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八十九章 指向东山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八十九章 指向东山


见这柯推官一副装模作样、故弄玄虚的样子,方安很是不满的道:“柯推官还是不要打哑谜了,赶紧把我家少爷的下落告诉我们吧,我们好早些去寻找。”

        柯推官再次从墙上的印子上抹下一点泥土,然后用两根手指捻了捻,道:“本官刚尝过这泥土的味道,这墙上的泥土印子除了方府园子里的泥土外还有另外一种泥土,那人若是穿的皂皮靴或布靴,这墙上或许就只会留下园子里的一种泥土,但巧在那人穿的是铁网靴,而铁网靴的靴底与平常的靴子平底不同,底部有许多沟壑,这就会让那人此前脚底经常沾的泥土留在靴子上,而方府的泥土不过是北京城地界上最平常的棕壤,但那人留下的另外一种泥土却是北京城很少见的黄棕壤。”

        方安问道:“这两种泥土有什么区别?又与我们少爷的踪迹有什么关系?”

        柯推官继续说道:“这黄棕壤属于黄红壤与棕壤的过度土类,适合阔叶木林生长,一般人很难区分黄棕壤和棕壤的区别,不过很庆幸,本官并不属于那一般人中,刚好能够区分这两种土壤的细小差别。”

        这时候连姚顺也看不下去了,道:“寻人要紧,柯大人就不要再卖弄了,赶紧说说人在哪吧?”

        上官发话,柯北顿时收了卖弄的心思,向众人说道:“这土壤在京城附近只有一个地方才有,那就是城东京营外的东山附近。既然那人常在东山附近出现,想来你家少爷也离那里不远,而且东山地处偏僻,正是藏人的好地方。”

        方安拱手道:“多谢柯大人,在下这就去将线索禀报给我家老爷。”

        说完方安转身快步朝方从哲的书房而去,而其他人也没有再在此处逗留的必要,跟着方安后面一起离开。

        方安匆匆赶到方从哲的书房,见到方从哲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方安安慰道:“老爷,您一定要保重身体,少爷的下落有线索了。”

        一听方安的话,方从哲眼睛马上恢复了神采,他起身握住方安的双手问道:“我儿世鸿在哪里?他现在怎么样了?”

        方安双手被方从哲抓的生疼,但依旧没有挣脱,他忍着痛回道:“顺天府的柯推官推测少爷在城东。”

        一听是顺天府的推官推测的,方从哲顿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不过他依旧问道:“柯推官是如何知道的?你派人去城东找了吗?”

        “老奴怕老爷担心特意先来把消息告诉老爷,尚未来得及去安排。”,说完,方安又接着把顺天府柯推官的分析简单的讲给了方从哲。

        方从哲听完点了点头道:“柯推官心思缜密,你替我去谢谢柯推官,赶紧派人去城东找吧。”

        “是,老爷。”,方安说完就准备出去安排,就在他转身欲离开的时候,府中的一个家丁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差点一头撞进了方安怀里。

        方安训斥了一句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是,是,是……”,那人上气不接下气的道。

        方安不耐烦的骂了一句道:“是什么你倒是说呀?”

        那人喘匀了一口气急忙道:“是有少爷的消息了。”

        方从哲激动的问道:“是真的吗?什么消息?”

        “千真万确啊老爷,那来报告消息的人此时就在门外。”

        “快快,把那人请进来。”

        那家丁连门都没出,只是转身朝外面喊了一声道:“快进来吧。”

        那家丁一喊完,就见一个身穿斜袢肩兽皮衣服的青年走了进来,那家丁对着进来的青年道:“这是我们家老爷,你快将你知道的说给我们老爷听。”

        进来那青年听了家丁的话,蹑手蹑脚的的走上前,他也知道这里是当朝阁老的府邸,那上面坐着的那位想必就是当朝阁老了,在离着方从哲还有一步远的时候,那人“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低着头对方从哲道:“大人,草民本是城东的猎户。”

        方从哲见这人老实巴交的样子,开口道:“这不是在衙门,小兄弟不用下跪,在这里也不用称我为大人。”

        那猎户听说不用跪,连忙爬了起来拍了拍膝盖上没有什么尘土的衣服,然后依旧低着头道:“大老爷,两日前草民在山中打猎,因为那日运气不好,小半日都没见到一只猎物,因为草民家里有老有小就指望草民打猎过活,所以草民就往山里多跑了点路,因此下山回家的时候天色就耽搁的有点晚了……”

        这时那家丁不耐烦的道:“这些事就不用说了,捡紧要的说。”

        此时一个方府小小的家丁也在平头百姓的面前抖起了威风。

        那猎户心里紧张,忙道:“是,是,草民没读过书,不会说话,几位老爷包涵。那日我快出了山林子的时候就见小道上有两个人抬着一顶小轿,旁边还跟着一个人在往前走,就在草民要出林子的时候就听到轿子里抬着的那人在和轿子外跟着走的人起了争吵,轿子外跟着的那人叫轿子里面的人‘方兄’,因为当时草民离的很近,轿子里那人说的话草民也听得一清二楚。”

        一旁的方安追问道:“轿子里的人说的什么?”

        听到旁边有人问话,那猎户转过头学着方世鸿的声音对方安道:“那轿子里的人说‘你们可知道我是谁?我爹乃是当朝首辅,难道你们不怕我爹报复吗?你们若敢伤害我,我爹肯定不会放过你们,你们尽早放了我,我就当此事没发生过,否则,哼哼……’”

        方安看着方从哲激动的道:“老爷,是少爷,一定是少爷。这人说的和柯推官推断的一样,都是在城东。”,对方从哲说完,方安又看着那猎户问道:“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那猎户道:“然后那些人走远了,后面的话草民就听不清了,草民当时害怕极了,因为怕被那伙人发现灭口,草民就没敢出去,直到他们走远了草民才敢出了山林回家。”

        方安接着问道:“你在城东什么地方看到的那伙人?”

        “就在东山的山脚下。”

        之前听到方安提到城东的时候方从哲也没怎么注意,此时这猎户又提了几次城东,方从哲之前脑子里一直觉得遗忘了的事情似乎有了点眉目,直到这猎户说到东山时,方从哲突然就想起来到底是什么事情疏忽了,是那日京营演武时耳中一直听到的呼

        救声和那种心里不安的感觉。

        一想起来这些,方从哲脑子嗡的一声就要炸了,整个人直接背过了气去。

        方安见那猎户正说着自家老爷突然就晕倒了,他连忙赶了几步跨到方从哲的座椅前,用手在方从哲的胸口使劲顺了几下,口中大声疾呼了几声:“老爷,老爷您怎么了?”,见方从哲丝毫没有反应,方安伸出拇指掐住了方从哲的人中,一边掐,方安一边转过头朝着那个带着猎户前来的家丁厉声喝道:“还不快去叫大夫。”

        那家丁一听急忙往外跑,还没到门口,方从哲就悠悠转型过来,然后一把拉着方安的手道:“走,快走,快带我去东山。”

        方安劝阻道:“老爷您这样哪还能去东山,我还是请大夫来给您看看吧,找少爷的事情交给老奴就好了,您就在家好好休息。”

        方从哲说话有气无力,但话中却透着坚定的道:“快带我去。”

        方安还欲再劝,方从哲低沉着喉咙怒吼道:“我还没死,快走,都当我的话是放屁吗?”

        平时方从哲哪里会说这么粗俗的话,但此时他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心里一急就骂了出来。

        “是,老爷。”说完,方安对着那还没走的家丁道:“去给老爷备轿。”

        方从哲听了方安的安排有气无力的说道:“不不,不要备轿,去备马车。”

        “老爷……您的身体……”

        “按我说的做。”,说完方从哲闭上了眼睛略作休息。

        稍微休息了片刻,方从哲挣开了眼见,看见那猎户还站在那里,方从哲道:“方安,你先带这个小兄弟去账房领五十两银子,然后让他给我们领路。”

  本小说的最新章节将会优先更新在APP上,请访问  shu5。cc  下载继续无广告免费阅读。

        “是,老爷。”

        一听有银子赏,那猎户忙又跪下磕头,高呼:“谢大老爷赏赐。”

        很快,方安带那猎户领完了银子,家丁也备好了马车。

        方安和顺天府尹姚顺招呼了一声,然后把那猎户说的话告诉了姚顺,接着又道:“我们家少爷肯定是被歹人绑架了,我带着几个护院先和我们家老爷去城东的东山脚下寻找,这事既是出在姚大人的治下,姚大人还是先回衙门多带些人马过去办案吧。”

        对姚顺说完,方安朝着那柯推官行了一礼道:“此次虽然得了那猎户的报信,不过我们家老爷还是让我代他谢谢柯推官。”

        柯北还礼道:“方管事不必客气,这查案办案本就是在下的分内之事,方管事既然有了线索我们也不多逗留了,方管事还是赶紧去城东找寻你们家少爷的下落吧,我等就先回衙门了。”

        “恕在下有事在身不能远送,几位大人慢走。”

        ……

        方府门口,方安扶着方从哲上了马车,然后转头问那猎户道:“你会骑马吗?”

        那猎户道:“小人自幼家里贫寒买不起马,小人不会骑。”

        方安指着马车夫旁边的位子道:“那你就坐在马车上那车夫的旁边把,你在哪里看到那伙人的就给车夫指路。”

        “是,老爷。”,说完那猎户就身手敏捷的跳上了马车。


  (https://www.biqukan.com/76_76419/140686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