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休斯顿猎灵记 > 第17章 民大西路的第四锤(1)

第17章 民大西路的第四锤(1)


  马闹穿着长袖秋裤像游魂一样走在街上。

  刚才和母亲推搡扭打之间,衣服上沾染的车厘子汁和饺子醋,像血迹一样印在身上,触目惊心。

  正值盛夏,她这副不合时宜的打扮引来不少行人侧目。

  然而她并不在意,她现在只想再去自己高考前心仪的大学门前看一眼,只看一眼便行。

  因为过不了多久,自己估计就要因为杀人进监狱了。

  虽然那个死了的家伙也不是什么好货,自己早上依稀听见新闻说,那个人身上背负着几十条人命,而自己竟然能从这样的嗜血魔头手下逃出,实属幸运。

  可终究是了结了一条人命。

  杀人偿命......

  欠债还钱......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马闹很清楚这些道理,她打算,回去就自首。

  这样对家人的影响可以降到最小,马闹洗澡的时候就想清楚了,自首这应该算现在的最优解。

  如果选择当一个逃犯,这样不但终身与家人无法联系,还会连累父母和自己一样终日提心吊胆。

  长久下去,对自己和家人恐怕都不是什么好结果。

  坦白从宽,自己态度诚恳,又是初犯年龄较小,估计还能能多争取几年减刑。

  假如裁定为自卫伤人,甚至说不定可以不用负刑事责任,可目前的成绩......诶也终究与梦寐以求的大学无缘了。

  可这算自卫吗?

  马闹回想起自己与那侏儒搏斗的每一个瞬间,包括往他脸上猛踹的那几脚,以及最终,那侏儒最终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样子。

  自己究竟是如何把那侏儒瞬间秒杀的,其中缘由她还是想不明白。

  而这才是整件事最可怕的地方。

  自己自首时,要怎么和警察描述案情,要不要说那个诡异的契约?告诉警察叔叔那棵怪树的事情,自己多半会被人当成疯子,不去监狱也得去精神病院。

  但当时自己确实处于劣势,但签了那个契约,就......怎么就突然把人给反杀了?

  还是解释不清啊......

  “愤怒”

  一个词在她脑海里闪过,她被自己的想法吓得脊背一凉,在夏天打了个寒颤。

  当时自己爆发出了从未有过的愤怒,可倘若自己拥有一愤怒便可杀人的能力,那自己刚才可能险些也杀死双亲。

  马闹心下一凉。

  自己这样的不就成了怪物,还是离众人远一些的好,倘若又发起疯,后果不堪设想。

  之所以造成现在众叛亲离的局面,都是因为那个扯淡的契约!

  死里逃生的秘密或许就在其中,但除了一个疤痕自己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马闹终于走到了民大西路,隔着马路,她远远地望了一眼自己曾经梦寐以求的学府,不敢再靠近,担心又会出什么幺蛾子。

  一夜未眠,数小时未进食,她的脑袋昏昏沉沉。

  接二连三的打击下,马闹此时的精神已经极度疲倦,却又无法平静心绪休息,哪怕是小憩一会她也做不到。

  在这种折磨下不知道人还能撑多久。

  她走到一间普通的小卖部,用身上仅有的零钱买了一瓶矿泉水,站在街边,看着这熙熙攘攘的民大西路。

  这条路也算是市内有名的小吃街,周围有好几所叫得上名来的大学。

  现在正值晚饭饭点,学生们都纷纷走出校园来觅食,都是洋溢着青春的大学生。

  或三五成群打扮时髦,或成双成对恩爱亲密,还有那些背着双肩包步伐急促的学生,一看就是急着去自习室,想占个好位置......

  真好啊。

  马闹看着这些形形色色的年轻,第一次理解了朱自清的那句话:“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几天前,马闹还觉得,高考考场上发生的怪事,把她变成了世界上最惨的考生。

  而今天早上,她改变了这种想法,认为自己在猫眼儿胡同里所遭遇的一切,才是命运对她最沉重的打击。

  而几个小时前,在她得知了自己的高考成绩后,她又彻彻底底陷入了绝望。

  这完全是雪上加霜。

  没想到自己除了英语成绩,其他分数都是个位数。噩梦变成了现实,寒窗苦读数十载,一切努力都成为了泡影。

  她曾猜测过,假如有平行宇宙,或许是时空混乱,另一个时空的自己或许是个学渣,碰巧来到她的高考考场上替自己答题。

  她不对那个家伙保有任何信心,也许自己的成绩会很差,但没想结果会那么差。

  战五渣!单选全部蒙C也不止就这点水平吧!

  ......

  民大西路这条街上,人来人往,黄昏天色,华灯初上,将晚不晚。

  “碎女子,帮我个忙吧,拧个瓶盖。”一个满脸褶子的老妇人凑到马闹面前,操着一口陕北腔。

  马闹看这老妇人衣着整洁,背着一个双肩包,还带着眼睛,满头银丝,面目和善,便接过水瓶帮她拧开了瓶盖。

  “谢谢你啊,人老了,这手上没力气。”

  “不用谢,小事情。”马闹疲累地说

  老人接过水瓶,连连道谢,喝了几口水后,又掏出一张纸条对马闹说:“能帮我看一看这纸张写的什么嘛?是我儿子给我的,说什么来着?年纪大了,眼睛什么都看不清楚。想也想不起来。”

  马闹接过纸条看了一眼,是一张联系卡。

  上面写着,老人的姓名,年龄,血型,家庭住址,以及家属联系电话,并且纸条上说明这位老人患有阿兹海默症,如果走失请好心人打电话联系家属,必有重谢。

  马闹看了看地址,是不远处的一所大学的教职员工宿舍,可是自己并不知道该怎么走,身上也没带电话。

  “奶奶,您还记得自己家在什么地方吗?您身上有带手机吗?”

  “我的家,我的家要怎么走,在......在......在.......”

  看样子这老人确实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了。

  “奶奶,手机,手机!有吗?我没带手机,用您的打给您家人好嘛?”

  老人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旧式的按键手机,马闹便用手机拨打了联系卡上的电话。

  “啊!你到了没?”

  一接起电话,对面一股浓烈的河南腔喊了起来,是个中年女声。

  “啊?您是xxx老人的家属吧?”

  “哦!是是是。”对方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回答道。

  “你家老人丢了,你不知道吗?”

  马闹听着电话那头那位自己的老娘丢了,却半点也不见着急,便有些不满。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4/5234284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