  “人截到了吗?”1号的电话准时响起。

  刘鹏看了一眼铐在窗边的高亮,走出砖房。按1号的指示,他顺利设障,堵住了仓皇出逃的高亮,手臂被子弹划破了皮肉。

  “他朝你开枪?!”1号显然也意料不及。

  “出了点小意外,逮他的时候意外击发。”刘鹏咬着手臂上的绷带用力一拉。

  “你自己小心,”1号语气低下来,“有个不太好的消息。”

  刘鹏心头一沉,两道浓眉拧到一起。

  “时寒,失联了。”

  想过无数次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他对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有些愤恨,从未有过的愤恨,比二十多年的还要恨。

  “我想有必要告诉你,毕竟——”

  “最后失联在哪里?”他努力压住升腾的怒火。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后说:“目前无法确知,人还没找到,没有消息是最好的消息。”

  “你不是1号吗,你不是神通广大无所不知吗,你不是前世今生一手在握吗,狗屁,狗屁。”刘鹏一脚踢飞一块石头,一拳重重擂在树上,刚对1号建立起来的信任,在慢慢崩塌。

  “我们要相信时寒,他是历届京公大毕业生中最优秀的。”

  “我最后问你一遍,他在哪里失联的。”1号肯定知道时寒失联的地方,遮遮掩掩不是担心自己,更不是担心时寒,他只担心他的计划,担心功亏一篑,比柔弱无骨的张校长还令人厌恶。

  “你现在的重点是高亮,为这个机会已经有同志——”

  “冷血,无情,你就是始作俑者,吸血鬼,杀人机器!”他痛苦中夹杂着失望。

  “骂痛快了,我可以说话了?”

  1号话音未落,刘鹏就掐断了电话。电话马上又跟过来,他继续掐断,接连掐断三次后,一串加密在屏幕上亮起,“记住,你是缉毒警,时寒也是。”

  这头铐着高亮,那头时寒生死未卜,下山的路就在脚下,“缉毒警”三个字回荡在耳边。

  月色迷蒙,层层叠叠的山像囚笼,野蛮滋长的树如鬼魅,呼啸而过的山风吹奏挽歌,波光隐隐的水面上,一身警服的闵梅向他飘来,面带幽怨,满目责备……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105680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