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步步逼婚之王爷有点儿坏 > 第二百二十九章议亲

第二百二十九章议亲


  青岩憋着委屈收拾好地面,哎!他家主子越来越过分了!他什么时候成了丫鬟了?

  看着光洁的地面,秦云儿眨眨眼,这家伙身边的都是人材啊!转身看向那个悠哉悠哉喝着茶的人,“你赶紧走吧!若是让人看见我就惨了!”

  齐安泰混不当回事的摇摇头,“没事,这院子的人都被下药了,不到天亮不会醒!”

  这句话差点噎到秦云儿,真想问问这位世子爷,你还有没有点儿羞耻心!

  撵人没撵成,却听见这么一句话,秦云儿无奈的摇摇头,“那你也赶紧走吧,我要睡觉了!休息不好脸上会长斑!”

  齐安泰摸着自己腰侧的那道口子,可怜兮兮的说道:“你帮我包扎一下吧!不然小……齐王又该笑我了!”

  秦云儿捡起匕首收回刀鞘里,看一眼那道浅浅的伤口,“已经结痂了!用不着包扎了吧!”

  “对了,我那个丫鬟被你弄哪儿去了?明早还要她伺候我梳头发呢!”秦云儿直接忽视某人期盼的眼神。

  “没事,还能弄去哪儿,就在外间的屋子里睡觉呢!我又不会把你的人吃了!”齐安泰的语气里满是委屈。

  秦云儿看这人还是坐在那儿不走,转身坐到床上,捂着嘴打一个哈欠,“呵……!我困倦了!你快走吧!”

  齐安泰的一双眼睛四处搜寻着,看见梳妆台上,放着一个小巧精致的白玉小娃娃,俩步走了过去,一把捏在手里,“这个送给我吧!我把我的玉佩给你,咱们俩个交换信物!”

  不等秦云儿说话,齐安泰放下一块青绿色的蟠龙玉佩就走,脚步异常轻快,几步就出了屋子。

  秦云儿看一眼被顺手关上的房门,不放心的去销上门栓,再去外间屋里看看夏雨,那丫头睡得呼呼的,估计打雷都惊不醒她!

  回到屋子里,缓缓的坐到床上,看着那块玉佩半晌,玉倒是好玉,托在手心上,苦笑一声,“呵!我还能反悔吗?”

  齐王府里,临水的香榭里,齐王指着表弟的腰侧笑得前扬后和,“哈哈!你做什么了惹着这丫头了,你要是不躲估计能给你捅个大窟窿!”

  齐安泰心情愉快的躺在贵妃榻上,双手垫在脑后,“我哪有做什么,就是……不管怎么说,她答应了!很快我就要娶到她了!”

  齐王略微停顿一下,嘴角轻抽,狠狠的戳了好友一刀,“那丫头才十五,你还要再等一年呢!”

  齐安泰歪头打量表哥,“我怎么感觉你不太高兴啊?怎么了?你那俩个哥哥又瞎折腾了!”

  齐王歪头看一眼远处,那个灯火通明的院子,“我不知道女人都想的是什么?你说她也没跟那俩方面有什么联系,她派人盯着我干嘛?”

  齐安泰低头想了一下,不太好意思的摸摸鼻子,“这个事儿我问过云儿,她说了俩种可能,……!”

  齐王一边听着一边看着窗外,听完表弟的叙述,突然转身,一把扇子快速的敲向齐安泰的脑门,“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这都是多久前的事了?你居然现在才跟我说!枉我对你这么好,这么多年一直帮你拖着你的婚事!”

  齐安泰也知道自己理亏,蹭的跳到一边,“表哥,还有话呢!你要不要听?要听就不许再打我了!”

  齐王拿着扇子遥遥的点着表弟,“你最好说些有用的,不然我非打你个大包不可!”

  齐安泰躲得更远了一些,笑着朝表哥一拱手,“云儿说,那天咱们让你媳妇给她送礼也不对,若是她知道内情也还好,若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有点儿伤人了!”

  说完话齐安泰提脚就跑了,“表哥我回家了!明天再来找你!”

  第二天早上,秦老夫人醒得很晚,老太太睁开眼睛,看见升起一丈多高的太阳,就觉出不对劲儿了,再看到一旁揉着眼睛的梁嬷嬷和翠喜,老太太一双眼睛眯了起来,“老梁去把云丫头叫来,看看她那儿没出什么事儿吧!”

  “老祖宗不用叫了,云儿来了!”门帘一掀,秦云儿微笑着走了进来。

  秦老夫人若有所思的把梁嬷嬷和翠喜打发出去,“昨晚咱们院子里进人了吧?”

  面对秦老夫人这么直白的问话,秦云儿苦笑了一下,微微点点头,“平南王世子来了,跟我说了一些事,老祖宗,这桩婚事答应下来吧!”

  秦老夫人蹙起眉头,看着秦云儿苦笑着的脸,“丫头,这桩婚事对你不是个好事!”

  “云儿都知道,只是,这事已经由不得咱们了!”秦云儿脸上的微笑有一点儿勉强。

  秦老夫人想到昨晚上的事,抓着秦云儿的手,哀叹一声,“哎!这个阿泰也太混账了!怎么能这么胡来呢?

  丫头啊!你也别沮丧,这婚事是他自己算计来的,兴许会好些,只要他对你有三年的热乎劲儿!你再抓紧时间生一个儿子,就稳妥了!齐家子嗣艰难,有了孩子,不管是谁都不敢对你太过分了!”

  秦云儿不想跟秦老夫人说这些事儿,子嗣不子嗣的是很久之后的事,先把那位平南王妃摆平才是关键!

  平南王果然在午时后又来了,佟夫人昨天就觉着不对劲儿,却又不敢多问,今天依然是老样子,把人请进怡安堂就被打发走了!

  佟夫人俩眼盯着院子里,在怡安堂门外徘徊,梁嬷嬷微微笑着给佟夫人施礼,“夫人可是有什么事要说?”

  佟夫人抬手抚了一下鬓角的头发,笑着看了一眼院里,“梁嬷嬷,我姐夫连着来了俩天,可是有什么大事?”

  梁嬷嬷满面笑容的微微弯腰,“这事老奴不太清楚,老夫人也没跟老奴说,今天没准就有准信儿了!夫人也不必担心,应该是好事!”

  佟夫人见打听不出什么事,转身走了。

  平南王看着秦老夫人的态度有点儿心虚,毕竟他那个儿子用的手段实在是不太光明!

  “老夫人,您看这孩子!毛毛躁躁的,偏偏他就看上了您家这位表姑娘,您也知道这孩子性子倔,这五六年给他相看了多少姑娘,他都不答应,这回终于肯娶了,我就是豁出去这张脸也得给他娶到手!您就看在咱们这么多年的亲戚,看在我平南王府艰难的子嗣上,答应这门婚事吧!”

  秦老夫人低着头,沉思了片刻,哀叹一声,“王爷,不是我老太太不通情达理,您要知道,我那侄孙女没有强大的娘家,如今只有一个同龄的兄长,虽然已经过了府试,也拜在五云先生的门下,可是,跟您家的门第比,还是差了很多,我怕那孩子受委屈啊!”

  平南王颇为意外的看着秦老夫人,片刻后,才笑着说道:“这事我家那小子已经都想到了,等过段时间,让我那个妹妹认这孩子为义女,正好,也圆了贵妃娘娘的心愿!”


  (https://www.biqukan.com/77_77796/871031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