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一百零二章 仙人示警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一百零二章 仙人示警


薛贞道:“方大管事如此磊落,我还查探个什么劲,何况若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也只有往城外送的,哪有往城里揽的。”

        见薛贞也不下马查探,方安便驱了车继续前行,道:“既然薛大人也不查探,为何还一直跟着我?”

        “我只是没想明白城里良医云集,方管事为何要去城外给方找大夫,最近也没听说城外有哪个游方神医来到京城了?”

        二人一个走一个跟着,时不时的互相嘲讽几句,只是一提到大夫问题,方安便闭口不言。

        薛贞随着方安一路跟到了方府,方府门前,方安停了马车对着薛贞道:“多谢薛大人一路护送,现在也送到府门口了,薛大人请回吧。”

        薛贞笑着看了看方安道:“不急,我看着方大管事和方首辅进了府才能安心。方大管事还愣着做什么?快扶你家老爷下车啊?”

        方安皱了皱眉头,车里现在自然不可能出现个方从哲让他去扶,只是薛贞如此说话,想必是看出来点什么了。于是他道:“薛大人的的职责区域是在东城吧,这里可是城北,不知道薛大人现在算不算是玩忽职守呢?”

        薛贞道:“算,当然算。只是这点问题不足以打发我的好奇心,我很想知道弱不禁风的方大人连掀个轿帘的风都经受不了,那现在该如何下车。”

        一听薛贞的话,方安略微一思索就有了计策,道:“难怪薛大人跟了我一路,只是可惜薛大人怕是看不到了,你若是早些说我早就告诉薛大人了,也省的薛大人白白跑了这一趟。”,说完,方安朝着府门前候着的那个门房招了招手,等门房走来后方安在他耳边轻声交代了几句,然后再次驱着马车走了。

        薛贞一时没明白方安到底是何意,这都回到府上了怎么又走了,不过他也不想那么多,跟着就是。

        直到跟着方安围着方府绕了个圈来到后面的时候薛贞才算明白过来,原来是想把马车直接赶进府里好避开薛贞的耳目。

        此时方府的后门已经被门房打开,方安跳下马车牵起缰绳,回头望了一眼薛贞道:“薛大人,现在连热闹都没得看了,还请薛大人赶紧回了吧。”,说完,方安便牵着马车往府中而去。

        见此情形,薛贞急忙跳下马往前跑了几步,来到方安身旁道:“在下护送了方大人和方大管事一路,难道方大管事也不请我进府喝个茶?”

        方安一边拉着马车往前走,一边轻声笑道:“薛大人护送一路在下已经道过谢了,至于其他的,我家老爷没允许,方安也不敢擅自领人入府,还望薛大人见谅。”

        薛贞见方安这一副做派,心里游移不定,他之前不过是猜测,现在基本已经确定了这车里必然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否则也不至于为了不让他看见方大人下车,连马车都要走后门赶进府里,那么此前方安停车邀请薛贞检车车驾不过就是欲擒故纵了。

        薛贞想通了这些,他对着方安道:“慢着,本官现在要检查你的车驾。”

        方安不屑的看了薛贞一眼道:“我此前停车让薛大人检查是薛大人自己懒得查,现在马车回府了却要检查,若是在自家门口我们老爷的马车被薛大人查了,那日后还不是谁都敢来欺负我们老爷一头了。”

        薛贞道:“我现在是执行公务,还请方大管事配合。”

        方安丝毫不理会薛贞的话,他依然拉着马车往府里走,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的道:“这里是城北,薛大人的巡查区域在城东,若想查,就请薛大人把北城的巡城御史叫来查吧。”

        薛贞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牵着马站在门外,眼睁睁的看着方府的后门缓缓关上。

        直到后门关上后,方安才松了一口气,薛贞这人实在难产,被盯上了就像个狗皮膏药一样,揭都揭不下来。

        方安把马车交给了门房,然后去向方从哲汇报去了。

        方从哲的房中,方安将一路上的事告诉了方从哲,方从哲听完颇为恼怒的道:“英国公与老夫作对,世子与老夫作对,现在竟连个七品的巡城御史都敢跟老夫作对。”

        方安道:“老爷息怒,薛贞此人也并非与老爷作对,这人做事就是一根筋,凡是让他盯上的人,就没有不头疼的,那督察院的左都御史可是薛贞的座师,连他都曾被薛贞堵在官邸不敢出门,还有大理寺请和刑部侍郎,哪个没被薛贞纠缠过,人都说这薛贞就是咱们万历朝的海笔架,只不过他比那海笔架稍微通点情理,没那么迂腐罢了,至少皇帝他还是不敢叫板的。”

        方从哲道:“那你看这事怎么办?若是让他一直这么纠缠下去,岂不是很麻烦?”

        方安道:“好在这次有惊无险,老奴并没有让他抓住什么把柄,我看那薛贞这次虽然有些疑虑,但却无从得知老奴到底是在遮掩什么事情,想来薛贞也不会为了一定疑虑就这么与我们一直耗下去。只不过以后再与他见面恐怕依然难免被他借口诘难,”

        方从哲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方安将果赖二人的行迹说了之后便出门离开了。

        在方府后门外看了半天的薛贞见这后面一时半会不像会有动静的样子,他也转身离开,回了自己的巡查区域。

        东顶碧霞元君娘娘庙外,果赖二人自下了马车便汇入了人流中,既然计划在这里动手,那么至少也要对这里熟悉熟悉。

        且不说娘娘庙的庙会绵延数里,娘娘庙本身就极大,果赖二人也只知道朱由检会来逛庙会,但到底会逛到哪里他们却一无所知,所以只能先把这庙会前前后后熟悉一遍,到时候也好随机应变。

        娘娘庙的庙门规模宏大,门前是一处极大的广场,广场左右两侧是两排卖香烛的铺子,这里的香烛铺子与别处不同,也是因此处的碧霞元君娘娘庙的特殊性导致的。

        这里每一个铺子卖的香烛皆为同一种,所谓同一种香烛的意思是所有的香烛上面画的团皆是同一种,这一家铺子的香烛要么是求子,那么这家店卖的就只有求子香烛,另一家是送生,那么就只有送生香烛,还有祛邪祛疾求佑等,每种香烛的不同就在那香烛外面包裹的一层画纸上,虽然说买了求子香的也可以到求佑的娘娘殿里去烧,但来这里烧香祈福的却基本没人会那么做。

        因为庙前广场与下面的街道差这一丈多的高度,庙门广场最外面横着一处几十丈的石栏,防止香客摔落下去。

        与娘娘庙一街之隔的正对面是一座大戏楼,许多民间的草台戏班子杂耍都会在这里的大戏台子上面表演,以示酬神。而五月初七这一天,也是东顶东坝碧霞元君娘娘庙庙会的最后一天,东坝西北门的舞狮子和高跷队也会前来助兴,舞狮子的被叫做“狮子扫殿”,走高跷的被称为“虎跳山门”,这所谓的“虎跳山门”即是高跷队踩着三尺的高跷跳过摆在山门前的八仙桌。

        每当这些表演开始的时候,大戏楼的茶座,戏楼前的街上以及娘娘庙前的广场上都是挤得水泄不通,而那大戏楼的茶座和广场前的石栏处便是最好的观戏之所了。

        大戏楼前的茶座是花了银子就可以进去的,只是近万人的庙会,想抢到位置却是难之又难,通常是拿着大把的银子也买不到一个好的位置。

        其实这里的演出与其他地方的表演也算不上太过新奇,只是庙会这几日里大戏楼的演出都是为了酬神,那些挤破头想观看的人看的不止是热闹,多数是想沾沾福气。

        大戏楼前的茶座是要花钱进的,但石栏后的观戏台,却不是所有人想进就能进的。

        石栏的两端是两个几十层的台阶,台阶的尽头处用花灯沿着石栏围出了个檐廊,每个花灯的下面都有一个纸条,纸条上写着楹联的上联猜谜的谜面或是诗词的词面,若要进入这里,必是有才学之士,任意抽取一个,答上了便可入内观戏。

        文人雅士向来不喜欢拥挤,他们宁愿去花街柳巷也不愿在这种人挤人充斥着各种汗味的地方待上片刻,所以来这里逛庙会的少有文人雅士,因此那石栏后的观戏檐廊上,人数并不算多。

        果赖二人沿着庙街的最外面一路走到了娘娘庙前,上了台阶来到庙前的广场上,这二人才感觉到周围略微宽松了些。

        见庙门中的香客进进出出,二人便想进入庙内去查看一番,看了看那高大的庙门,二人对视一眼,便往里走去,虽说女真人信的是萨满,对碧霞元君娘娘没有多少感触,但毕竟是神灵,二人准备在这里行凶,心里难免有些会有些惴惴。

        果赖二人进了门,不远处便是由三进殿房组成主殿,前殿为王灵官殿,殿中的塑像凶神恶煞,面目狰狞,看起来凶猛异常,此殿的作用就是镇守山门,祛邪镇恶,赶走一切魑魅魍魉。

        果赖二人只是朝着那塑像张望了一眼,就赶忙移开了视线,也许是心里有鬼,怎么看那塑像怎么是在朝着他们龇牙咧嘴的警告。

        二殿为主殿,正中供奉着碧霞元君娘娘。东西两侧分别供奉着子孙娘娘送生娘娘斑疹娘娘眼光娘娘等。

        娘娘庙的一些虔诚弟子信士和香客送的牌匾谢帖幡帐等都是摆放悬挂于此殿,上面的内容不外乎“有求必应”“心诚则灵”“娘娘神佑”“风调雨顺”等字样。

        果赖二人抬脚正欲迈进店里,只听“咔嚓”一声,一道闪电惊雷在殿外天空劈过,映的夜空亮如白昼,果赖一抬头,就见闪电正照在殿中的碧霞元君娘娘塑像上,只见原本和蔼可亲的碧霞元君娘娘,此时看起来却多了几分狰狞,再想起前殿的王灵官塑像,心里难免生出几分虚虚实实的感觉。

        见此情形,果赖迈出的脚不待落地就收了回来,他转头朝着另外那名女真人道:“此处不宜行凶,我们还是去外面另寻机会吧,我有一种预感,若是在这里动手,我们怕是很难能够活着离开。”


  (https://www.biqukan.com/76_76419/140685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