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他的蓝翅膀 > 第十章 压抑的魔

第十章 压抑的魔


  向安青毫无波澜:“我没做错什么,我也不怕,起码我单纯配的上帅哥的热水袋。”说完,便徐徐的走回座位了。

  “逸,我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说的挺好。”

  “感觉自己有点变化了吗。”向安青的心猛烈的跳动着。

  只听见徐倩妈呀了一声。

  人的细胞每七年彻底更换一次,七年后,就是另一个人了,但愿如此,她想。

  “哪里变了?”

  向安青:“就是那么自信的话怎么可能是向安青说的。”

  苏颢过来手扶在向安青肩上,凑到她耳边:“只要是你我一眼就能认出来,你骗的了别人骗不过我,向安青你有点特殊啊。”

  向安青脊背一凉,瞳孔紧缩,但很快就恢复如常,看神经病的眼神扫了他一眼:“难不成你以为我有造龙卷风的能力?我就是普通人一个,不会什么大事。”

  赵贺贺愣住了,手底下空落落的,可是这样解释不通啊……

  向安青:“逸,我觉得让她们琢磨去吧,世界上未解之谜不是很多吗,我不想多说了,早晚会过去的。”

  “顺其自然。”

  “其实我期待你可以多说一点的。”

  郝昱:“向安青,向安青?”

  向安青呆滞的眼神才反应过来,接过了卷。

  郝昱有些好笑:“你一天天木的。”

  向安青脑海里没有奔出一个字,还是说了个“啊,好吧。”在人际交往这块她没有丁点天赋。

  苏颢:“头不行。”

  向安青反驳:“听你课。”

  向安青中午回小饭桌住,一个月五百也是难搞,妈妈没少给了小姨好脸色,她有时想着,每天花几块买个卷饼不用睡觉能省好多钱。

  向安青靠在走廊里,双手背后等着每天磨蹭的那个人,她的小学闺蜜,脚磨梭着地板,往她们班级门口望着。

  “向安青!”向安青被着突如其来的喊声惊住了,一朝着声源看,是郭蕊鑫,向安青皱着眉。

  郭蕊鑫大步走过来扬起了手,围观的不禁人屏住了呼吸,停止了所有的动作,然后看着郭蕊鑫的手飞快的落下。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炸了开来,向安青的脸重重撇向了一边。

  向安青颤着,呼吸凌乱。

  郭蕊鑫才高兴的笑了:“你给你姐装,今天不抽你十个巴掌,拔了你的衣服的话我tm剃头!”

  有的人听见了这好玩的话,在同伴的耳边说:“咱俩看完好戏再回去。”

  向安青阴沉着,一旁的吓傻的小学闺蜜,手里的两杯奶茶一杯撒了一地,正慌忙的问别人借着纸。

  “向安青把头给我抬起来,快让我的手抚摸你,算姐赏你的。”

  向安青停了半响,怒火已经触屏到了她心中压制的魔,被当众羞辱她忍够了。

  向安青把头发往紧绑了绑,呼吸稳定了,慢慢地抬起眼然后猛抓住了郭蕊鑫的头发,使劲的往下拽,挥起手带着狠意抽向了她那傲娇的妖精脸。

  “啊――”郭蕊鑫惨叫了一声。

  过程连贯,不过几秒而已。

  围观的一群人立马躁动的起来,嘟嘟囔囔的就像为罪行辩解一样话多。

  郭蕊鑫没想到看着老实的向安青会还手,甚至没反应过来。

  向安青长的了个乖乖女脸,端详她的脸真是及其舒服。

  郭蕊鑫在向安青的手下挣扎着:“你们是瞎子没看见吗,帮忙啊。”她快哭了,这下手绝对没轻没重。

  向安青的另一只手死掐住了郭蕊鑫的胳膊咬牙切齿:“信不信我把你头皮拽下来,看我怎么弄死你!用不用给你点面不让你裸体?”

  熟悉向安青的人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郭蕊鑫眼里注满了泪水,可是她依就仰着头,两腿乱踢着,真是个倔强的主,向安青心软了松开了她,准备对付接下来要上来的人。

  她不知道,此时逸有多焦急,可是现在他无能无力,说好不要她受到伤害,至少别让他看见,心爱的东西,心爱的东西,是什么,是什么……没有心跳什么也不是,任何情绪都作废。

  看着那两个男生离自己越来越近,余光是看新奇的人们,圆润的形成了一个圈。

  仿佛有魔鬼抓住了她一只脚似的,涌动出难以平静的情绪里,快要胀满的一团团热热的气流。

  已经有一个男生抓住她的手腕了,向安青的眼里布满了血丝,有平常休息不好的原因,也加有因愤怒而暴涨的火。

  就是这样的眼睛怨恨的瞪着那个高高的男生,这个人怔住了,又感觉她的手腕太细了,犹豫了。

  这时,“郭蕊鑫你有病啊!”

  李桢听到郭蕊鑫在走廊因为他,要打向安青,一股气的从学校门口的小店跑到了这儿,扶着膝盖气喘吁吁下意识的喊了一句。

  郭蕊鑫绷不住了,哭喊着跺着脚:“我没有我没有,我就是单纯的想帮你!”

  这时候郭蕊鑫已经忘记了她平时塑造的高冷女神的形象,她真的太喜欢她眼前这个的男孩了,她笃定了心,要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李桢看着郭蕊鑫像鸡窝一样乱糟糟的头发心里闪过了疑惑,

  “我的事你别插足。”很快无视了这个他早已厌烦的女人,大步向向安青走过去。

  向安青刚刚的硬气劲一下就被抽干了,再支撑不住气力,站着一动也不动,怕自己一走便倒了。

  李桢小心翼翼的:“对不起,你没事吧?”

  人一生说的最多一句的谎话就是

  “没事的,不关你事。”向安青摆了摆手然后看向她的小学闺蜜,陈北秋。

  陈北秋迈着小碎步才过来扶住了向安青。

  向安青离开了,留下了看着她背影神色复杂的李桢。

  


  (https://www.biqukan.com/78_78200/5224068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