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欢喜甜园之农门福女种田忙 > 第十四章 惩戒

第十四章 惩戒


  谁知县令长不理会她,一心净给知府大人点头哈腰。白氏一脸诧异看着知府大人,好奇到底是何人能让县令长如此低贱地弯着腰。

  她又转头看向叶伯父,叶伯父瞪了她一眼,转头微微弯腰,抬手抱拳问道,“不知道,内人犯的,到底是何罪?”

  知府大人睨了他一眼,“你让她自己道来!”

  叶伯父转过头看着白氏,正好迎来她求救般的视线,叶伯父眼中的担忧流露出来,难道是死罪?

  经过这一番眼神交流,白氏差不多得知,公案上坐着的,是官职比县令长大的多的人,自己怕是惹不得!

  她回头狠狠地剜了叶韵一眼,定是这贱蹄子去告的状,白氏攥紧了衣摆,凶狠的眼神恨不得将叶韵碎尸万段。

  她眼珠子一转溜,又想了些馊主意出来。

  只见她泪眼摩挲,抬手假惺惺抹着泪:“大人,你是不知道,奴家将这丫头抚养成人,谁知道后来,她......”

  “住口!满嘴胡话!”

  白氏还没说完,便被知府大人打断,“事情原委,叶韵已经跟我说过,你不必再谎话连篇,说的天花乱坠!”

  他说着,提高了声音。

  “你多年来对叶韵,叶离姐妹进行虐待,此次还上报衙门诬陷叶韵,白氏!你可知罪!”

  一瞬间,虐待,诬陷等罪名就像一顶帽子般,扣在白氏头上,承重的压的她抬不起头。

  “来人,重打二十大板!”

  白氏慌了,她惊恐地望着知府大人,抖着嘴唇久未出声。

  等到她反应过来那一刻,她像疯了一般,这个人扑向叶韵,伸出两只手抓住她的脖子。

  “咳咳.....”叶韵呼吸困难,拍打着白氏的手,谁知她变本加厉,越掐越紧,嘴上还呢喃着,“我要杀了你.....

  我要杀了你!”

  一旁的侍卫见不对劲,赶忙拉住白氏,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拉开。

  被拉开的白氏不甘心,手脚并用,拳打脚踢挣扎着还要冲着叶韵去。

  终于被放开的叶韵抚着自己的脖子,猛吸了几口空气,丝毫没有注意白氏迎上来的脚。

  果然,脚掌正中叶韵腹部,她向后仰了过去。

  “还不速速拉出去!”知府大人见状,猛的用力拍着桌子,“嘭”的一声,震慑地白氏不敢再有动作。

  叶离忙扶起叶韵,回过神的叶韵眼神冷似冰块,看着白氏被拉出去,“嘁”地笑出声,而那冷似冰霜的眼神转瞬即逝,再转过头时已是一副无辜模样。

  县令长满脸为难地看着被拉出去杖打二十大板的白氏,知府大人睨了他一眼,阴阳怪气说道:“看着金主让人拉走,心中不甘?”

  被这么敏感的问题问住,县令长连连摇头:“小的怎敢.....”

  “那还不把许云放出来!难道还想打死无辜的人不成!?”知府大人一声大吼,叶韵看到县令长微微一颤。

  他这才下令让人讲许云拉来。

  许云被人搀扶进来时,叶韵看着被抽打的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许云,红了眼眶。

  她抖着手摸着许云的脸,这样一具血淋淋的人,虚弱地直接倒在了叶韵肩膀上。

  叶韵不敢相信,仅仅半天时间,这些人竟然如此没有人性,将一个活生生的男人,折磨成这样。

  心中的怒意油然而生,她回过头瞪着县令长,眼底的火焰不断燃烧,拳头攥的爆出青筋。

  “你们衙门,就是这么办事的么......”

  叶韵已经气的声音发颤,她抬起手指着县令长“你!亏你还让人尊称你一声县令长,没想到也是个拿了钱就听人指示任人宰割的贪官。呵....县令长?你不配!”

  叶韵气的哭了,眼泪里含有对许云的心疼,还有对这种腐朽社会的失望。

  她想念在21世纪那个靠宪法规定办案的时代,在那里,怎会有此般惨无人道的处置。

  “不分青红皂白随意处置他人,怎么?好玩么!?”说到最后,叶韵用怒吼来宣泄自己的情绪。

  一旁的叶伯父听了叶韵的哭诉,大概明白了来龙去脉。

  他也被遍体鳞伤的许云震惊的一动不动,他想不到,想不到白氏竟如此心肠歹毒!

  屋外传来大板拍打在的白氏身上发出的“啪啪”声,夹杂着白氏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许云靠在叶韵身上,看着她这般为自己讨公道,他缓缓抬手,抚住她的脸。

  感受到许云手掌带来的触感,叶韵忙低下头,我住他的手,“许云,我们回家!”

  说着,她就欲将他从地上拉起来,无奈男人的体型本就比她大,这下这个人是虚脱的,重心全部压在叶韵身上。压的叶韵险些站不住。

  叶伯父连忙走过来帮忙抚住许云,“我有马车,让他捎你们一程。”叶伯父命令般说完,不等叶韵有所反应,搀扶着许云走了出去。

  叶瑶见自己父亲对母亲坐视不管,心中有些难受与不甘。

  而门外刚承受完二十大板的白氏也是躺在木椅上奄奄一息。

  叶瑶跑过去蹲在她身旁,“娘!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放过叶韵那个贱人!”

  马车将叶韵他们送回了家,叶伯父深感歉意,“韵韵啊,这是伯父的一片心意,收下,只要你伯母....我自有打算,不会让许云白白受苦。”

  叶伯父递给叶韵十两银子,叶韵推回去,摆摆手,“不行,我不能收。”

  叶伯父实在过意不去,叹了口气,“哎...你伯母她......”他顿了顿,不再提白氏,“你就收下吧!不然伯父心里过意不去,你拿着这些钱,替许云好好治治!”

  他强硬塞到叶韵手心,转身离去,不给叶韵留说话的余地。

  叶韵只好收了起来,转身进了屋子。

  叶伯父回到叶府,径直走去了书房,坐在他那木檀桌旁,命小厮拿来纸笔,低头写着什么。

  不一会儿,他放下手中的笔,拿起纸张去了房中。被打的昏厥的白氏刚醒过来,叶瑶正在喂她喝药,小胖子坐在床沿看着自己的母亲。

  叶伯父坐在一旁,静静地等待叶瑶放下手中的碗,冷漠地看着趴在床上的白氏。

  白氏现在不敢面对叶伯父,她知道这次是自己理亏,这些年来以自己对叶伯父的理解,他断然不会轻易原谅自己。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01/5237179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