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二十八章 盯住李满福

第二十八章 盯住李满福


  轻轻的敲门声持续了几次,一个更轻的女人的声音响起,“你好,有人吗?”声音有些颤抖,似乎有些担忧,又有些希冀。

  声音很轻,却拉着时寒慢慢坐起来,挪到门边。筱雅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触着门把的手迟迟无法拧下去。他想或许是因为她发现了桌上不见的墨水,或许是猜的。

  “时寒…”她继续试探。

  正在他准备开门的瞬间,楼上陡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门外同时传来向走廊深处急走而去的声音。

  脑中浮现筱雅快速离去的身影。

  电梯似乎停在8楼上,又像停在7楼。他把耳朵紧贴着门,等着电梯重新滑下去,也等着那阵敲门声再次响起。

  电梯下滑的声音很快响起,应该是楼上的同志离开了。

  可走廊里的脚步声并没有响起,他把耳朵压在门板上,放在门把上的手在抖动。

  她走了?这么多层楼,就算她发现了些什么,也不可能准确知道他会在哪一层,离开也再正常不过。

  她或许走了,他后悔一刹那的犹豫。

  可这并不怪他,一晚上过山车般的经历,让他不得不谨慎,那身黑色的皮衣,晃眼的手枪,仿佛随时会从空空的柜子,湿漉漉的抽水马桶,甚至是稀薄的空气里钻出来。

  她应该走了。

  时寒收回门把上的手,耳朵从门板离开,就在转身的一刻,敲门声又陡然响起。

  比之前的大了几分,“时寒,我是筱——”

  门缝开启的瞬间,筱雅一闪而入,又迅速关门。

  “时寒…你…”黑暗中的筱雅胸口护着一只纸袋。

  “我没事。”

  “你…在等我。”房间里只有阳台透进来的一丝光,这丝光让毫无保留传递着她目光里的炙热。

  “李局可能知道了什么,他找我了,”她把一部手机递给他,“暂时我只能帮你这多了。”

  她犹豫着,有些欲语还休。

  时寒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捏着手机,他休息了一阵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只是仍体乏气虚。

  刺耳的手机声穿透筱雅黑色的警裤,打破了沉默。

  “李叔…我马上过来,我…我现在在路上,”她说,“我得回去,我会保密。”

  时寒心头涌起一丝感动,他轻轻别过头去。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你得想办法先清理好伤口,可是你又不能去医院,”她语无伦次的说着。

  “我去找石生,石队长,现在只有他会信我,也只有他能帮我,”时寒说,“你还得帮我弄到他的号码。”

  “我回去查,”她说,“我…我很担心你。”

  “我明白。”

  虽然没有开灯,他仍能看到两片通红的苹果,红的娇羞,红的可爱,红的火辣辣的滚烫。

  她接着说:“我打算和你一起走的。”

  “我明白。”

  “你要的都在里面。”她把纸袋子塞到时寒手里,动了动嘴唇,似乎还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

  莉莎沿着山路飞快下山,她一把擦掉皮衣上已经干了的血迹,为自己小小的把戏暗自得意。戏耍猎物,远比一刀刺死要愉快得多。

  她从未如此赞同过洛鹰的话。或许在她看来,洛鹰的话从未有过赞不赞同一说,不管对与错,她从不分析,只有执行。

  更多时候像是训练有素的杀人机器。

  血滴下来的那一瞬间,她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忽然有些发抖。她知道,只要轻轻抬手,就可以立马结束了他的性命。

  可父亲告诉她,她的一切行为都是正义。

  她所杀的人都是该杀之人。

  但现在她却搞不懂了,被她撞下山崖的并不是毒贩,洛鹰告诉她这就是父亲的指令,她必须照做不误。

  难道这真是父亲的指令?

  她拨了父亲的电话,没有接通。自从来到这个国家,父亲的电话大部分时间处于关机状态,而他们之间的联系微乎其微,除非重要指令。

  大多时候洛鹰代替了父亲的角色。她是洛鹰手中寒光闪闪的刀,时刻上膛的枪。既然父亲告诉她一切为了正义,思考即意味着背叛。

  她大步向山下走去,融进城市的一片灯火中。

  *****

  高亮在山顶平房焦急踱步,手铐已经解开。

  是时候解开了,他藏了太多秘密,随便哪个秘密都可以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他时不时停下,抬手看看手机。

  他久久注视着手机屏幕上的照片,大大的脑袋,光光的脑门,屏幕上这个悲催的男人不是自己又是谁。他心头的火慢慢升起,抓起衣服就要往门外冲。

  刘鹏并不拦他,只淡淡得说:“出去就是送死。”

  “我必须找李满福问问清楚,他在搞什么,这让我很被动。”高亮一只脚迈出了门口,一只脚还在犹豫。

  “难道还不够清楚?”

  “我跟他是一根绳上的蚂蚱,”高亮冷哼一声,“我玩完,他照样得完蛋。”

  “李满福这只蚂蚱比你聪明,他剪断绳子先溜了。”

  “我自会让他付出代价!”

  “代价?”刘鹏说,“好哇,我倒看看你一个毒贩如何抗衡李满福。”

  “我不是毒贩。”高亮恶狠狠的看着他。

  “那你是什么,高氏集团的高董事长?”刘鹏说,“双子酒店的神话到今晚已经结束了,你可以再重温一遍今晚雷厉风行的行动,2公斤就得掉脑袋,先数数你有几颗。”

  “我最后说一遍,我不是毒贩。”高亮的吼声在山中回荡。

  刘鹏冷哼一声说,“这话洛鹰听了你得死,李满福听了你也未必活的了,是不是跟着我干,你好自掂量。”

  高亮楞在原地,胸毛跟着胸脯一起抖动,双手握拳,在激烈斗争着。

  刘鹏说:“我还可以替你找到你女儿。”

  “你们根本不知道我女儿在哪里,别想诈我。”

  “是叫雨儿吧。”刘鹏抛出了杀手锏。

  “她在哪?”1秒后,高亮门外的角触电般收回,两步冲过来,抓住刘鹏。

  “干不干,”刘鹏轻轻一笑,“拿不属于你的东西,换你的女儿,不吃亏。”

  “为什么一定要找我,洛鹰找我,你们也找我,我只是想好好活着,怎么就这么难。”高亮松开抓着刘鹏的手,双手抱住光秃秃的脑袋,倚着墙缓缓蹲了下去,声音里带着绝望,还有些哭腔。

  不知是高亮的话,还是他的样子,让刘鹏有点动容。他也想问问1号为什么是他,可有的选吗?很多事就是一步步推着你走到了现在的处境,谁又能知道明天又会出现什么狗血的事情。“你现在可以选择,你下山我不留,你留下我欢迎。”

  高亮依旧抱头,嘴里呜呜咽咽。

  “你想好了我们随时可以行动。”刘鹏说道。

  高亮光秃秃的脑袋忽然抬起,泪眼婆娑的看着刘鹏,让刘鹏有点恃强凌弱的不齿。

  “行动,怎么行动?”他可怜巴巴的问。

  “这么说你是同意了。”刘鹏心头得意,此刻他感觉自己驾驭的不仅是高亮,他还驾驭着1号,他要让1号为他所用。

  不过,他也有些担忧,李满福忽然翻脸逼着高亮连夜出逃,他又在1号提供的地方可以说精准的截住了高亮。这一切难道只是巧合,还是1号和李满福有什么关系?1号是李满福?

  刘鹏马上又否定了,净土行动时,李满福不过小兵一个。

  刘鹏低头看着高亮变幻不定的表情,接着而说:“你替我盯住李满福。”

  说完,刘鹏的手机进来一条短信,是石生……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090489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