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永不蒙尘 > 第三十五章 和棋子的第一次交锋

第三十五章 和棋子的第一次交锋


  一辆出租车在距离京南公安大学五六百米远的地方停下,一个头戴黑色棒球帽,满脸络腮胡男人匆匆下车,快走几步,掩进路旁公园的一片树丛中。

  笨拙的黑影在树丛中穿梭,头几乎埋进胸膛,裹紧不太合身的深色外套,快速摆动的手里捏着一部手机,口袋里还揣着一部。

  就在来之前,他抱着一试的心态,拨出那个尘封已久的号码,竟然接通了。对方说老地方,还能有哪个老地方,他们的交集就只有这么一个交点,一个让他觉得警察也不过凡人的交点。

  但他现在是一个逃犯,虽然棒球帽盖住了“地中海”,络腮胡遮住了满脸赘肉,他还是有些不安,总觉得擦肩而过的路人都在看他。

  高亮意识到自己的健步如飞在慢悠悠散步的人中,确实有些炸眼。

  他稍微放慢了脚步,不远处一个黑影立在八角亭里。他故意把脚步放的更慢,几乎是晃荡着走过去。

  “我以为你不敢见我。”石生先发制人。

  高亮看着眼前的石生,显而易见这些天他过的也并不太好,黑黑的眼窝深陷,神情恍惚,眼神游离。越靠近,越感到平静之下掩藏的那份不安,有些强弩之末。

  “我也这么认为,可我们都来了,有些事迟早得解决。”高亮心头依旧慌乱,但他相信事情可以比较顺利得到解决。

  石生并不说话,眼神透过稀稀落落的树丛看向马路对面,落在京南公安大学宽大的校门上。

  高亮顺着他看过去,校门上六盏明亮的灯正好一一对着“京南公安大学”几个字,在灯光照射下发出奇特的光,让人不敢直视。至少他不敢直视,可石生却直愣愣得看着,不避不惧。

  “你不怕?”石生忽然打破了沉默。

  “怕,怕什么?”就在两道眼神从京公大门上的警徽移向自己的那刻,高亮感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不安不像畏惧。

  “这警徽不是谁都够胆直视,”石生说,“你不怕站在这里的是李满福?”

  “怕,我当然怕,可我知道你不会,你也不敢。”

  石生笑了起来,高亮也跟着笑。

  就在高亮咧嘴的一刻,石生收起脸上的笑,陡然正色道:“你一个逃犯,猖狂什么,你以为我会听凭摆布?笑话!”

  “听谁摆布,听我?我怎么可能摆布得了一个缉毒英雄,可惜呀!英雄难过美人关。”

  石生的脸更沉了,和无边黑夜融为一体。

  “欠下的账该清了,”高亮说,“欠了别人老爹的账,现在儿子讨上门了,不说付息吧,还本总是应该的吧。”

  “别欺人太甚,土人也有泥性子,逼急了兔子也咬人。”

  “石队长,这可不是我逼你,不瞒你说,我也不想来,洛鹰的枪顶着我脑袋呢,”高亮不敢直视石生渐渐冒出火光的眼睛。

  “怎么还?”石生迈步走出了八角亭,朝公园更深处走去,那里更黑静。

  高亮稍一犹豫跟了上去,边走边说:“找到金翅蝶。”

  石生停了一秒,继续往前走,一声不吭,拐过一条小土路,沿着石阶走上一个小山坡。跟着出现一片茂密的竹林。

  石生快步走进竹林。

  不安的感觉从石生转移到了高亮,公园的灯光已被远远甩在身后,一路走来已见不到零落的人影,林子里回荡着孩子戏耍传来的笑,像一块一撕即裂的布飘荡在竹林上空。高亮警觉的抬头看了看一片漆黑的四周。

  “我该杀了你。”石生背对着高亮,眼睛看向这片已经被树木和竹子还有各色野花杂草遮蔽的肮脏之地。

  这里是他的耻辱柱,曾经的某一刻,他以为自己会永远被钉死在这柱子上,肮脏的泥土盖住每寸肌肤,最终腐烂,连流出的浓汁都肮脏之极。

  高亮有些震惊的看着石生,看着他把手伸进口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黑色的枪,枪口不断逼近棒球帽下肥硕的脑袋。

  “不…杀…杀了我也于事无补,”高亮往后倒退,“杀了我改变不了以前的选择。”

  石生冷着脸逼近,手指放在扳机上,他听见高亮艰难的咽下口水,等着高亮喊救命。他会要回属于他的荣誉,属于他的一切,他从来不曾让警队蒙羞,让警徽蒙尘。他想到了牺牲的闵梅,想到了被死亡的闵灵。

  他没法告诉她一切都是计划,一切都是为了所谓的净土行动,直到她含恨而去,只剩一道白绫轻飘飘的悬在梁上。

  她说她恨他,恨到九泉之下,因为他的所作所为,让她也浑身流满肮脏的血,是肮脏的钱买来的肮脏血。

  但愿她的死,让警徽更加耀眼,更加神圣。他眼中含着泪,心中烧着火,枪口直直的对着绊倒在地,被死神扼住喉咙的高亮。

  他的手指慢慢扣动扳机。

  “等一等…别…别杀我——”

  啪的一声空响后,跟着扳机飞快扣动,接连响起撞针“啪啪啪”的空响。

  高亮手脚在乱草丛和土堆上胡乱扑腾,石生像个孩子般大笑,笑的爽利,笑的畅快,他从未笑的像此刻这般无拘无束。

  笑声在惊魂未定的高亮耳朵中经久不衰,仿佛把遗失在二十几年时光中的笑全部汇集了起来。笑声中掺杂着悲,掺杂着哀,掺杂着痛,变成痛苦的哀嚎,化作无声的嘶吼。

  等一切安静下来,高亮看着眼前的这个“疯子”,他意识到洛鹰交待的任务或许无法完成了。

  石生把枪放回口袋,丢下还在还魂的高亮,往竹林外走去。

  “洛鹰会亲自动手,你自己考虑后果!”高亮鼓起勇气对着快步离去的背景喊道。

  “你问问洛鹰,缺了一半的金翅蝶,他要不要,”石生冷哼一声,“如果要,让他尽管来京公大里取。”

  缺了一半,为什么会缺了一半?他只听见李满福说蝴蝶在时寒身上,时寒在京南公安大学,这就是全部。

  而现在石生说缺了一半是什么意思?

  难道另一半真的在自己女儿身上。高亮想着,像个球一样从地上一滚而起,追了上去。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7/5079947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