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欢喜甜园之农门福女种田忙 > 第二十二章 送别

第二十二章 送别


  “我乘坐的飞机失事,坠机了,而现代的我死了,灵魂来到了古代,而恰巧叶韵的原身被赵氏打死,而我也就趁机进了叶韵的身体。”

  她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情绪也不高,许云看出来她对这段往事不愿提及。

  他伸手将她揽在怀里,“我不懂什么飞机,也不懂什么21世纪,”他又将她搂紧了些,“既来之则安之,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你再受一丁点伤害!”

  他再平常不过的承诺,却是叶韵心中莫大的安慰,她压抑自己很久。

  许云的拥抱和安慰就想一把钥匙一样,把她关闭已久的泪腺打开了。她环住许云的腰。

  “你知道吗?我死后,我总在想我的父母,他们是不是伤心到了极致,我的朋友是不是也会时常想念我。”

  叶韵放声哭着,说话断断续续,她哽咽得难受,却又很想将压抑在心底的话找人倾诉出来。

  “我已经,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们了.....我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好不好,爸爸妈妈有没有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许云....我好想他们......”

  许云被她哭得难受,像有一把刀一样刺进心脏。

  他没有父母,没有牵挂的人,他或许体会不到她心中的痛苦,却明白她很痛苦。

  叶韵哭了许久,直到眼睛干干的,才发现自己趴在许云身上失态的模样。

  她挣开他的怀抱,“对不起,弄湿你的衣服.....”她抬手就要去替他擦拭。

  许云温柔地拉过她的手腕,“无妨,去吃饭吧,叶离等着我们。”走到门口,许云突然停下,“叶韵,你只需记住一句话,”他将她双手捏在手心,轻轻揉捏着,“我一直在。”

  叶韵感激地看着许云。

  如果说,人这一世非要选一个人共度余生,那她选定了许云,一生一世不会改变。

  所谓一生一世一双人,叶韵希望,说的就是他们。

  饭后叶韵收拾着三人的行李,衣物不多,并不难收拾。

  许云在一旁看着她忙碌的模样。他本想帮忙,却被叶韵拒绝,扬言她一人便可以,许云只好罢休。

  “我们明日一早便启程。”许云突然道。

  “这么快?那该如何去县城?”叶韵边折叠着衣服,问道。

  “我向刘先生借了辆马车,他同意了,明日一早会将银两与马车一并送来。”

  叶韵点点头,不再出声。

  这时叶离进来,“姐姐,大伯父来了。”

  叶韵和许云站起身,“他为何来这?”

  “他带了些东西来,说是来与我们送别。”叶离将叶伯父原话复述出来。

  叶韵与许云相视了一下,前后走到门外。

  叶伯父一进门,目光扫视着这件破旧屋子,锦衣玉食惯的他,想象不来这么恶劣的环境,他们是如何撑过来的。

  “伯父。”叶韵走过去,率先叫道。

  叶伯父回过头,笑呵呵地看着他们,朝许云点了点头。

  “伯父此番前来,所为何事?”许云询问道,一出门他就注意到了随叶伯父来的小厮手上提着的东西。

  叶伯父被他一说,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瞧我这记性,差点忘了!”说着他招了招那名小厮,示意他将东西提过来。

  “这是一点小心意,知道你们要进城发展,伯父也帮不了你们什么。”他饱含歉意的说着。“韵韵这么多年来,我都把你当亲生女儿看待了,你此番离开,伯父.....舍不得啊。”

  他牵起叶韵的手拍了拍,叶韵知道伯父待她不错,这些年来他总有托人捎些东西与信来,信里嘘寒问暖,让叶韵色感受到家人般的温暖。

  “大伯父,我和许云,会回来看您的。”叶韵说着,瞧了许云一眼。

  “嗯,叶韵说的是。”许云附和。

  叶伯父笑了几声,又重重地叹了口气,“哎....叶韵呐,这些年你受委屈了,是伯父想的不周到,让你伯母那样待你们姐妹俩,想来真是惭愧之至啊!”

  叶伯父自责地说着,确实那些年赵氏的虐待让她们生不如死,但终归熬过来了,“没事的伯父,我们不会记恨伯母的,她也是为我们好。”

  叶韵虽嘴上说得好听,心里却直腹诽着赵氏,那个老虎婆简直就是她的噩梦!

  叶伯父自然是听出来叶韵是在安慰他,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这是伯父一点心意,收下吧!伯父等着你们赚了大钱回来看我啊!”

  叶伯父为人处世方面实在不可恭维,这样的说辞既让叶韵不会不好意思收礼,又给足了他们创业的信心。

  “你们何时去县城?”叶伯父自动转移话题,问着。

  “明日,明日一早就去。”许云答到。

  叶伯父点点头,“老爷,你还要去文殊寺烧香。”小厮走过来,在叶伯父耳边低声提醒着。

  叶伯父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事要办,朝叶韵许云道了别,便坐上马车离开了。

  文殊寺内

  “叶老爷,又来上香啊。”一名小和尚走过来,叶伯父常来庙里祭祀这里的和尚都认识他。

  “是啊,方丈可在?”叶伯父说着,把香插上,双手合十祈祷了一会儿,才睁开眼睛。

  “在!在大殿呢,我领你去!”小和尚热情地说着。

  叶伯父微微笑道,“无妨,我自己去便好,你忙你的,无需管我。”

  说着,叶伯父抬脚去了大殿。

  “方丈。”叶伯父叫了声,而后在他身旁的拜垫跪了下来。

  方丈缓缓睁开眼睛,“叶老爷,你来啦。”

  “来替侄女求平安,”末了他顿了顿,“她要走啦。”

  “哦?去何处?”

  “去县城,说是去发展。”叶伯父望着佛像发了呆。

  “叶老爷带您侄女甚是不错啊。”方丈道。

  叶伯父点了点头,“这俩孩子从小没了爹娘,怎么说也是我一手养大,她从前吃了太多苦,只求她今后能够荣华富贵,贫穷苦难与她再无关系。”

  .........

  天一亮,叶韵和叶离手忙脚乱收拾着要带走的行李。

  马蹄声从门外传来,马车在外头停了下。

  刘先生从车上下来,从小厮手中接过一小箱银两,许云迎了上去。

  “刘先生,劳烦您这么早就送来,许云深感抱歉。”许云说着,弯腰鞠了个躬。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01/5235562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