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八章 金镶玉牌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八章 金镶玉牌


到了乾清宫,领路的太监便退下了,皇上的贴身大太监王安进去通报,通报过后王安便领着朱由检进了殿,乾清宫外殿和皇帝的寝殿隔着个黄色的绸幔,王安没有停留,径直带着皇孙殿下过了帘子来到万历皇帝的龙床前。

        朱由检环顾了一圈,郑贵妃坐在一旁注视着朱由检,其他就只有大太监王安立在一旁侍候了,万历皇帝躺在床上精神有些不太好。

        按礼仪朱由检该拜过皇爷爷和郑贵妃的,但朱由检不理会那一套,这满肚子坏水的老姑婆可受不起他的跪拜。朱由检扫视了一圈后径直来到床边,抱着老皇帝的胳膊装傻道“皇爷爷这时候叫孙儿过来是不是想孙儿了?”

        看到朱由检这不懂尊卑礼仪的样子郑贵妃自然免不了又是一阵气恼。

        万历皇帝对太子是百般不喜,唯独对这个小皇孙兴不起一点的反感,即使听说今日他私自出宫也只是有些担忧这小家伙的安危。

        老皇帝板起脸假装生气的道“小五,你今天是不是偷偷溜出宫了?”

        朱由检撒娇道“皇爷爷,孙儿已经在宫中生活了十年了,总是听说咱们朱家的江山如何多姿多彩,可是孙儿就像金丝雀一样,还没见过外面的世界,孙儿也想光明正大的出去看看,可是那些守卫不许,孙儿只能偷偷的溜出去了。”

        朱由检一边说一边偷偷看着老皇帝的表情,好像没有太过生气,于是接着说道,“皇爷爷您知道吗,孙儿今日去了城西的琉璃巷,那里真的是太繁华了,凡是吃喝用度孙儿能叫的出名的那里应有尽有,可以看的出百姓安居乐业,那里就像我大明江山的缩影,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这些可都是皇爷爷的治世之功。”

        老皇帝被这小孙子说的有些脸红,琉璃巷他是听说过的,确实繁华,但说是大明的缩影,老皇帝再自信也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过被自己孙子这么崇拜万历也不会去揭自己的短,老皇帝实在想不到这么小的孩子真的会拍马屁,想来应该是孩子真实所见所想。

        “孙儿今日不仅是溜出去玩了,还给皇爷爷带了件有趣的物件。”说着朱由检从怀中掏出一块怀表递给了老皇帝,“这东西叫怀表,是西洋人造的用来计时的,琉璃巷已经有许多西洋人在那里开了店铺,有佛郎机人、法兰西人、不列颠人,这怀表就是孙儿从一家佛郎机人店铺里买来的,那里还有许许多多的钟表,这些舶来的钟表就是万国来朝的象征,是我大明朝兴盛的象征。”

        万历皇帝被朱由检拿住了七寸,他几十年来最期待的就是被认同,老皇帝被这小孙子忽悠的有点热血沸腾,心想“真该让那一个个的大臣听听我这孙儿的话,整日责备朕这不对那不行,说我大明朝这里不好那里有问题的,连个小孩子都不如,一点都不知道体会朕的辛苦。”

        其实这怀表哪是朱由检给他买的,明明是准备自己一个送朱由校一个,这不是溜出宫被抓了正着嘛,只好把自己的那个拿出来哄皇爷爷开心了。

        这小孙子溜出去玩还能想着自己,万历仅有的一点气也消了,一手把玩着孙子淘来的怀表,一手掏出了一块令牌,“难得小五出去玩还能想着皇爷爷,皇爷爷也不能白要你的东西,这令牌就给你了,以后再想出去就光明正大的出去。”万历皇帝对朱由检和蔼可亲的道。

        接着转头一改面色对站在旁边的王安道“去给五殿下找两个侍卫,以后出宫一定看护好小五。”原本一脸慈祥的皇帝展现出了九五至尊的威仪。

        “奴婢遵旨!”

        朱由检接过万历皇帝的令牌,入手颇沉,令牌巴掌大小,周围一圈黄金,中间青玉镶嵌,一面刻的是二龙围绕一个御字,另一面是如朕亲临四个鎏金大字。

        郑贵妃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今晚本该是对五皇孙私自

        出宫做出惩处的,怎么就又成了赏赐大会了,尤其是这金镶玉的令牌,郑贵妃不是朱由检那么没见识,这令牌可不仅是方便出宫那么简单,从今以后,这位五皇孙算是正式的无人敢惹了。

        “朕累了,王安,带五殿下去挑选侍卫吧!”老皇帝挥了挥手。

        “皇爷爷好好休息,孙儿告退。”朱由检和王安一起退了出去。

        出了乾清宫的门,朱由检便道“王安,皇爷爷说给我的侍卫我是不是可以随便挑?”

        “殿下自然是可以,不过想来殿下与侍卫没有什么接触,老奴为殿下选的会更好一些。”王安答道。

        王安是司礼监掌印太监,不结党,不贪污,对皇帝忠心耿耿,老好人一个,如今这位皇孙得了皇帝赏赐的金镶玉令牌,任谁都看得出这位皇孙很得皇帝宠爱,王安做起事来更是用心。

        “高胜、高寒兄弟如何?”朱由检问道。

        “殿下知道这二人?这二人曾是陛下的贴身侍卫,一身功夫在宫中也是无人能及,只是这二人性格有些耿直,老奴怕殿下把他们带在身边他们会经常冲撞殿下。”王安说的是实话,不过朱由检并不怕,那日接触来看两人耿直的性格也并非太过鲁钝,多加引导还是可以教坏的,何况五殿下向来是不怕你有性格,就怕你没本事。

        “就这二人了。”

        “老奴这就去办。”王安躬身退下。

        朱由检朝着不远处的李进忠走去,李进忠从朱由检进了乾清宫就一直候在乾清宫门外,手里还提着朱由检买的糕点,心想这一顿廷杖是躲不掉了,少则二十多则杖毙,就看五殿下有多大本事能保自己多少了。

        直到见朱由检和王安一同走出来才松了口气,也不知这位小爷使了什么手段,私自出宫竟能不受一点惩罚,李进忠可是做好了受杖责的准备的。

        离得近了,朱由检掏出令牌在李进忠面前晃了晃,显摆道“以后跟小爷我出宫再也不用偷偷摸摸了。”

        李进忠看着金镶玉的令牌上“如朕亲临”四个大字,心想,这次总算没有选错。

        一番折腾,天色已完全黑了,除了西华门的守门侍卫及几个知情人外,旁人都不知道五殿下发生了什么事情,锦绣和几个朱由检的宫人早早的就在门口翘首企盼了,直到天黑了都没见到五殿下的身影,这是五殿下第一次出宫,可是宫门都落了锁了,如果五殿下还在宫外,那无论如何是进不来了。

        锦绣是知道五殿下和李进忠一起出门的,派人去大殿下宫中询问,回话说李进忠也没回来,如果五殿下真出了什么问题,这些人怕是百死莫赎,所有人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些人是担心自己的命运,而锦绣实实在在担心的是五殿下的安危。

        那边朱由检见了李进忠后安慰了一下李进忠担惊受怕的心灵,却也没有急着回寝宫,而是和李进忠二人奔大殿下寝宫而去。

        到了大殿下寝宫朱由检听闻自己宫人刚来打探消息回去,也猜到那边怕是已经在为自己担惊受怕了,于是又着人回去报信。

        此时戌时未到,朱由校尚未休息,朱由检便揣着块怀表献宝似的给了朱由校,朱由校拿在手里看了半天,只听里面传来嘀嗒嘀嗒的声音,却不知道此物到底有何妙用。

        “皇兄,我今日出宫去溜达了一圈给皇兄带来个宝贝,这宝贝名叫怀表,乃是从佛郎机传到我大明的,你看这做工,你看这精度,啧啧啧……无与伦比的精致啊。”

        “小五,你居然真的出去了?怎么出去的?怎么不带上皇兄一起?”朱由校在宫中见的宝贝多了,听闻这又是个宝贝,虽然不曾见过,但兴趣仍然不大,反倒是对出宫充满了好奇。

        “这次风险比较高,皇弟一个人都被抓了现行,刚才还在乾清

        宫中听皇爷爷训话呢,以后咱们多得是机会出去玩。我先为皇兄讲讲这宝贝的用处,怀表是西方人用来计时的,用怀表计时可以精确到几时几刻几分几秒。”于是朱由检为朱由校讲解起了怎么用怀表,为一个连阿拉伯数字和公历纪年都没听过的人讲解怀表的认知是非常有难度的,大明朝没有人听过小时的概念,于是朱由检将怀表的刻度转化为子丑寅卯的时辰,将多少分几个刻度转化为一刻一盏茶一炷香,将多少秒转化为一弹指,多少秒为一刹那(带秒针的怀表到18世纪才诞生)。

        这边朱由检说的口干舌燥,朱由校听的昏昏欲睡,让一个从小不爱学习的皇子能老实的坐下来听这些复杂的知识已经很不容易了,指望他一次学会,朱由检是不抱这个幻想的,要不是朱由校不忍心拂了皇弟的一片心意,早就赶人了。

        朱由检的想法很简单,公历纪年及现代时间的应用对近代科学的发展影响是很大的,看来小时化思维只能给皇兄慢慢灌输了,因为很快就将是朱由校的时代,只要自己这位皇兄接受了,那么推广应用就会容易很多。

        朱由检直到把朱由校说睡着了才离开,回到自己寝宫,锦绣等人依然还在门口候着,直到切实摸到了五殿下的衣袖,这些宫人一颗心才彻底放下。

        这寒冬腊月的,大晚上一帮人吹着冷风在这里候着他,还是让朱由检很感动的,赶紧招呼了众人进屋。

        一群了了心事的丫头太监开始叽叽喳喳的吵着嚷着让朱由检讲讲宫外的见闻,换做以前这些人是万万不敢的。

        “五爷,给奴婢们讲讲宫外怎么样?好玩吗?”

        “五爷,今天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朱由检折腾了一天虽然有些累了,但还是不想拂了众人的意,毕竟这些人可是为他担惊受怕了一晚上,于是讲了这一天在琉璃巷的见闻,朱由检本就能说会道,一天的经历让他讲的高潮迭起,什么海碗居神仙起乩,御泥坊调戏小公爷,还有那金发碧眼分外妖娆的佛郎机小妞,说的兴起还会学几句不知名的方言吆喝声。

        一群人听得心生向往,笑声连连,直到过了亥时,五殿下买的正明斋的糕点吃的差不多了,众人才逐渐散去,只剩下锦绣伺候朱由检更衣。

        “秀儿,这是小爷今日买的香水,你闻闻哪瓶味道好一些?”朱由检取出那四瓶御泥坊买的香水一一放在桌上道。

        锦绣小心翼翼的打开一瓶香水闻了闻,顿时脸上一种迷醉的神情,“这就是香水吗?好香的味道,初闻有些芬芳浓郁,却又回味悠长。”品过一瓶,锦绣又小心翼翼的放好,不小心不行,听闻四瓶要四百两银子呢。

        接着锦绣又打开一瓶,“这一瓶和之前一瓶味道相似,只是浓烈了一些,让人有一种热情奔放的感觉。”

        朱由检看了看,这两瓶是玫瑰香型。

        锦绣打开第三瓶,“这瓶香水的味道很独特,清新淡雅,馨香馥郁,若是味道淡一些就更好了。”

        “最后一瓶……”锦绣闻了闻最后一瓶香水,有些愣住了,“和上一瓶同样的茉莉香味,精致而不张扬,素净婉约,世间竟有如此的味道。”

        望着手中精致透明的玻璃瓶中淡黄色的液体,锦绣有些出神,握在手里久久不舍得放下。

        “这瓶香水你就拿去吧,当做你为小爷品香的奖励了,剩下的三瓶给小爷包起来,留着哪天去八大胡同泡妞用。”朱由检看着锦绣的表情,知道她是对这瓶茉莉淡香情有独钟了,虽然本来就打算送给锦绣的,但鉴于这几天锦绣表现一般,就算送给她也要气气她。

        锦绣明白这香水的贵重,可是她实在不忍拒绝这香味的诱惑,只是低着头轻轻的说一声“谢谢!”


  (https://www.biqukan.com/76_76419/140687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