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二十七章 忽然响起的敲门声

第二十七章 忽然响起的敲门声


  筱雅楞在原地,时寒说得对,她相信他,但也相信李满福。可这是两条平行线被缠在一起后打下的死结,她只能选择相信一个。

  她不相信一直把她当亲生女儿的李叔,会是披着警服的狼,也不愿意相信打小铭刻在心的“时寒哥”会编出这么一个歇斯底里的谎言,何况他一直都那么优秀。

  她更愿意相信是时寒解开身世之谜的渴望,让他触到了一些禁忌,而这些禁忌让躲在背后的一些人不得不采取了极端的措施,但这肯定和李局无关,或许有一些难以解开的误会。

  该不该告诉李叔?也许李叔并不是像时寒说的那样,有什么误会呢。

  而万一呢,万一时寒说的是真的。而他又这么信任自己,他现在就瘫在她脚下,呼吸微弱,一动不动,来个三岁小孩都可以置他于死地。

  她的胸口急剧起伏着,似乎感受到了黑暗中时寒两道恳求的目光,无力的光,像每个孤独的夜晚最遥远的星星,被抛向大雨中不停翻滚的伞,像攀登塔上摇摇欲坠的孩子,像杂草从中无助而倔强冒头的那个粉嫩的花苞。

  “我信,你等我。”筱雅转身关门迅速离开。

  房间里黑漆漆的,对未知的恐惧早已战胜幽闭恐惧。

  时寒不知道筱雅说的信,是信他还是信李满福,也不知道让他等什么。

  也许她都信,也许她会把自己出卖给李满福,或许只是无心之举。毕竟没有谁能比一个公安局长更能护他周全,而他又无法一下子跟她解释清楚。

  他听见对面呼啸而来呼啸而去的警笛,警灯闪烁的光映在窗户玻璃上。

  缉毒的同志们应该凯旋了吧,他想,不过这成果也自然是不理想的。高亮的大脑袋在他眼前晃动,张牙舞爪、龇牙咧嘴,他此刻在哪里,为自由干杯?还是为下步计划密谋?

  电梯贴着时寒的耳朵滑下去,再次经过的时候,停在了耳边。紧接着,响起急促的敲门声,孔武有力。

  他们在逼近,或许是因为之前开了两秒的灯,还是因为筱雅真的出卖了自己?

  他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房间很小,根本没有藏身之处,纵身一跳倒是不错的选择,可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他知道从8楼坠下会是什么结果。或许只有听天由命了。

  敲门声越来越重。两名警察自报家门,“时寒,时寒,开门。”

  怎么办?和筱雅都没法解释的事情,更没法更别人解释,而一旦跟着他们走,他就必然又是李满福棋盘上的子,一个可能继续被再次舍弃的子,而一切都将更加扑朔迷离。

  “会不会昏迷了?”

  “撞吧。”

  撞门声一阵盖过一阵。

  这沉重的撞门声,更让他确信李满福的穷寇心理。

  不行,不能被带走,我必须搞清楚一切。求生的本能让他重新站立起来,在一片漆黑中抓起桌上的瓶子,慢慢挪动到了阳台边……

  门很快被撞开了,一高一瘦两名警察冲进房间,开灯扫了一眼满地血迹,顺着血迹跑到阳台边。

  凌空的落水管道挂着深红的液体,一路往下几乎淌到了底部。其中一人在管子上抹了一把,放在鼻子边,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报告李局吧。”

  时寒此刻正躺在7楼的小阳台上,手上攥着空墨水瓶,墨水染红了手掌。他侧着脸小口喘息,看向空荡荡的房间,床上的木板裸露在外,衣柜的门开着,像黑洞洞的嘴,里面空无一物。

  他心跳剧烈,这让伤口的血又往外涌出不少。阳台上飘下来的电话声,他们信了他的小把戏,至少暂时安全了。

  筱雅的那句“我信,你等我”让他揪心。

  为什么,为什么?他在心底不停问着,墨水瓶重重砸向地面,碎片扎进了手掌,又被毫不犹豫的拔出。

  该怎么办?8楼显然不可能回去,而那些警察叔叔阿姨的家,他更不可能回去,他们同样是李满福的兵,不能把麻烦带给他们。

  石生!石生是唯一能帮到他的人。

  时寒呐时寒,越是临危越要不乱,亏你想得出去找筱雅。他笑了起来,笑的有些凄凉。

  这房间也决不能久待,一旦小把戏被识破,找到他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

  他听见一阵脚步声从楼上传来,沿着楼梯往下,停在7楼门口,稍一停顿后,接着往下,慢慢消失。

  紧接着,楼上响起一阵急促的高跟鞋的声音,跟着传来一个女人愤怒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时寒呢?”

  “我们…进来的时候,他就不在了,”一个男人说,“应该是从阳台的水管爬下去的。”

  “他是逃犯吗!”又是一阵高跟小跑,越来越清晰,就像踩在了时寒的脸上。

  “李局说他受伤严重,我们来保护他,敲了半天门也没开,所以…”男人说,“我们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跑。”

  “李局说他受伤严重,他让你们找时寒?”

  “是。现在京南市区的兄弟没几个不在找他,”男人忽然说,“你见过他?”

  “没…见过,我找他有事,谁知道遇见了土匪。”说完高跟鞋哒哒哒从楼上渐渐远去。

  筱雅和楼上警察的对话,一字不漏飘进了时寒的耳朵。

  他又悲又喜,悲的是李满福如此急不可耐,什么九九八十一难,全是如来骗唐僧的障眼法,而如来现在还要他的命。

  喜的是筱雅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她并没有出卖他。

  现在李满福为了把他缉拿归案,已是满城皆兵,高亮的待遇也不过如此吧。现在只有靠筱雅才有可能躲过满大街的明岗暗哨找到石生。

  腹部的伤口似乎有些凝固了,血液停止了往外渗出,他已进了房间,躺在了床板上,他需要休息,静静的等待楼上的同志离开,再想办法怎样和筱雅联络,现在这副样子又该问谁借电话,他努力在脑海搜寻最近的电话亭。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像包着布的皮鞋快拿轻放。

  跟着7楼的门被敲响,就在耳边……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100073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