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步步逼婚之王爷有点儿坏 > 第一百八十六章断袖之癖

第一百八十六章断袖之癖


  秦云儿仔细的把面前的这个人打量了一遍,见他很认真的瞪眼等着答案,有一点好奇的问,“你替谁问的?”

  齐安泰瞪着眼睛,略微迟疑了一下,挠挠脑袋,不知道该不该说,“那个,你别跟别人说啊!”

  “就是我表哥了!前几天他刚娶了王妃,今天却发现她派人偷听我们的谈话!

  小……他那个人是个闷葫芦,心里有事儿也都憋着,他应该是挺难过的,我也搞不懂女人都怎么想的,想安慰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秦云儿裹着被子,听着这个家伙低声的叙述,嘴角渐渐挂上一丝笑意,难得啊!这个被宠坏了的家伙,居然还能想到安慰别人,看来还不是纨绔的无可救药!

  齐安泰一双眼睛在黑夜里闪闪发光,一边说话,还不错眼珠的盯着眼前的人,一双手却攥得死紧。

  “这个事我只能猜一下,毕竟我不了解他们这庄婚事,到底是俩相情愿的还是政治联姻!”秦云儿斟酌着说道。

  齐安泰赶紧插一句话,“小……我表哥之前查过这人,据说是挺愿意嫁给我表哥的,姐妹几个还起过争执!柳尚书对我们俩个也挺照顾的,不像是表面的敷衍!”

  沉吟了一会儿,秦云儿抬头看向面前模糊的人影,“既然排除了别的因素,她又是愿意嫁过来的,若是我处理这件事就当面问清楚了,毕竟是要过一辈子的夫妻,还是要坦诚相待的好!”

  看了眼前的黑影一眼,秦云儿继续说道:“其实这件事有俩种可能,一个是她很喜欢你表哥,又没有安全感,这才偷偷盯梢。

  另一个就是她喜欢的是这个尊贵的身份,不想横生枝节被人破坏。

  当然了,这些只是我的各人意见,不能一概而论。”秦云儿不太负责的撇清一下。

  齐安泰很想笑的看着面前的小姑娘,暗夜里这丫头的表情还真是丰富,一会儿皱鼻子,一会儿撇撇嘴,一点儿也不知道自己被看得一清二楚了!

  憋着笑意,齐安泰又问了一句,“你觉得秦王和齐王哪个坐上那个位置比较好?”

  秦云儿结结实实的愣住了,黑暗中,她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的偷瞄了面前的黑影一眼,“这事我可不懂!我只是个女孩子,对这些事不太感兴趣!”

  看着小丫头做贼一样的神情,齐安泰忍着笑,又加了一句,“就随便说说,我又不会跟别人说去,就当是咱们俩个闲聊!”

  秦云儿一双白皙的手捏捏被子角,脸上是嘲讽的冷笑,“秦王是嫡,是长,要说是该立他的,可惜这人不是个心胸宽广的,若是他坐了那个位置,这百姓估计也没几天的好日子了!”

  齐安泰暗暗的点着头,心里很是高兴,忍不住唠叨一句,“可惜皇上是个念旧的人,一直记着皇后的恩情,不然······!”

  秦云儿黑暗里的眼睛闪了闪,小声的嘟囔一句,“你确定是恩情不是绿帽子吗?”

  秦云儿自觉得已经很小声了,却不知道齐安泰的耳力很好,听得是一清二楚,齐安泰皱眉想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一亮,伸手摸摸露出被子外的小脸,“你睡觉吧!我走了!”

  秦云儿还没来得及躲闪,那只宽大的手就收了回去,气得秦云儿牙痒痒,嘟着嘴想咬人,这个家伙越来越过分了,看见这家伙自顾自的朝窗户走去,秦云儿伸手捞起枕头扔了过去,“喂!我手腕上这个镯子怎么弄下来,你有病吧?弄一个摘不下来的东西给我戴!”

  齐安泰头也不回的躲闪一下,伸手接过枕头抱在怀里,“弄不下来你才能好好戴着啊!挺好看的!我走了!”

  秦云儿看着已经关上的窗户愣了半晌,差点尖叫出声,她的枕头啊!那个混蛋居然把她的枕头给抱走了!真是病得不轻!

  齐安泰就这么抱着一个香软的枕头出了李家,青岩坐在车辕上还有点儿愣愣的,回头看看车厢,摸摸自己的脑门,没发烧啊!怎么就出现幻觉了呢!他家那个主子不可能这么无耻吧!怎么也不至于偷人家女孩子的枕头吧!

  马车里,齐安泰抱着枕头端坐车里,一股幽幽的香气弥漫开来,一双手不自觉的把枕头凑到鼻端,清幽的香气淡淡的,一点儿也不刺鼻。

  闻着闻着,齐安泰感觉不太对劲,一手捏着鼻子不敢撒手,另一只手赶紧把枕头塞在自己坐垫下的柜子里,仰头看着车厢顶,半天不敢低头,哎!要是再流鼻血他的脸可就丢尽了!

  第二天的早朝上,齐安泰第一个出班上奏,一口气参了成明辉十多条大罪,众官员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齐安泰,明晃晃的八卦眼神赤裸裸的。

  武宁侯却只是低头不语,一双眼睛看着脚前的平滑地砖,心里却高兴得要飞起来了,默默的给齐安泰加油,最好两个人掐个你死我活,他闺女就不用嫁给这两个混蛋玩意儿了!

  龙椅上的皇上面色阴郁的听着齐安泰奏事,一手翻着御案上的奏折,还时不时的看站在最前面的秦王一眼,没等齐安泰说完,承恩侯就迈步出班,接下来的早朝可就热闹了,真可以说是唇枪舌剑,互不相让,简直可以媲美菜市场了!

  出了乾安殿,秦王昂着脖子用鼻孔看着齐安泰和程靖宇,一脸的不屑,“哼!一个好男风的断袖还想娶妻!”

  齐安泰一双眼睛微微眯起,语气满是嘲讽,“我断袖与否不劳秦王殿下关心,怎么也比您那个上蹿下跳的假小舅子强,真是替成安伯臊得慌,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不成器的东西呢!”

  秦王被这话给噎了一下,一双死鱼眼恶狠狠的瞪了齐安泰一眼,又撇了一下一旁的程靖宇,语气阴狠的说道:“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跟我争!你有那个资格吗?!”

  程靖宇好像没听见这话一样,面不改色的笑着,齐安泰可不管那些,看看身后的大殿,满是嘲讽的回了一句,“秦王殿下好大的口气啊!在这皇宫大内就敢口出狂言,还真是皇上的好儿子啊!”


  (https://www.biqukan.com/77_77796/882014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