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影视剧圆梦行动 > 第48章,冲动下的智慧

第48章,冲动下的智慧


  “你手里的东西是烧火棍吗?拦不住也要拦,谁要敢乱动,你给老子毙了他!”

  把麦克风扔给通讯员,周景冲着身边的警卫摆了摆手,“警卫排,跟我上!”

  迷龙带着一连继续维持秩序,而守在周景身边的警卫,则跟着他冲上了大桥,向着江对岸奔去。

  怒江东岸,是虞啸卿川军师派出的先遣部队,按照师部命令布置江岸防御阵地,并且要炸断大桥。

  这帮孙子能不能打仗不知道,在制造混乱罔顾人命方面,的确是一把好手。

  要麻带着侦察排先头一个班挤过人群,通过大桥到达江对岸。

  此时,桥上还有他二十几个弟兄,和几十逃命的难民。可守军这帮孙子工兵接了线,那营长也不管桥面上是什么情况,二话不说就要爆破。

  也就是跟在要麻身后的董刀反应快,抽刀利落的砍断了电线,不然那桥上的几十个人都得用生命,为这个营长的一个命令而买单。

  突然冒出一队人,要破坏己方的军事行动,那营长自然是万分警惕,差点就下令开火,跟要麻火并起来。

  不过,即便没有火并起来,那人说起话来,空气中的火药味也是十足。

  “哪个部分的?”

  “66军,远征团,没听说过。别是哪犄角旮旯的杂牌团吧!“

  “放下武器装备,快到一旁呆着去,回头老子再追究你们破坏军事行动的责任。”守军营长嫌弃的摆摆手,示意他们滚到一边儿去,别妨碍人家炸桥。

  “不行,想要炸桥,先问过我们手中的枪!”要麻也是从死人堆里滚过来的,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被人家的就被说动了。

  他端枪指向了那个营长,下面的兵也默契的端枪指向了对面,与对面同样持枪的守军对峙起来。

  虞啸卿的川军团是怎么来的,要麻他们心里很清楚。

  收容所里面从各个战场上溃散下来的溃兵,他记得一共有一百二十几个,几乎人人升了一级,然后就被编成了一个营,送到美国人的飞机上,最后扔在了缅甸。

  虞啸卿有没有去缅甸,所谓川军团除了他们还有没有其他人去缅甸,要麻不知道。

  但他十分清楚,眼前头的这些兵,都是些新兵蛋子。眼中没有杀气,端枪的姿势都不对,或许枪声一响火并了,他们之中都会有人拉不开枪栓。

  在这种距离上,要麻敢笃定的说,他的侦察排能一瞬间将将这个营的指挥部打掉,让整个守军丧失指挥,甚至溃散。

  在漫长的对峙当中,守军营长许元庆的耐心渐渐消耗光了,上级可是有命令的,要赶在日军前头炸断大桥。

  现在,听着山内头轰隆隆的炮声,他畏惧了,“格老子,我数5个数,再不让开地方,老子就下令开火了!”

  “五!”

  “四!”

  “三!”

  “一!”

  被别人抢先喊了数,许元庆的表情有些诧异,“狗日的,哪个王八蛋替老子数了?”

  周景被警卫环绕着走下桥头,没有停留,一直走到许元庆的面前,劈手夺走那家伙手里的枪,一个重踹将其踢倒在地。

  周景一只脚踩在其胸口上,骂道:“狗日的,在老子面前还敢吆五喝六的,活腻味了?”

  许元庆想要挣扎着起来,却发现那只脚上的力量是无穷的大,他根本无法做到。

  注意到周围的兵都一脸茫然,就连他那个副官都愣着,他吸起一口气喊道:“都愣着干什么,快救我啊!”

  没有等到他手下的行动,远征团警卫排的兵齐刷刷的拉开了保险,用手中的斯登冲锋枪,对准了任何一个有可能行动的家伙。

  周景拿枪遥指了一圈守军,赤裸裸的威胁道:“我们的机枪可是容易走火,你们要还不放下枪,被打成筛子了,可怨不得别人!”

  “都给老子把枪放下!”

  随后的一声厉喝,把众多守军吓了一个激灵。有的新兵被枪指着,又被这么一吓唬,腿肚子都软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上全是惊慌之色。

  杀气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但这种东西确实存在。

  无论是侦察排的兵,还是警卫排的兵,都是从死人堆里滚出来的,每个人最少杀过两个鬼子。

  这些人都是周景的铁杆儿,假如说周景下令开枪,这些人不会有任何犹豫,都会毫不眨眼的扣动扳机。

  被大几十个这样的狠人盯着,浓浓的杀气笼罩在心头,哪个新兵蛋子不慌?

  这就好比现在一普通人,被几个手持凶器的a级通缉犯包围了,对方明确要杀人,他不吓得腿软才怪。

  营长在人家脚底下痛苦挣扎,新兵蛋子连枪都抓不稳,守军的副营长无奈只能下令放下武器。

  控制局势之后,周景毫不客气的宣布道:“行了,这里的驻防就交给我们远征团了,你们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不要在老子面前晃悠。

  不然我会以为你们心存二心,老子的子弹可不长眼。“

  “长官,我回去得给我们师长一个交待,你……您叫什么?”许元庆揉着胸口,小心翼翼的问道。

  任务没达成,还被人家缴械赶走了,回去肯定是要吃瓜落的,搞不好都要被枪毙。

  可他能怎样,手下的兵不给力啊!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子是66军远征团团长周景。”

  似乎觉得有点不过瘾,周景昂头傲然的说道:“回去告诉你们师长,论打仗,他就是个菜瓜,给老子提鞋都不配,呆在后面瞧好了吧!”

  眼见着一个营的守军,像打了败仗一样,放下武器灰溜溜的往回走,要麻歪了歪头诧异的问:“团座,您这非常人之举,这么轻易就的把他们给缴械赶走了?”

  “就是这么容易,你还是新兵蛋子的时候,能比他们强到哪里去?”

  周景摆弄着那把玲珑小巧的军官配枪,失望的摇摇头。也不知道是对枪的失望,还是对那些新兵蛋子的失望。

  他其实知道要麻真正想问什么,无非就是想问,他为什么胆子那么大,无视那些枪口,上去就把对面指挥官干了,难道不怕引起火并吗?

  万一真开枪火并了,处在守军中间的周景,八成是活不了的。

  而周景这么做,自然是有他的理由。只是这个理由,以他现在的身份,不好说出口罢了。

  还记得豆饼是怎么参军的吗?

  是被强拉壮丁,康丫是,不辣是,要麻也是,只是当兵时间太长了,他自己都忽略了。

  城市的学生兵是听了宣讲自愿参军,譬如孟烦了,林阿译。

  在人口众多的广大农村地区,国军征兵的传统就是拉壮丁,政策是三丁抽一、五丁抽二,独子免征。

  当然,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从古到今都是。

  地有钱有势的官僚子弟、地主、富农和城镇有钱的人,哪怕是兄弟七八个人也不会被抽壮丁。

  所有的负担全部转移到穷人那里。强拉壮丁的事儿层出不穷,基本都是一种普遍现象。

  有的穷人无钱贿赂兵役官员,就千方百计的躲避。然而这并不算什么好办法,保甲保长白天抓不到壮丁,就在晚上派乡丁去家里抓人。

  抓不到本人,就把壮丁的父母关起来,逼迫壮丁“自愿”当兵。

  本乡壮丁实在凑不够数,就带着乡丁上路乱拉商客,钱物没收,人充壮丁,形如匪盗。

  周景手底下有个排长曾经干过送壮丁的活,他跟周景说:所谓送壮丁的部队,实际上如押解犯人的军警。

  由于大多数的壮丁都是被强迫、陷害、欺骗来的,在押送途中,他们常常是被一根粗麻绳串联捆绑着。

  而送壮丁的官兵,则是刺刀出鞘,子弹上膛,虎视眈眈地押着进行。时刻要小心出现逃丁。

  在剑桥中华民国史上记载,在800多万(国军)士兵中,大约每两个人就有一个去向不明,大概不是开了小差,就是非战斗死亡。

  扪心自问,周景如果遇到了和那些壮丁一样的遭遇,会真的尽心尽力的办事吗?

  遇到机会,不开小差溜掉吗?

  跟接受了教育,为了推翻侵略者,为了推翻压迫人民的,封建势力而战的,我党士兵不同。

  国军毕竟还是一支半封建的军队,士兵没有任何信仰,保家卫国那也是扯淡,没人愿意去当死了的烈士,换笔犹如废钞的抚恤。

  绝大多数士兵,还是愿意去当平民百姓。

  周景敢那样横冲直撞,冲到守军人群中把那营长干翻,依仗的就是这一点。

  他笃定了那些新兵蛋子不会开枪,而那为数不多的几个基层指挥官,他们营长都在周景脚底下,哪个不要命了给自己找事儿?

  “团座,这最后一批难民都过来了,您看下一步做什么?”一连副跑来请示道。

  周景觉得有点不对,可又没有可又没有想明白哪里不对,皱着眉头问道:“迷龙呢?”

  一连副脸色有些尴尬,“团座,迷龙连长正在和人告别,所以特派我来请示您。”

  周景的脸色愈发阴沉,这都什么时候了,敌人就在眼前了,这个瘪犊子玩意儿身为指挥官,跟没过门的老婆孩子唧唧歪歪,存心给他上眼药啊!

  他有一种预感,迷龙迟早因为这个女人坏事儿。

  “告诉他,麻溜的给我滚回去,去龙副团长那儿等候命令。“

  把一连副打发走,周景站在大桥上,脑海里思绪万千。

  他现在又面临一个很重要的抉择,究竟是在天门山上守呢?还是大军渡河,炸掉桥梁呢?

  而在此时,天门山上的战斗已经爆发了。之前远征团就爬过天门山,这座山头不是那么好爬的,高低落差有个二三百米。

  龙文章久经战阵,大小仗打过不下百余起,他指挥着二营呈梯次布防,摆下了一个钳形态势。

  虽然没有太多的时间修筑工事,但就凭借居高临下有利的地形,就把天门山弄成了鬼子绝对不能轻易啃掉的硬骨头。

  战斗一打响,担任日军先锋的长谷中队,指挥官长谷部优就发现山上守军,两翼的战斗力较强,中部防御比较薄弱,火力似乎不太足。

  他当即下令,让负责中路进攻的小队,加紧攻击。

  部署在天门中部的,是二营六连,这个连一多半,后来那一千多溃兵择人补充的,新兵数量较多,战斗力比较薄弱。

  尤其部署在山腰的9排,不但新兵比例达到了2/3,连武器装备都差兄弟部队一大截,战斗力可以说弱的可怜。

  “狗日的,瞄准了打,当子弹是白来的?”

  “大黑狗,鬼子都到眼前了,用手榴弹招呼,别等老子提醒你!”

  九排长连喊带骂,指挥着这帮不省心的新兵,竭力的抵抗着日军的进攻。

  可新兵毕竟是新兵,没什么战斗经验,路上行军匆匆,又没有时间训练他们。一个王者带4个青铜,九排长就是在努力,也没辙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鬼子一步步接近。

  眼看着大股敌人都突进到二三十米了,马上就要进入白刃战,山顶阵地掷弹筒发威,嗖嗖嗖,一颗颗榴弹在鬼子中间落下,炸起碎石草叶,也炸掉了好几个小鬼子的命。

  这就像是一个信号,山腰两翼阵突然又冒出几挺机枪,中路后续进攻的小鬼子面对机枪扫射,不得不趴下躲避。

  冲在9排面前的小鬼子,一下子成了孤军。大好的机会,九排长声嘶力竭的喊道:“都给老子手榴弹招呼,快快快!”

  头顶上嗖嗖飞过的子弹一下少了很多,新兵蛋子也有胆子了,纷纷露头扔出了手榴弹,将鬼子趴伏的地方犁了一遍。

  不过,要说杀伤敌人,还得是9排那些老兵扔出的手榴弹。他们比较有经验,手榴弹拉了弦儿之后,往往在手中停个两三秒,然后再扔出去。

  手榴弹凌空爆炸,弹片一扫一大片,小鬼子把头埋到土里都不顶用。

  突进的先头部队被杀伤大半,两翼又被守军顽强的堵回来,日军的第1次进攻无疾而终。

  到是掩护撤退的炮火还可以,不但阻止了远征团的追击杀伤,还杀伤了一些没有防炮经验的士兵。

  在山顶前沿阵地的龙文章,也不是好相与的,“炮兵连,给老子轰!”

  迫击炮追着撤退的小鬼子,一发发炮弹砸下来还以颜色。那6门榴弹炮,在英国教官的指导下,瞄准了鬼子的炮兵阵地发威。

  小鬼子炮兵,想光打人不挨打,没门儿!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6/5238036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