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最强庶女之逆天三小姐 > 第4章 吃了死耗子的眼神

第4章 吃了死耗子的眼神


  “三妹妹你……”

  “叶倾衣,既然没疯,那就向芙兰道歉。”萧景逸目光冰冷,不由分说地护着身后女子。

  叶倾衣眼里闪过一抹讥诮。

  她怎么会忘了,传言萧景逸在外行军,遭遇大难之时,叶芙兰曾无意间救过他以及他部下的性命。

  此后,这萧景逸便对叶芙兰倾慕不已,只要他在的地方,就没人敢对叶芙兰不敬。

  哪怕与他有婚约的叶倾衣,也丝毫不被他放在眼里。

  只是,他真以为,就凭区区叶芙兰的力量,能救得了被敌军围困的苍邛将士?

  未免太可笑了点……

  “少将军,什么叫没疯就得给她道歉?那我没死,岂不是还要对你们感恩戴德?”

  “尔等不分青红皂白就认定是我的错,真是好没道理。”叶倾衣讽笑,对上男子铁青的脸,她也毫不畏惧地直视过去。

  这人比她高出一个头,冷意连同阴影一并罩在她脸上。

  黑衣束发,眉骨生寒,紧抿唇线上,一双漆黑眸子犀利桀骜,直直盯住她,眼里露出几分厌恶。

  倒是生得一副好相貌,但看她的眼神……就跟吃了死耗子似的。

  萧景逸冷眸微烁,也将眼前女子瞧了个仔细。

  破衣乱发,狼狈不堪,衣角遮住了毁去的半张容貌。

  可独独那双眼睛,明亮清澈、布满灵气,给人的感觉像是被蒙了一层尘垢的明珠。

  就是嘴巴太狠毒,条理列得一清二楚,顺带踩了他一把。这哪像是一个疯子能说出来的话,不是好了,就是装的。

  换作以往,她痴傻过后,但凡见了他,早就躲得远远的,何会像今日这般,顶嘴冲撞还针锋相对。

  似乎是……

  变了。

  “三表妹的性子真是越发爽落了,让本皇一如既往地欣赏。”

  旁边,另一人笑着开口,“不过,再直爽,也得审时度势,分清场合利弊。对错,可不是你说了算。”

  叶倾衣勾唇,“那谁说了算?是叶大小姐,少将军,还是二皇子你?若要论起,在场恐怕没人能做得了我的主吧?”

  这人身着紫衣华服,发束玉冠,笑容温润平和,可就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若是没有记错,他便是苍邛国二皇子墨云鄞,是当今贵妃,也就是叶府家主的姐姐,叶琼芝的儿子。

  叶芙兰倾心于太子,想做太子妃,可叶府一心扶持贵妃所生的二皇子,想永葆家族昌盛。

  这可很难办啊……

  她只想隔岸观火,看他们以后来个窝里斗。

  “三妹妹,即便宛姝得罪你在先,可你也不该如此残忍,将她手骨踩断。于情于理,这件事,都是你处理不当。”

  叶芙兰婉劝,“若想息事宁人,从轻处罚,那你自随我去爹爹和姨娘跟前请罪。若你不肯听劝,那就别怪我不念姊妹之情,将你交给刑审司判决了。”

  叶倾衣:“我要是……不肯呢?”

  前有狼后有虎,她会傻到去送死?只要她入了叶府,怕是半条命都会交待在这些人手里。

  与其这样,那还不如拼了。

  叶芙兰面色顿沉,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废物,竟然还能从她眼里看到猖狂。

  这比从前的叶倾衣,还要让人忌惮畏惧。让她想……

  彻底毁掉。

  “三妹妹非要这样不知好歹,那我,也只好亲自动手了。”

  言罢,不给人反悔机会,叶芙兰凝聚灵力在手,飞身向叶倾衣抓来。

  身为灵者,除了不能巩固灵气,灵根薄弱外,速度和力量都比一般人强了不知多少倍,更何况是灵者三阶的叶芙兰了。

  放眼整个苍邛国,能在她这个年龄步入三阶的人,屈指可数。

  灵力、武力,甚至连凝聚力都没有的叶倾衣与她硬碰上,非残即伤。

  叶倾衣眸光沉冷,看着飞来的浅光,迅速往旁边的大树闪去。

  可她毕竟还是一介普通人,哪里比得过灵者的速度。即便用尽全力闪避,还是被灵力攻击擦破了皮,手背上,火辣辣地疼。

  该死。

  这破什子大陆,非要搞什么药修灵修,让她这种外来者太特么吃亏了。

  但是……

  “啊——”

  对面传来一声惊叫。

  叶倾衣皱眉看去,只见方才还气势凌人的叶芙兰吓得花容失色,捂住自个儿手臂,连连后退。

  混像是见了鬼。

  “芙兰,你的手?”萧景逸连忙上前,眉头锁死,“快去请灵医。”

  叶芙兰手臂此刻已是乌青一片,手腕处,还有被咬伤的痕迹,隐隐发黑,“好疼……”

  “这伤……”墨云鄞看了片刻,很明显,是中毒的迹象。

  萧景逸看向对面女子,眼神冷得像是要杀人,可不得不硬逼着自己平复下怒火,“交出解药,我可放你一命,如若不然,休怪我不留情面。”

  本以为她性子冷淡刻薄,经历大变过后,改了不少,没想到,是他眼盲,竟被她这坦然自若的表象骗了。

  叶倾衣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萧景逸是被叶芙兰惑住了双眼还是怎样?那个女人自己要找死,倒还赖在她头上了?要脸不要脸?

  她摸着手臂,扬唇。

  这毒,确实是她身上的,但可不是她故意的。没想到,这乖宝贝儿也跟着她过来了……

  叶倾衣摊手,“少将军,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下毒了?大姐姐的武功比我高强太多,我勉勉强强避开她都困难,少将军觉着,以我的能力,能暗算得了她?”

  萧景逸握紧拳头,“休要狡辩。”

  “景逸,芙兰手臂上的伤口有两个齿印,像是蛇虫之物所咬,三表妹应当养不了这些东西。”墨云鄞充当和事佬。

  但也保不齐她会用别的毒物。

  “三表妹,此事若真是你所为,交出解药,我们既往不咎,今日之事,也不会有人传扬出去。”

  “是我做的又如何?不交,又怎样?”叶倾衣看着受伤的叶芙兰,显然被咬得不轻。

  要不及时解毒,那只手恐怕很快就废了,但……关她何事?

  墨云鄞心下微讽。

  这三表妹的性子,变了不止一点半点,与萧景逸对上,也不落下风。

  可惜了,也只是不自量力罢了。

  “最后一次机会,我没耐心。”

  萧景逸冷冷盯住她。

  ------题外话------

  今天起正式更新啦~

  我:她好冷漠,好无情,好狠毒,好会装……(瑟瑟发抖)

  倾倾:我辣么乖,辣么弱,莫挨老子(鄙视)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12/935603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