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欢喜甜园之农门福女种田忙 > 第七章 恶人先告状

第七章 恶人先告状


  叶韵有些诧异,不过既然他没有提及,自己也就别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她甩了甩头,走过去跟他们俩凑一块儿。

  “姐姐姐姐!你这些东西都是从哪里来的啊!太好吃了!我从来没吃过!”叶离嘴里含着饼干,说话含含糊糊,又兴奋地语无伦次。

  说罢又指着一旁叶韵拿出来的牙刷盒牙膏什么的,“还有这些!都看起来好奇怪哦!姐姐!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在哪里买的啊?”

  叶离睁着她圆溜溜的大眼睛,满脸期待地看着叶韵。

  “额....这些.....”叶韵有些百口莫辩,不知道该如何向叶离解释这一切,叶离和许云本是古代人,对于淘宝系统这些东西完全没有概念,若是要解释,还得告诉他们自己是如何穿越的。

  想到这里叶韵就觉得头疼,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她尴尬地扯了扯嘴角,视线飘忽不定,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连贯的话。

  许云看出来了,知道她不愿解释,便也就开口替她解围,“叶离啊,既然觉得好吃就吃就行了,有些东西等你长了再告诉你,嗯?”

  叶韵有些诧异地看着许云对待叶离的这副温柔模样,眼前的一幕让她不禁有些感动。

  她与许云相识不久不说,他和叶离怕是第一次见面吧,他就待叶离这般好,自己果然没有嫁错人呐!

  哄好了喋喋不休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叶离,许云站起身,转头注视着愣神的叶韵。走过她身边,捞起挂在墙上的弓箭,走到门边回过头。

  “我出去打猎,回来当午饭,不能让你们饿着。”

  叶韵听罢,转过身,阳光撒在许云的侧脸,映出他高挺的鼻梁和那双极为美丽的丹凤眼,自己竟有些花痴。但仅仅是一瞬间,她便回过神,声声答应着。

  许云出门后,叶韵看着这破旧的屋子,她撸起袖子,决定要搬出自己的小店铺,来为这个家好好装扮装扮!

  这时白氏回到家,便跑去叶韵大伯父的书房中闹去了。

  “老爷啊!你那不识好歹的侄女今日可让我脸上无光了啊!”白氏哭喊着,边拍打着自己的脸庞。

  叶伯父见她如此模样,放下手中的书卷,微皱着眉头站起身,走到白氏面前。

  “怎么回事?”他面色严肃地看着白氏,他俩在一起生活几十年,她是什么样的人,叶伯父心中自然有数。

  “她嫁了人,偷咱家的肉就算了,还当众羞辱我!你说,这样的白眼狼养着这么多年有何用啊!?”

  白氏拽着叶伯父的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着,希望他来给自己做主,除掉叶韵姐妹。

  叶伯父眉头紧蹙,叶韵?她怎会如此?

  他心里想着,又转过头看着泪眼汪汪的白氏,不管怎么说那也是自家夫人,叫叶韵前来说道一番倒也无妨。

  叶伯父将心里想的说出来之后,白氏内心暗喜,心里盘算着叶韵估计也会颜面尽失吧!

  叶韵将家中物品收拾一半,门外便有了马车停住的声音,叶韵走出去一看,认出来这是叶伯父府上的车夫。

  “你...可有何事?”叶韵疑惑地看着车夫,手里还拿着擦桌子的抹布。

  “叶小姐,跟我走一趟吧,老爷说要见你。”车夫上前说道。

  大伯父?他叫自己何事?莫不是早晨的事情,白氏去告状了?

  她还没回过神,车夫的声音又再次响起。“叶小姐,跟我走吧!”他说着,拉开了后方轿子的帘子。

  叶韵回过神,“你稍等一下!”她转身回屋子叫来叶离,牵着她的手,走到马车边上,扶着叶离先上。

  马车颠簸了一路,开出了泥泞小路,来到了叶府门前。

  叶韵下车,望着叶府的大门,没想到刚出嫁第一天,自己就又回到了噩梦开始的地方。一瞬间,她有些恍惚。

  叶离下了马车,小手些许颤抖地牵着叶韵,此时的她内心有些恐惧,他们俩谁都不知道,今天进来叶府,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终于,叶韵下定决心,牵着叶离的手大步流星走了进去,直接去了前厅。果然,叶伯父和白氏已经等候多时。

  一进门,叶韵先向叶伯父问了声好,而后看了看一旁满脸狡诈的白氏,叶韵微微蹙眉,却也为了不失大礼,稍稍点头,叫了声“伯母”。

  白氏不悦地看着她们俩,见叶离战战兢兢躲在叶韵身后,她狠狠地剜了她一眼,手掌猛地拍了下桌子,大声呵斥:“好你个小贱人,我养你这么多年,见了面竟敢不向我问好!?”

  叶离被白氏突如其来的怒吼声吓得一颤,往叶韵身后又躲了躲,白氏见她这副模样,还想继续训斥叶离。

  这时叶伯父开口打断了白氏:“够了够了,今天叫叶韵和叶离来是有别的事情的,你不要惹是生非!”叶伯父眼神有些严厉地警告白氏,白氏这才讪讪闭了嘴。

  叶伯父说着,又转头面善地看着叶韵,微微笑着:“韵韵啊,新相公待你可还好?”叶伯父不像白氏那般牙尖嘴利,满脑子利益。

  叶韵一直以来知道叶伯父待自己不错,只不过他在家时间极少,管家的都是白氏,一切的一切都是她说了算,才有了这些年来她们姐妹俩遭受的种种虐待。

  叶韵微笑着微微弯腰:“许云带我们不错,多谢伯父挂心。”说着,叶韵抬起头看着叶伯父,“不知道伯父今日叫我们来,是有何事?”

  被叶韵一提醒,叶伯父这才想起来,正事还没说。他轻咳几声,脸色转为严肃,看着叶韵。

  “你伯母说,你偷了家里的肉,还在村民面前让她颜面尽失....可有此事?”

  果然,真是此事!

  叶韵嘴角微微上扬,虽说是笑,却带着一抹轻蔑的意味在其中。

  “伯父,我和叶离是真的冤枉呐!那肉是我今早在集市买来的,怎么到了伯母这里就变成偷了呢....我是真的没有偷啊!”

  叶韵说的楚楚可怜,言语中带着一丝哭腔,这让叶伯父有些不禁再问下去。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01/5244848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