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二十四章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第二十四章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所有人都觉得这次行动乱,而罪魁祸首就是他李满福。

  直升机上黑洞洞的枪管,天平间里“豆脸”安静的笑容,大队长喷火的眼睛,和支队长重重甩上的门,你们要骂我自私尽管骂吧。

  他现在没时间悲痛,尽情的悲痛只会出现在尘埃落定、水落石出的那一刻,当台下站着英雄,台上挂着烈士,悲痛才会毫无拘束的喷涌而出。

  在他看来,今晚的行动算是成功,唯一的乱就是突如其来的时寒。他后悔提前解除禁闭,当时大笔一挥,希望和迷茫同时倾注在抖动的笔尖,火在胸中烧,冰往肚里咽。

  矛盾把他看起来近乎羸弱的身体撕裂。时间不多了,他想,或许我根本就没想过保护时寒,我只是在掩护时寒。

  图穷才能匕现,他必须把这把寒光闪闪锋利无比地利刃,在不经意间直插敌人心脏。而现在,他连心脏在哪里都还没摸清。

  “找到了吗?”李满福眉头紧锁。

  眼前的支队长一脸烟熏妆,手上站着黑漆漆的草木灰,头发上挂着一根枯草,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焦味。

  “车子坠崖爆炸了…”

  支队长的话,像一颗炸雷在他耳边响起,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先是突如其来的震惊一片茫然,跟着变成痛苦的扭曲,面部肌肉拧到一起,就像胸口的疼痛忽然发作一样。

  “时寒…”他目光无神地看向支队长。

  “山火太猛,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扑灭…”支队长看着瘫倒在椅子上的李满福,剩下的一堆话卡在了喉咙。

  剩下的话,消防支队长已向他报告,今夜风大,山火蔓延很快,孤峰顶已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就像此刻的李满福,他想到野狗野兔在一片火海的山林中奔逃,来不及逃的被活生生烤熟烤焦,它们痛苦凄厉的鸣叫和噼啪作响的林木一起响彻山谷。

  在一片火光的正中,一辆小车在一声巨响之后,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火从车窗往里挤,飞快窜上座椅,向遍体鳞伤的时寒逼近,头发被快速吞噬,肌肤在炙烤下变形,四肢在挣扎中扭曲。

  他会想什么呢?是他心心念念的爸妈,还是对他李满福无尽的愤恨。

  李满福恨自己,后悔没听石生的话,他应该听听石生的话,石生一直这么中肯。

  可他现在连去现场面对的勇气都没有,就像无法面对黄逗,无法面对每个牺牲的同志,他不知道撕心裂肺的恸哭会怎样撕裂自己。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他一拳砸在桌子上。

  ******

  石生按刘鹏的指引,来到山下。确切地说,不需要指引他一样可以找到这里,这个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地方。

  月光时有时无,此刻夜色笼罩下的山体一片黝黑,像深藏已久的秘密。石生打开强光手电,循着野路往前走,两侧杂草已被分向两侧,露出一条不宽不窄的缝,走起来没有想象中困难。

  眼前的砖房,静悄悄,死沉沉,窗上的破洞透出莹莹火光。一只有力的手拍上了他的肩膀。

  “时寒出事了。”刘鹏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石生一时楞在原地。

  “失联了,”刘鹏压低声音,“你替我找到他,无论生死。”

  “失联?”

  “这一切肯定和李满福有关,”刘鹏说的咬牙切齿,“时寒活着,我就此作罢,要是死了——”

  “死了如何?”

  “那他李满福休想安宁,甩开1号我闹他个沸反盈天。”

  月光在石生脸上蒙了一层薄雾,一阵沉默后说:“不至于,我相信时寒。”

  “可我不相信李满福。”刘鹏说。

  “又是满福,为什么你就是不愿相信兄弟,我们可都把后背交给彼此过。”

  “那是曾经,现在时寒已经出事了,”刘鹏说,“你说,还有什么后背,后路都没有!”

  “刘鹏,你变了。”石生有些失望。

  “变的是你,是李满福,是1号。”刘鹏边走边说。

  石生闷声跟了进去。墙角窝着一个人,右手被拷在窗户铁栏,身子倚着墙,屁股蹭着几块砖,正中烧着的柴火映红耷拉的秃头,鼾声从肥硕的鼻孔冒出来。

  “高亮,高胖子。”刘鹏开门见山。

  “老了。”石生微微点头,又轻轻摇头,眼神中一丝慌乱一闪而过。

  “老了也没变,嘴硬得像铁。”刘鹏似乎有意让高亮听见。

  “你就一直在这里?”石生紧了紧牛仔衣,横冲直撞的山风吹得他脊背发凉。

  “我不信他不认识洛鹰,更不信他不知道李满福屁股下的屎。”

  “那你倒是一箭双雕了,”石生的脸在慢慢变冷,“死的够多了,别再把其他人搭进去。”

  “可时寒已经进去了,生死未卜,”刘鹏顿了顿接着说,“我为了什么,当年的事不是我一个人的。”

  “那是洛鹰,比洛桑还狠,碰不得。”

  “会死人的,会死人的。”被惊醒的高亮缩在墙角,也莫名其妙跟着叫起来。

  刘鹏冲过去,抓住衣领拽起高亮,“你早该死了,毙上一百次都不为过。”

  “我不知道你和满福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你知道什么,但触犯法律,哪怕枪—毙—也得认。”石生掰开刘鹏的手,又帮着高亮整了整衣领。

  “不,洛鹰会杀我,杀我全家,”高亮说,“放了我,我把钱都给你们。”

  “你回不回去,都是死。非法持枪、袭警、贩毒,够你死几回。”刘鹏一把卡住高亮的脖子,把他锁在墙角。

  高亮的眼神渐渐暗了下去。

  “你以为李满福会放过你,洛鹰会放过你,你唯一的活路是我。”刘鹏继续施压。

  “他得回去,交给满福,一切都会结束,时寒我来找。”石生沉着脸。

  “我不知道你准备怎么结束,时寒我谢过你,而高亮我只有对不起。”

  石生转身准备离开,刘鹏说:“和我一起干,就我们两个。”

  “那你可得好自掂量,好自为之。”石生说道。好像说给刘鹏听,又好像说给高亮听。

  房子里的火苗暗了些,人影随着山风摇曳,石生的背影消失在一片夜色中。刘鹏和高亮久久沉默,似乎都在回味那句“好好掂量,好自为之。”

  刘鹏把一片木头扔进柴堆里,盯着熊熊燃烧的火焰。他究竟要自己掂量什么,又要高亮掂量什么?

  从现在开始我是我,你们是你们。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103324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